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4章 阴阳饭(54)
    我瞥了那郑西关一眼,也没理他,便朝那司机看了过去。

    那司机一见我望着他,也没扭头,就问我:“小兄弟,咋了,是不是想问什么?”

    我点点头,也没跟他客气,就问他:“你花了那两千块钱有啥感觉没?”

    “感觉?”他一怔,苦笑道:“没啥感觉啊,跟平常花钱差不多啊!”

    我微微一愣,也不对啊,按说这种钞票,花出去,肯定会倒霉的,甚至可以说是厄运连连,不可能没半点感觉啊!

    当下,我又问了一句,“最近遇到啥倒霉的事没?”

    这次,他微微瞥了我一眼,又立马继续盯着前方,一边握着方向盘,一边说:“没有啊,跟平常没啥差别。”

    说着,他应该是感觉到什么,又补充了一句,“小兄弟,这钱是不是有啥问题?”

    这话一出,那郑西关补充了一句,“是啊,小九,要是有问题,你尽管说出来,叔胆子大,不怕。”

    我扫视了他们俩一眼,淡声道:“是这样的,这袁老太太给你们的钱,并非正常的钱,就如她给我的一样。”

    说话间,我从兜里掏出袁老太太给我的一万块钱,朝郑西关递了过去,继续道:“这种钱,在我们抬棺匠眼里,叫银钱,亦阴亦阳,一般人花这种钱会招来霉运,不过,那袁老太太应该是考虑到这点,这才在你们的钱上边抹了一点朱砂,至于这朱砂是替你们驱除一些厄运还是什么的,我暂时弄不清楚。”

    话音刚落,那郑西关从我手中一把夺过他的一千块钱,警惕地盯着我,“小九,你不会真想贪污我的一千块钱吧。”

    我没理他,对于这郑西关真心有点醉了,仅仅是一千块钱,至于这样么。

    而那司机听着我的话,脸色一沉,猛地踩了一脚踩车,由于我们压根没考虑他会陡然停车,所以,我跟郑西关俩人猛地朝前边倾斜过去。

    好在我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座位,那郑西关没这么好的伸手,脑袋砰的一声装在前边的玻璃上。

    “我草…你停车…。”那郑西关吼了一声。

    不待他说完,那司机的声音传了过来,他的声音满是惊恐,双眼瞪得大如牛眼,死死地盯着我,说:“要是把钱花出去会怎样?”

    我苦笑一声,对于这种钱,我并不是太熟悉,也不好把话说的太死,就告诉他:“只能听天由命了,倘若袁老太太要害你,恐怕你性命难保,当然,倘若袁老太太是心善之辈,或许这钱没丝毫问题。”

    说着,我扫视了司机跟郑西关一眼,继续道:“不过,据我的观察来说,袁老太太应该不是歹毒之人,所以,她既然是真心实意地给你们钱,估计应该不会害你。”

    话音刚落,那司机明显松了一口气,低声念了一句,阿弥陀佛,菩萨保护。

    那郑西关显然是相信我的话,紧紧地拽着那一千块,笑道:“放心吧,人民币上边有毛爷爷,毛爷爷他老人家是神人,甭管什么牛鬼蛇神,在人民币面前都是纸老虎。”

    我笑了笑,也没说话,便朝司机打了一个眼色,示意他继续开口。

    那司机深深地瞥了我一眼,也没说话,缓缓发动车子。

    就这样的,车子再次前行。

    路上,可能是因为那钞票的缘故,我们三人谁也没说话,整个驾驶室一片宁静,窗外是呼啸而过的风声,以及两旁的树木。

    坐在驾驶室,我看似没说话,脑海内则全是他们俩先前的话。

    说实话,我从未想过袁老太太找过他们俩,更没想过他们俩会这么巧合的是同一个镇子的人。

    可,现在的情况却令我有些疑惑了,只觉得他们俩的出现,给原本就充满疑惑的事,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令整件事显得愈发神秘了。

    呼!

    我深呼一口气,死劲搓了搓脸蛋,管她袁老太太有什么打算,反正我只负责将她跟她家老头下葬就行了,剩下的事,我绝对不会搭理。

    闪过这念头,我紧绷的神经松弛了一些,双眼微微闭上,打算休息一会儿。

    昏昏沉沉的,我睡了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陡然,一道尖锐的声音传了过来。

    “砰!”

    我睁开眼,连忙朝司机看了过去,就问他:“怎么了?”

    他叹了一口气,说:“后胎爆了,得下去换胎了。”

    爆胎?

    我也没多想,就问他:“现在离目的地还有多久?”

    他探头朝窗外看了看,就说:“一切顺利的话,一小时内应该能到。”

    说罢,他掏出烟给我和郑西关派了一支,“两位,这大半夜的,恐怕的麻烦你们俩帮忙了,不然,这轮胎肯定没法换。”

    我笑了笑,说:“应该的。”

    很快,我们三人下了车,那司机在驾驶室捣鼓了一些东西,领着我们俩人打开车厢,又将袁正华等人叫了下来。

    不得不说这司机换胎的速度的确是快,仅仅是花了不到十分钟时间,便将后胎给换了。

    有些事情,也不晓得是巧合,还是咋回事,那司机刚换完后胎,正在收拾东西,那郑西关凑了过来,下意识问了一句,“你有几个备胎?”

    “就一个啊,怎么了?”司机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回了一句。

    那郑西关惊呼一声,说:“啊,才一个啊,要是再爆胎了咋办?”

    “老郑,不会说话别说话,这车胎我前几天才买的,怎么可能会爆胎。”那司机白了郑西关一眼,也没再说话,便将收拾好的东西放在驾驶室。

    “要撒尿的,赶紧去,等会一口气开到梅州,不会再停车了。”那司机招呼了一句,朝我走了过来,又给我递了一根烟。

    我接过烟,掏出打火机,正欲点燃,也不晓得咋回事,我总感觉这次爆胎有点邪乎。

    “小兄弟,别瞎想,那老郑就是过过嘴瘾,我这货车质量好的很,怎么可能会爆胎。”那司机安慰了一句,又替我点燃香烟,笑道:“放心吧,一个小时,肯定能到目的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