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4章 阴阳饭(64)
    也不晓得那袁叔是故意在我面前炫耀还是咋回事。

    他安排人抬金棺时,速度极快,仅仅是花了不到一分钟时间,便将所有人安排妥当。

    当然,倘若就是安排妥当,我或许不会吃惊,问题的关键在于,他安排人时,正好把适当的人安排在适当的位置。

    打个简单的比方,我告诉他金棺有点邪门,没有重量,他便安排四个体形偏瘦的抬最前面的位置,更为重要的是,这四个人的生肖居然是两龙两虎。

    这在我们抬棺匠这一行里面,有些讲究,说是龙虎开路,诸邪莫侵。

    而中间的位置,他安排了八个人,这八个人的生肖是什么,我不知道,不过,看他们的体形,再加上面部表情,应该是他们八个人正好适合抬这个位置。

    他自己则领着另外三人抬最后边。

    安排好这一切后,那袁叔割破食指,滴金棺上边,嘴里嘀咕了几句话。

    他念得是什么,我没听清,不过,他这滴血的动作,别是让我不得不写个服字送给他。

    据我所知,我们抬棺匠抬时,一些专人士,会抹点鸡血在棺材上边,目的是为了让棺材好抬一些,但,真正有用的却是用我们抬棺匠的鲜血涂在棺材上,这样能镇住周遭的孤魂野鬼。

    可,一般抬棺匠鲜少用自己的鲜血涂在棺材上,说白了,一是怕痛,二是不舍得,毕竟,我们抬棺匠跟死者的关系,算是雇佣的关系,没人会愿意用自己的鲜血。

    那袁叔见我盯着他食指看,笑了笑,说:“我们这边抬棺都这样,也算是对死者的一种尊重吧!”

    我尴尬的笑了笑,脸上臊的很,凭心而言,当了这么多年抬棺匠,我从未干过这事。

    那袁叔见我没说话,走了过来,笑道:“小九,既然身为抬棺匠,我们自然得多为死者考虑,哪怕是自己吃点亏,也没啥,毕竟,有些东西是明中去了,暗中来。”

    我点点头,就说:“受教了。”

    他一笑,说:“受教倒谈不上,对了,我们已经安排好了,要不,我们先走一步?”

    我看了看他们,又看了看郑西关等人,就说:“行。”

    那袁叔也没再说话,缓缓转过身,朝他们那一伙人打了一口号,“兄弟们,回家了。”

    言毕,他带来的那些人吆喝一声,立马将龙架弄到肩膀上,再由袁叔打口号,一行人浩浩荡荡朝前边走了过去。

    看着他们的背影,我内心的震惊,当真是无法言表。

    原因在于,这群人抬棺时,压根不像我们那边,他们无论起步,行步,齐步都做得极好,甚至可以说,在我见过的抬棺匠中,他们是最专业的。

    更为重要的一点,他们在抬棺时,每个人口中都在嘀咕着四个字,“天地正气。”

    众所周知,在抬棺时,人的气力都在脚下跟肩膀上,如此以来,很少有人再愿意说话,一旦说话了,很容易破了自己的那口气,从而导致脚下不稳,棺材也会随着晃动起来。

    正因为如此,我们那边的抬棺匠鲜少有人开口说话,一来是我们是八个人抬棺,每个人的气力都差不多,二来是说话需要力气,能省点力气就省点力气了。

    可,袁叔他们是十六个人抬棺,每个人所使的力气相对要减少一点,也利于一边抬棺一边喊话。

    由此可以看得出来,他们这群人或许是一群守规矩的人。

    待他们的背影彻底消失在我眼帘内时,我才回过神来,深呼一口气,朝边上的袁正华看了过去,问他:“你堂叔为人怎样?”

    他笑了笑,说:“他啊,平常为人挺小气的,一块钱能跟人吵的面红耳赤,但好像对抬棺匠都不错,以前听我奶奶说,我这堂叔完全继承了我爷爷的脚,对抬棺匠这一行特看重。”

    “他有什么缺点?”我又问了一句。

    他稍微想了想,就说:“缺点啊,他这人爱沾小便宜,还有就是他爱算计别人。不过,九哥,你可以放心,他绝对不会算计同行。”

    “为什么啊?”我下意识问了一句。

    他说:“这个啊,听说好像是因为抬棺匠这一行的人比较少,他怕得罪抬棺匠,让这一行彻底消失。”

    我一笑,这袁叔倒是有意思的人,也没再问下去了,就朝袁正华看了过去,淡声道:“好了,先不说了,把你奶奶的尸体弄回村子再说,对了,有个事得提前告诉你,回到村子后,你别再插手了,安心做后人就好,剩下的事我来安排,还有就是,你父母跟姑妈回来后,你最好跟你父母还有姑妈打好招呼,别让他们在丧事期间指手画脚,否则,一旦出了什么事,我概不负责。”

    那袁正华支吾一句,也没说话。

    我哪能不懂他意思,估摸着,他也是拿不定主意。

    对此,我也没再问下去了,便开始郑西关等人抬袁老太太的尸体。

    由于我们先前上车时,是用一块门板将袁老太太的尸体抬上来的,所以,抬回村子,我也是打算用门板抬过去。

    考虑到袁叔他们抬金棺材时,颇为专业,我也不好落人后,就打算亲自领着郑西关抬袁老太太的尸体。

    当我把这一说法对郑西关等人说出来时,那郑西关差点没跳起来,就说:“好,有你在,我们这群人也算有了主心骨。”

    令我诧异的是,那白胖子好似心事重重,紧紧地盯着我,也没说话。

    我抬眼瞥了白胖子一眼,就问他:“怎么了?有事尽管说出来就行。”

    他支吾了一会儿,徐徐开口道:“小九,那金棺没什么重量,我们为什么不抬那个?”

    我笑了笑,解释道:“白叔啊,你不懂这里面的门道,那金棺的确没什么重量,但你不觉得这棺材过于异常了么,要是没猜错,袁叔他们在路上应该会走的不顺利,特别是快要到村子时,那金棺或许特别重。”

    “特重?”他惊呼一声,诧异道。

    我点点头,神秘一笑,说:“你若不信的话,等会就知道了,现在,你只需要清空思绪,将袁老太太的尸体抬回村子就行了。”

    我这样说,是因为我隐隐约约摸到那金棺的规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