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7章 阴阳饭(57)
    听着这话,我差点没跳起来,这不是扯犊子么,哪有这样的说法,就问他:“你确定?”

    他嗯了一声,说:“九哥,我绝对没记错,他当时的确是说要把这一对眼睛装在自己眼眶里。”

    说实话,我信了他的话,原因在于,他完全没必要骗我,再说,这事关乎到他奶奶,骗我也没什么意义。

    可,如果真如他说的那般,那人买这布料是为了装在自己眼眶里,为什么这布料,会出现在车厢内。

    想到这个,我心沉如铁,扫视了白胖子等人一眼,要是没猜错,在这七个人当中,应该有人在暗中动手脚。

    倘若不把这人揪出来,天知道他还会干什么。

    当下,我将那布料揉成一团,也没声张,便盯着角落的位置看了一下,就发现这角落的位置,放置着一条接近六十公分高的木凳子。

    这木凳子是竖着放的。

    要是没猜错,我先前之所以认为这是一个人,应该是有人把布料盖在这木凳子上,从而让人以为这是一个人。

    等等,那人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难道仅仅是为了吓我们?

    不对,不对,绝对不对,怎么可能有人会那么无聊。

    这让我实在想不明白。

    不过,眼下我也没更多的时间去考虑这些,只想着早些把那人揪出来。

    但,想到现在车子还没到目的,倘若就这样揪人的话,指不定找不到那人不说,还会打草惊蛇,而眼下最好的办法便是静观其变。

    打定这个主意,我深呼一口气,将手中的布料塞在口袋,又朝袁正华打了一个眼色,意思是让别说话,赶紧回到原地。

    那袁正华一看我的眼神,疑惑地看着我,好在他也没说话,反倒是按照我的吩咐坐了下去。

    待他坐下去后,我挨着他坐了下去。

    为了揪出那人,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我一直依靠在车厢边上,假装睡了过去,实则,我眼睛一直扫视着在场这些人。

    令我失望的是,一路下来,没任何人有异样的举动。

    难道是先前那一幕已经打草惊蛇了?

    我嘀咕一句,也没多想。

    就在这时,一道尖锐的声音传了过来。

    “砰!”

    一听到这声音,我差点没崩溃,这声音我再熟悉不过了,是爆胎的声音。

    玛德,怎么又爆胎了。

    我暗骂一句,紧了紧口袋的布料,正欲开口,就听到车厢外边传来一道声音,是那司机的声音,他说:“小兄弟,又爆胎了,好在离目的地不远了,只有不到三百米的距离。”

    话音刚落,车厢门被人打开了。

    我没急着下车,主要是心里还记着揪出那人。

    那袁正华应该是看穿我的想法了,也没下车,倒是白胖子等人率先下了车。

    待他们所有人下了车后,我跟袁正华对视一眼,缓缓起身,朝车下走了过去。

    大概走了两三步的样子,也不知道咋回事,我忽然感觉脚下一紧,好似被人抓住脚踝了。

    这突兀的动作,着实吓了我一跳,低头一看,我差点没被吓死。

    我发现那袁老太太的左手,死死地抓住我脚踝。

    一看到这情况,我浑身的鸡皮疙瘩,在这一瞬间,悉数冒了出来。

    我草,这什么情况。

    那袁正华一见我停了下来,扭头一看,脚下一软,整个人刷的一下坐在地面,双眼死死地盯着袁老太太的手臂

    说实话,这一幕,着实吓到我了。

    好在当了这么多年抬棺匠,我心理素质还算过硬,仅仅是愣了一会儿神,立马回过神来,蹲下身,朝袁老太太手臂上看了过去。

    这一看,我立马发现一个异常点,这袁老太太手臂上居然帮着一根特别纤细的钢丝。

    人为的。

    这是我的第一想法。

    我哪里敢犹豫,立马顺着那钢丝朝左边看了过去,就发现这钢丝好像是朝袁老太太另一只手蔓延过去。

    我一把掀开盖在袁老太太的毛毯,跟我猜测的差不多,这钢丝的确是绑在袁老太太另一只手臂上,不过,有一点比较奇怪,那袁老太太左手的位置,好像还绑着一个像滑轮似得东西。

    要是没猜错,刚才袁老太太之所以会抓住我脚踝,应该是有人拉动钢丝。

    “找个手电筒过来。”我朝袁正华喊了一声。

    “好!”那袁正华应了一声,立马翻出一个手电筒朝我递了过来。

    我接过手电筒,还没来得及摁亮,陡然,那袁老太太刷的一下站了起来。

    这情况一出,车子下边那些人,尖叫连连,一个个连蹦带跑地散了,令我诧异的是,那袁正华居然没走,双腿不停地打着颤。

    有了那钢丝的存在,我也没啥害怕的,毕竟,我已经知道这是人为的了,就伸手朝那钢丝拉了一下。

    不拉还好,这一拉,我立马感觉到不对。

    这不对啊,依靠钢丝让袁老太太动几下,或许有可能,但,想要让袁老太太站起来,这显然不太可能。

    一方面是我发现袁老太太手臂上的皮肤,居然没出现凹进去的现象,要知道利用钢丝让袁老太太站起来,她皮肤绝对会凹进去。

    另一个方面是,我发现这附近压根没人,而拉钢丝,肯定需要人力。

    咋回事?

    我嘀咕一句,朝袁老太太看了过来。

    仅仅是看了一眼,我双眼陡然睁得大如牛眼。

    但见,那袁老太太,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眼了,死死地盯着我。

    就这样的,四目相对。

    “袁老…太太。”我颤着音喊了一声。

    那袁老太太紧紧地盯着我,陡然开口道:“帮我!”

    这两个字的声音特别奇怪,不像是从袁老太太嘴里说出来的,显得格外空洞,令人听人遍体生寒。

    玛德,难道她没死?

    可,我检查过她的尸体啊,她绝对死了啊!

    咋回事!

    我也顾不上害怕,正准备询问,那袁老太太陡然朝地面倒了下去,发出砰的一声响动。

    我有点懵了,这什么情况?

    这袁老太太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陡然站起来了?

    是人为?

    还是袁老太太发生了尸变?

    这两种想法在我脑海徘徊了一会儿,我深呼一口气,立马蹲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