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2章 阴阳饭(62)
    我笑了笑,也没跟这老东西客气,毕竟,是他开始挑起事端的,就说:“得看您怎么想了。”

    他显然没想到我会这样说,在我身上盯了好长一会儿时间,这才缓缓开口道:“不错,不愧是年轻一代的翘楚,实不相瞒,即便我家正华不说,我也知道你这么一号人物。”

    嗯?

    这下,轮到我吃惊了,就问他:“怎么说?”

    他一笑,笑道:“做我们抬棺这一行的,都知道近几年有两个小子特别窜,一个是湖南的陈九,一个是东北的王木阳,据说不少同行人把你们俩人已经当成了当代抬棺匠的代表人物,饶是我,也一直想目睹你的风采,没想到今天居然让我遇到了,不错,不错,不愧是我们南方的代表人物。”

    听着他的话,我没直接开口,主要是在考虑他这话的意思。

    作为抬棺匠,我自然明白一些道理,这些年我跟王木阳的事,在抬棺匠这一行,的确传的神乎其神,高佬也曾跟我说过这个问题。

    但,此时袁叔把这事说出来,我总感觉这老东西另有打算。????凭心而言,我一直不愿看到我们抬棺匠这一行内斗,更不想跟同行去争什么。

    可,有些事情,你不愿意去争,不代表别人不跟你争。

    这不,那袁叔见我没说话,又开口了,他说:“小九啊,你看这样行不,这次的丧事,我们全权帮你,至于金钱方面,你看着给就行了,不过,有个事,我得提前告诉你。”

    我皱了皱眉头,问他:“什么事?”

    他说:“不少人把你当成南方的代表人物,我却是有些不服气,你也知道我在这一行干了不少年头,也算是有些心德,总觉得被你压过一头,有些不舒服,你觉得应该怎样消除我的不舒服呢?”

    我懂了,说了这么多,这老东西是想跟我比个高低。

    不过,话又说回来,抬棺匠这一行,也就是办办丧事,抬抬棺材,压根没啥好比,再者,就算真比较起来,也不可能拿死者当赌注,这对死者极为不尊重。

    当下,我深呼一口气,就问他:“你想怎么个比法?”

    他一笑,说:“这不是有两口棺材么,咱们就以出殡的棺材为赌约,出殡时,我们两支队伍,在各自的棺材上边放一碗阴阳饭,再在阴阳饭上边放一张白纸,谁棺材上边的白纸落地,就算谁输了。”

    嗯?

    我微微斟酌了一下,他说的这个倒是可行之法,只是,在棺材上边放阴阳饭,又在阴阳饭上边放一张白纸,这对抬棺的技术颇为严格,一旦棺材出现倾斜或摇晃,白纸肯定落地。

    再有就是,还得看天气,万一技术过硬了,天气不好,刮个风什么的,白纸肯定也得落地。

    那袁叔见我没说话,又开口了,他说:“怎么?你不会是怕了吧?”

    我抬眼扫视了他一眼,淡声道:“赌倒是可以赌,只是,您考虑过天气没?”

    他一笑,在我身上看了看,轻蔑一笑,说:“小九,如果说你只有这么点本事,我可要看不起你了,一名合格的抬棺匠,不单单技术要过硬,还要明阴阳、懂八卦、晓奇门、知遁甲、识面相,而这看天气,更是我们抬棺匠的入门功夫,别说你连这点本事都没有。”

    听着他的话,我只觉得脸上躁的很,他说的这些,我可以说是仅仅懂得鸡毛蒜皮,而他说的晓奇门、知遁甲,我更是一窍不知。

    当下,我吱吱唔唔起来了,也没说话。

    那袁叔一笑,淡声道:“果然是乡下来的,果真什么都不懂。”

    说话间,他嘴角划过一抹微笑,继续道:“你看看这夜色,东边有明星,这说明近三日是晴天,你再看明星边上有三颗暗星相伴,这说明三日后,将会是阴天。”

    说着,他瞅了我一眼,笑道:“小九,未来六天都是好天气,应该不会影响我们抬棺,怎样?要不要跟我来赌这个,当然,你要是胆怯,我也不勉强你,毕竟,我们是东道主,自然得让着你一点。”

    我冷笑连连,这老东西居然连激将法也说了出来。

    说实话,我如果这次不接他的赌约,我感觉这老东西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甚至会捣鼓。

    说白了,这老东西把名看的很重要,否则,也不会想着跟我来打赌。

    当下,我微微一笑,就问他:“赌注呢?”

    他哈哈一笑,“赌注么,可能有点大,我输了,我甘愿退出这一行,从此以后不再碰抬棺匠,而跟在我身边的这些人,我可以让他们全部跟着你,甚至会帮着你在广东这边造势,将你打造成抬棺匠这一行的广东第一人。”

    我眉头紧锁,这赌注有点大啊,就问他:“如果我输了呢?”

    他笑了笑,说:“你输了么,也简单,我们这边有个八仙宫,你只需要到我们这边的八仙宫,承认你技术不如我即可。另外,既然是输了,你这辈子也别再碰抬棺匠这个职业,还有就是,你在广州那栋房子,我要了。”

    我算是看出来了,这老东西是想借这次的事,让自己的名声上一个台阶,甚至可以说,一旦他赢了,这老东西是名利双收。

    我权衡了一番后,也不敢妄下结论,一方面是我对这边的习俗不太懂,另一方面是这次的金棺跟袁老太太有点棘手,我没啥把握。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袁正华又开口了,他说:“小九,你不会是怕了吧,你可是我们南方的代表人物,如果这样就怕了,我表示对你很失望。”

    这话一出,袁叔身后那些人开始起哄了,大抵上是说啥见面不如闻名,又说我空有其名,压根没资格做什么抬棺匠。

    诸如此类的话,不绝于耳,这让我内心有些火了,但,依旧不敢随意应承下来,主要是这背后牵扯的东西太多了。

    当下,我深呼一口气,也没理会叔,而是朝袁正华看了过去,就问他:“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你奶奶的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