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2章 阴阳饭(52)
    路上,我脑海一直在琢磨袁老太太的用意。

    说真的,正常人很难想象一个临死之人会留下如此大的谜团。

    按照惯性思维来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完全没必要留下什么谜团,这不是为难人么。

    再者说,倘若她老人家真有什么未了心愿,看在那一栋房子的份上,我肯定会应承下来。

    等等,房子。

    难道说她老人家所求之事的代价,远远超过那栋房子。

    唯有这样才能说的通,她老人家为什么会留下谜团了。

    那么,问题来了。

    到底是什么事的代价超过一栋房子了,要知道当初有人曾对我说过,说是袁老太太的这栋房子能值五百万。

    想到这个,我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郑西关凑了过来,冲我一笑,说:“小九啊,我先前表现的怎样?是不是特解气。”

    我知道他说的是先前打袁正华的事,便瞪了他一眼,也没说话。

    那郑西关见我没说话,尴尬的笑了笑,又朝边上的司机问了几句,大致上是套近乎。

    他们俩大概唠了**句后,我发现他们俩人居然属于同一个镇子,只是不同村子罢了,这让原本就疑惑重重的我,愈发奇怪了。

    怎么回事?

    为什么袁正华所叫的人,全是他们镇子的。

    按说广州这么大,即便是找搬运工跟司机,也不可能这么巧合吧,再者说,那袁正华原先就是一个浪荡子,他不可能认识这些人才对。

    换而言之,他应该是出去随便叫的人。

    随随便便叫一些人就是自己一个镇子的?

    这几率估摸着跟中彩票一样。

    当下,我瞅了他们俩人一眼,就朝郑西关问了一句,“老郑,袁正华是怎么找到你的?”

    他一怔,好似来了兴趣,一把搂住我肩膀,立马说:“小九啊,你不问这个事,我也正打算跟你说这个事。”

    嗯?

    我下意识问了一句,“这事不正常?”

    “太特么不正常了。”他一掌拍在大腿上,眉飞色舞道:“大概是一个月前,一个老太太,对了,也就是车厢里面那老太太,她找到我,告诉我,一个月后到她家附近转悠,会有活干。”

    说着,他神秘兮兮地瞥了我一眼,继续道:“你说那老太太怪不怪,我还是没干活,她就先给了我一千块钱,说是这钱是奖金。”

    听完他的话,我脸色大变,死死地盯着他,“为什么先前不说出来。”

    他苦笑一声,解释道:“小九啊,你没问,我自然没说啊,再者说,干我们这行,也有这种先找工人后干活的主,只是,这袁老太太比较大气,提前给了我们一千块钱。”

    听着这话,我没再问下去,就朝那司机问了一句,“你呢,是怎么被袁正华找到的。”

    那司机一边开着车子,一边说:“小兄弟,实不相瞒,我遇到的情况跟老郑差不多,也是袁老太太提前通知了,对了,她还给我拿了两千块钱,说是奖金。”

    两千?

    我眉头一皱,就问他:“那钱待在身上没?”

    他摇了摇头,解释道:“小兄弟啊,我们这些干运输的,你也懂,没几天就要加一次油,那两千块钱我全加油了。”

    我面色一怔,连忙朝郑西关看了过去,就问他:“你呢,你的钱还在么?”

    他一笑,说:“小兄弟啊,你算是问对人了,我那一千块钱还在勒!”

    说话间,他微微起身,开始解裤腰带。

    我特么也是无语了,就说:“我让你拿钱给我看看,你解什么裤腰带啊?”

    他尴尬的笑了笑,“小九啊,我们干民工的,赚点钱不容易,我怕把钱给丢了,就在内裤上边缝了一个袋子,把钱都放在那里面,贴着带着,安全。”

    说着,他外裤脱了一般,又在裤裆捣鼓了一会儿,最后从里边扯出一大叠钞票,我大致上瞄了一眼,估摸得有三万多。

    看着那些钱,我真心有些无语了,就问他:“还记得哪一千是袁老太太给的么?”

    他将钱放在大腿上,挠了挠后脑勺,说:“不知道了,反正那袁老太太给的一千块钱,肯定在这里面。”

    我眉头一皱,朝他招了招手,意思是让把他那些钱给我看看。

    令我郁闷无比的是,那郑西关好似有些不愿意,在我身上盯了好长一会儿,愣是没把钱递过来。

    我哪能不明白他意思,这家伙估摸着是怕我把他的钱贪污了,就说:“老郑,我们俩都坐在货车上边,就算真拿了你的钱,我跑不掉啊。”

    他好似还有些不信,又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还是不愿意把钱递过来。

    “老郑啊,你就相信他吧,他还能贪污你的钱不成。”那司机开着车子,在边上劝了一句。

    还真别说,这司机的话挺好使。

    这不,那郑西关一听这话,十分警惕地将钱朝我这边递了过来,就说:“小兄弟啊,这可是我大半年的血汗钱,你千万别给扔了啊。”

    我白了他一眼,“放心吧,跑不掉你的钱。”

    说话间,我从他手中接过钞票看了看,从表面来看,这些钱还是没啥问题。可,直觉告诉我,袁老太太给他们俩人的钱,绝对不是正常的钞票。

    我会这样想,是因为袁老太太曾给我拿了一万块钱亦阴亦阳的钞票。

    当下,我也没再犹豫,先是将那一叠钞票放在大腿上,后是抓起一把钞票,一张一张地在钞票上扫视着。

    一见我的动作,那郑西关忽然变得紧张起来,朝我低声问了一句,“小九,我这些钱不会是假的吧?”

    “真的!”我头也没抬地回了一句,手头上继续观察着钞票。

    “如果是真的,那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的钞票啊!”那郑西关在边上又问了一句。

    我抬眼瞥了他一眼,真心不知道说啥了,就把已经看过的钞票朝他递了过去,沉声道:“我怀疑袁老太太给你的钞票不对劲。”

    我没把钞票亦阴亦阳的事说出来,主要是担心这郑西关害怕,更怕他对袁老太太产生恨意,毕竟,等会到目的地后,还指望他们把棺材弄下去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