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0章 阴阳饭(60)
    听着这话,我立马想起这货车上还挂着一个小孩的尸体,就说:“他的家人呢?通知他家人把尸体弄回去吧!”

    他苦笑一声,说:“小兄弟,是这样的,他家人乘坐的大巴好像有点堵车,我先前给他们打过电话了,还没到家。”

    我皱了皱眉头,就问他:“以你的意思是?”

    他看了看我,又朝货车内看了看,说:“你看能不能帮个忙,把那小孩的尸体搬回村子,你也知道,这孩子父母跟袁老板是一个村子的。”

    我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算是看明白他意思了,他这是打算开溜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作为正常人,肯定会第一时间离开。

    不过,我并没有打算答应他,原因在于,这次的丧事有点邪门,一旦弄了那小孩的尸体,我担心节外生枝。

    当下,我立马拒绝他,就说:“抱歉了,这个恐怕没办法帮你,要不,你在这等等孩子的父母,指不定他们等会就来了。”

    那司机见我没同意,尴尬的笑了笑,也没再说话。

    随后,我跟郑西关等人在货车边上等了约摸三四分钟的样子,在这期间,我们心情颇为沉重,谁也没说话,都是一个劲地抽烟。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阵阵脚步声,应该是袁正华来了。

    我将手中的烟蒂丢在地面,踩灭,扭头朝那个方向看了过去,就发现在离我们五十米的位置,晃动着七八盏灯光。

    我面色一松,扭头朝郑西关等人看了过去,招呼道:“等会你们几个人负责抬尸,对了,一定要记住,抬尸时,切莫乱喊名字。”

    “为什么啊?”那郑西关连忙问了一句。

    我瞥了他一眼,解释道:“袁老太太的尸体不同于普通的尸体,一旦喊了名字,我担心会出大事,反正不管怎样,切莫乱喊名字就好了,对了,一旦你看见什么,或者听见什么,切莫回头看。”

    话音刚落,那郑西关也不知道咋回事,浑身开始打颤了,颤音道:“小九,你…你说这…这…这次是不是很危险?”

    我笑了笑,“没啥危险的,只要你记住一点,你们这是做好事就足够了,剩下的事,我替你们解决。”

    说话间,我重重地拍了拍他肩膀,继续道:“记住,无论中途发生什么,你们只管往前走就行,剩下的事交给我就行。”

    他没直接说话,而是胆怯地朝车厢望了一眼,这才开口道:“小九,你不会坑我们吧?”

    “放心吧,我没那么缺德!”我笑着解释了一句,又大致上安慰了他们几句,都是一些重复的话,说白了,就是给他们竖立一个正确的思想。

    就在我们说话间,袁正华等人已经出现在我前面。

    我大致上扫视了他一眼,就发现他带来的人是十六个,那十六人手里拿了一些工具,要是没猜错,应该是龙架。

    令我疑惑的是,他们这边的龙架跟我们那边的龙架差别颇大,我们湖南那边讲究一大四小,意思是一根粗的树桩,四根小的树桩,而这边讲究二大六个,两根粗的树桩,六根小的树桩。

    正因为如此,我不由在那龙架上边多看了几眼。

    那袁正华见我盯着龙架看,笑了笑,说:“九哥,这是我们的龙架子。”

    我微微点头,又朝他叫来的十六人一一点头,就问袁正华,“这些人都是来抬棺的?”

    他嗯了一声,说:“是啊,一共十六个人,刚好抬我爷爷的棺材。”

    我怔了怔,十六人抬棺?

    说实话,我们那边基本上都是八人抬棺,但也有一部分地方是十六个人抬棺。

    据说十六人抬棺,有两个传说,一个说是死者死后怨气颇大,得多叫点人抬棺,其目的是镇住死者的煞气,还有一个是说十六人抬棺对死者有好处,能让死者登入蓬莱仙境。

    当然,这仅仅是传说罢了。

    于我来说,无论是十六人抬棺,还是八人抬棺,仅仅是一个人数上的变化罢了,唯一的要求是在抬棺途中,棺材必须讲一个稳,不能让棺材晃动。

    那袁正华见我没说话,就问我:“九哥,是不是有问题?”

    我罢了罢手,就问他:“这群人谁是做主的?”

    他扭头朝身后看了过去,朝中间指了过去,说:“就是他,我堂叔,他在这边专门干这个的。”

    我顺着他手指的那人看了过去,这人四十来岁的年龄,中等身材,长相颇为憨厚,但却生了一对鹰眼,这让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并不是太好。

    要是没看错的话,梅花易数上边有提到鹰眼,说是天生鹰眼的人,心机颇重。

    一个长相憨厚,却生了一对鹰眼,这种人十之**是奸诈之徒。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袁正华的堂叔朝我走了过来,伸出手,说:“小兄弟,听我家侄子正华说,你在湖南那边是抬棺匠?”

    我象征性地跟他握了握手,点头道:“对,还希望多多关照。”

    他憨笑一声,说:“好说,好说,敝人姓袁,要是给个面子,叫我袁叔就行了。”

    我点点头,说:“叫我小九就好了,对了,袁叔,你们这边将这金棺抬回村子,你们这边有啥讲究没?”

    说着,我朝棺材那边瞥了一眼。

    他深深地望了我一眼,淡声道:“讲究倒没啥讲究,只不过有一个事,我得问清楚,这场丧事,是你做主么?”

    我嗯了一声,说:“袁老太太生前,委托我把她跟她家老头子葬入地下。”

    听着这话,他笑了笑,就说:“是这样的,我们这边有个习俗,棺材回村,得从你身上压过去,这一点,恐怕得委屈你了。”

    嗯?

    我一愣,这什么情况,还有这种习俗?

    不可能啊,一般习俗都是讲究对家人啊,鲜少有对抬棺匠的,就算有,也是在生肖相克的情况下,像袁叔说的这种情况,完全没有可能。

    这让我眉头皱了起来,要是没猜错,他这是打算给我一个下马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