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6章 阴阳饭(56)
    怎么回事?

    我嘀咕一句,那郑西关带过来七个人,连自己在内,一共八个,再加上我跟袁正华,共计十人。

    而那郑西关坐在驾驶室,也就是说,这车厢内应该只有九人才对。

    可,我刚才大致上瞥了一眼,就发现这车厢内好像不是单数,而是双数。

    见鬼了,咋回事?

    我没敢耽搁,立马再次朝车厢内看了一眼。

    没错,真的是双数。

    原因在于,这车厢中间的位置摆着一口棺材跟一具尸体,我跟袁正华以及白胖子等人坐在车厢的左边,正好五个人。

    按道理来说,我们对面应该会少个位置才对。

    可,我刚才看了一眼,就发现对面的人数,跟我们这边相对应。

    换而言之,这车厢内此时有十个人。

    那么问题来了,多了一个谁在车厢内。

    心念至此,我没敢坑声,先是扫视了我边上的人一眼,都是一些熟人,正好五个。

    当下,我连忙朝对面扫了过去,其中四张脸都是熟悉的面孔,唯独一张脸陌生的很。

    我不由盯着那人看了一会儿,令我疑惑的是,那人将头埋得很低,只能看到侧面,压根看不到整张脸。

    一发现这个,我深呼一口气,缓缓起身,朝对面移了过去。

    我这边刚起身,那袁正华也跟着站了起来,问我:“九哥,怎么了?”

    我抬手朝对面最角落的位置指了过去,问他:“认识那人么?”

    他顺着我手指的地方看了过去,摇头道:“看不清脸。”

    我没再说话,脚下缓步移了过去,开口道:“你是谁?”

    那人好似没听到我的声音一般,蹲在原地一动不动。

    我跟袁正华对视一眼,谁也没开口,脚下再次移了过去。

    近了。

    近了。

    愈来愈近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心跳忽然开始加速了,那袁正华跟我差不多,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你到底是谁?”我再次问了一句。

    那人还是没说话。

    这下,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脚下不由加快了几分。

    待来到那人边上,也不晓得咋回事,原本近乎密封的车厢,陡然掀起了一阵阴风。

    这阴风不像是我们平常遇到的阴风,伴随着一丝丝辣意。

    没错,就是辣意。

    我下意识揉了一下眼睛,不揉眼睛还好。

    这一揉眼睛,眼泪不由自主地溢了出来,我再次揉了揉。

    哪里晓得,不揉还好,这一揉,眼泪愈发多了,而那袁正华跟我情况差不多,也是越揉眼泪越多。

    “九哥,这风是不是被人放了辣椒粉?”那袁正华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说。

    我没说话,主要是感觉这阴风太奇怪了,就好似地面起风起风一般。

    当下,我也顾不上那么多,立马朝那人走了过去。

    待走到那人边上,由于眼泪有一丝辣意,看的不是很清楚,也顾不上用眼睛去观看,直接朝那人抓了过去。

    令我诧异的是,入手不像是抓在人身上,反倒像是抓在布料上边,用力一捏,没错,真是布料。

    见鬼了,我刚才明显看到一个人蹲在这,为什么现在变成一块布了。

    说来也奇怪,就在我抓住那布料的一瞬间,那丝辣意也随之消失了,整个车厢再次恢复如初。

    “九哥!”那袁正华立马朝我凑了过来,问我:“怎么回事?人呢?”

    我没说话,死死地盯着手中的布料,怎么回事,我们刚才明显看到人了,为什么会变成一块布料?

    难道我们陷入幻阵了?

    不能啊!

    这货车上正常的很,怎么可能会陷入幻阵。

    难道是因为刚才那辣椒粉的缘故?

    当下,我死劲摇了摇头,为了证明是不是陷入幻阵,我立马掏出火龙纯阳剑,没丝毫犹豫,我立马挥舞起来,嘴里开始念词。

    大概挥舞了约摸一分钟的样子,我能清晰的感觉到,这车厢内没任何异样,也就是我们没有陷入幻阵。

    那么问题来了。

    为什么刚才的人会变成一块布料。

    我深呼一口气,死劲揉了揉脸颊,尽量让自己平复下来。

    待平复下来,我先是打量了一下手中的布料,就发现这布料的颜色呈白灰色,约摸一米宽,六十公分宽,而在布料中间的位置,则画着一对眼睛。

    也不晓得是画眼睛那人的画工过于出神入化,还是咋回事,这一对眼睛画的惟妙惟肖,就好似真人的眼睛一般。

    “九哥,这…这块布料是我们家的。”那袁正华死死地盯着我手中的布料。

    “你家的?”我下意识问了一句。

    他点点头,激动道:“对,就是我家的,以前我穷了,没钱花,曾有人出价三十万,让我把这布料卖给他,我那个时候比较败家,也没多想,就背着我奶奶,把那布料偷了出去。”

    我一听,疑惑道:“你意思是这块布料,已经被你卖了?”

    他点头道:“对,那是一年前了,我当时拿着那三十万在外面挥霍了一段时间,后来没钱了,我就想着回家找我奶奶要钱。”

    说到这里,他满脸歉意,便朝袁老太太的尸体看了过去,紧接着,他朝袁老太太跪了下去,继续道:“从小到大一直没打过我的奶奶,那一次煽了我一个耳光,我一时气急,就离家出走了,整整走了一年,谁曾想到,我再次回来时,奶奶居然…。”

    说着,他抱头痛哭起来。

    看着他的样子,我也没说话,脑海则一直在想他刚才说的话,按照他刚才的话,这布料已经被他卖了出去,而现在居然莫名其妙的回来了。

    怎么回事?

    我记得上车时,这车厢内压根没什么布料。

    难道是我们这群人将这布料带上货车了?

    心念至此,我一把拉起袁正华,厉声道:“还记得买这布料的人不?”

    他抬眼瞥了我一眼,忙说:“记得,记得,那人是个瞎子,我当时还问了他一句,问他要这布料干吗,他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什么话?”我忙问。

    他盯着我,一字一句地说:“他说,要把眼睛装在自己眼眶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