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3章 阴阳饭(63)
    我这样问,也不是没有原因。

    其一,这袁叔是袁正华找过来的,要说袁正华不知情,估计没人会信。

    其二,刚才袁叔说赌约时,他的眼神朝袁老太太的尸体瞥了三次,这足以说明一些问题。

    其三,这袁叔的出现过于巧合。

    综合这三点,我有信心肯定这事肯定跟袁正华或袁老太太有关。

    就在这时,那袁正华凑了过来,他附耳过来,对我说:“九哥,这是我奶奶的意思,她老人家说,我爷爷是抬棺匠,作为他的妻子,我奶奶有义务让这一行发扬光大。”

    说着,他拉了一下我手臂,压低声音说:“我堂叔是接了我爷爷的脚,他算是我爷爷的半个徒弟,听人说在整个广东,他在抬棺匠这一行有着绝对的话语权,最近好像在竞选广东八仙宫宫主的位置,他想借用你的名声上位。”

    我诧异地瞥了他一眼,没想到他居然会把这些东西告诉我,正准备开口,就听到袁正华又开口了,他说:“九哥,以我对我堂叔的了解,你能赢的几率很少,要不,放弃这次的赌约。”????我笑了笑,淡声道:“没事,他既然想借用我的名声上位,我也可以借用他名声做点事。”

    “九哥!”他一把拉住我,压低声音说,“我们这边习俗多,讲究也怪,我觉得你应该再考虑一番。”

    “什么讲究?”我下意识问了一句。

    他说:“我们这边出殡抬棺,不能穿鞋,只能用白布包裹脚,还有就是出殡前,抬棺的话,得…得…。”

    “什么?”我问。

    他说:“得在猪栏睡一个晚上。”

    “为什么啊?”我忙问,这习俗也太怪了吧,为什么要在猪栏睡一个晚上。

    他解释道:“九哥,是这样的,跟猪睡一个晚上,是希望死者下辈子能像猪一样,健健康康,是一种精寄托。”

    好吧!

    还有这个讲究,不过,我也没细想,毕竟,习俗这东西,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讲究。

    “九哥,要不算了吧?”那袁正华又劝说了一句。

    我笑了笑,说:“没事,只要把大致习俗弄清楚就行了,既然你堂叔想赌一次,我可以陪他。”

    说着,我朝袁叔看了过去,笑道:“既然您执意要跟小子分个高低,小子外来是客,也不好拂了你的面子,你看这样成不,这赌约修改一下,你如果输了,也别说什么不干抬棺匠了,这一行本来人就少,您若不干了,是抬棺匠这一行的损失,所以,我的意思是,其它条约不换,唯独这一条得换一下,这样吧,我要是赢了,我只希望你以后在抬棺途中,好好对待死者,别让丧事充满铜臭味,要知道人死本是不幸之事,别干那种雪上加霜的事。”

    这话一出,那袁叔死死地盯着我,也不说话。

    足足过了接近半分钟的样子,他才缓缓开口道:“陈九,光凭你这句话,我袁青田服了,跟传闻一样,以死者为重。”

    说着,他哈哈一笑,说:“行,小九,咱们把赌约换一下,你输了,我也不需要你脱离这一行,不为别的,只为能让抬棺匠在这社会有一席之地,不再是说出去让人看不起,而是要让人觉得我们干抬棺匠是光荣的。”

    “好!”我伸出手。

    那袁叔也伸出手。

    瞬间,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良久,手分。

    我们俩相视一笑,袁叔说:“小九,我挺欣赏你这点,但,既然我们有赌约在身,在抬棺这一块,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还望你全力以赴。”

    “放心,我一定全力以赴,只是,袁叔,我初来乍到,对这边的习俗有诸多的不懂,还…。”

    不待我说完,那袁叔大手一挥,笑道:“这个好解决,等把棺材弄回村子,我给你派个人,把你想知道的一切全部告诉你,毕竟,我们俩是立了赌约的,自然要建立在公平、公正的基础上。”

    听着这话,我呼出一口气,就说:“那多谢袁叔了。”

    他罢了罢手,笑道:“都是同行,谈谢字太见外了,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所以,无论赌约输赢,我希望你我都能在这一行勤勤恳恳地干下去。”

    我嗯了一声,也没再说话。

    随后,我们一众人在原地商量了一会儿,大致上都是商量怎样把棺材跟袁老太太的尸体抬回去。

    对此,我也没隐瞒,把我所知道的金棺悉数告诉了袁叔。

    他在听到我说金棺没重量时,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问我:“小九,你确定?”

    我嗯了一声,我怕他不相信,就将郑西关叫了过来,让郑西关把我们先前抬棺的事说了一番。

    他听后,眉头紧锁,沉声道:“没有重量,这棺材恐怕有些棘手了。”

    我自然懂这意思,就说:“袁叔,要不,我来捣鼓棺材,你捣鼓袁老太太的遗体?”

    他深深地盯着我,笑道:“小九,你明知这金棺不好捣鼓,为什么还要跟我换,我该说你傻呢,还是该说你过份的替别人着想了呢?”

    我一怔,立马明白他意思,就说:“我是担心你们…。”

    不待我说完,他罢了罢手,笑道:“放心,我们有十六个人,从人数上来说,是我们沾光了,自然应该抬这金棺,再说,莫不成你在怀疑我们的本事?”

    说话间,他微微一笑,抬手在我肩膀重重地拍了一下,笑道:“别小看广东人,我们可以的。”

    见此,我也不好说什么了,毕竟,他自己都这样说了,我若再继续说下去,只会让人觉得看不起他们。

    当下,我笑了笑,也没再说话,倒是那袁叔又问了一些问题,都是关于袁老太太的事,我也没隐瞒,悉数说了出来。

    那袁叔听完袁老太太的事后,皱眉道:“小九,她老人家的遗体恐怕不比金棺难,你有把握没?”

    我抬眼望了望他,沉声道:“说实话,一点把握都没有,只能闷着头上了。”

    他深深地望了我一眼,也没再说话。

    很快,那袁叔开始安排人抬金棺回村,我也没犹豫,开始安排郑西关等人捣鼓袁老太太的遗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