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0章 阴阳饭(50)
    随着郑西关的话音落地,另外那些人唰的一下朝我看了过来。

    一见他们的眼神,我特么真心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感觉了,真要说的话,我只能说,倘若我边上有地洞的话,我绝对会钻进去。

    不过,话又说回来,虽说我比较讨厌袁正华,但我们俩并没有最后一块遮羞布。

    如今被郑西关这么一说,也算是扯下了我们俩之间的遮羞布,有些事情也没必要遮遮掩掩了。

    心念至此,我抬眼朝袁正华看了过去,笑道:“不错,这话是说的,我怀疑你会在你奶奶尸体上动手脚。”

    这话一出,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郑西关,他冲郑西关怒吼一声,“玛德,你tm还是人吗?自己奶奶的尸体也动手脚。”

    说罢,他朝边上的白胖子看了过去,招呼一声,“兄弟们,上,给我把这杂碎弄残了,咱们大中国不需要这种忤逆不道之人。”

    话音刚落,那郑西关边上几个人开始磨拳擦掌,倒是白胖子疑惑地盯着袁正华,也没开口。

    “胖子,你愣着干嘛啊,没听我女婿陈九开口了么?”那郑西关皱了皱眉头,语气中颇为不满。

    那白胖子苦笑一声,就说:“老郑,莫急,你没看到你女婿脸色不对么?”

    郑西关一听,连忙朝我看了过来。

    我冲他摇了摇头,怕他误会我意思,我连忙补充了一句,就说:“郑大哥,这是我跟袁正华的事,你就别插手了。”

    那郑西关盯着我看了看,也没说话,倒是他边上的白胖子开口了,他说:“老郑啊,这是年轻人的事,咱们这辈人就别插手了。”

    说话间,他拉着郑西关朝另一边走了过去,原本站在郑西关边上的几个人,见白胖子跟郑西关都离开了,立马跟了上去。

    待他们一众人离开后,那货车司机看了我一眼,就说:“小兄弟,我去驾驶室等你。”

    我嗯了一生,朝他道了谢。

    待那司机离开后,整个车厢后边就剩下我跟袁正华,浓浓的月光洒在我们俩身上,令我们俩能彼此看清彼此的表情。

    四目相对。

    我们谁也没说话。

    这种沉迷足足过了一分钟的样子,那袁正华徐徐开口道:“师傅,你真…。”

    不待他说完,我罢了罢手,淡声道:“你这声师傅,我受不起,若是觉得我还可以,叫声陈九好了。”

    他一怔,哦了一声,就说:“你比我大,我叫你一声九哥吧!”

    我稍微想了想,好似郭胖子等人都是这样叫我的。

    于是乎,我点点头,淡声道:“随便你。”

    他面色一喜,立马说:“那行,在你没收我做徒弟之前,我叫你九哥。”

    说着,他顿了顿,继续道:“九哥,有件事,我始终想不明白,我到底是哪一点得罪你了,为什么你要…如此怀疑我?”

    我一笑,“你觉得呢?”

    “你是否以为我在隐瞒你什么?”那袁正华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我。

    我点点头,也没隐瞒,就说:“难道不是吗?”

    他好似想解释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不过,他眼神却一直盯着我看,就好似一切尽在不言之中一般。

    说实话,虽说在来广州的火车上跟袁正华发生过不愉快,但我却从未放在心上,唯独袁老太太死后,我着实是看不懂他了,就觉得袁老太太应该是跟他说了什么,否则,他的变化绝对不会这般大。

    再有就是,我感觉袁正华或许知道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只是,不知何故,他一直隐瞒于我。

    凭心而言,我当抬棺匠这么些年头,压根没遇到这样的主家,这特么不是逗我玩么?

    而我之所以怀疑他会在袁老太太尸体上动手脚,是因为直觉告诉我,整件事绝对不是这么简单。

    退一万步说,假如我们就这样把袁老太太的尸体拉到梅州,以我的手段,即便袁老太太煞气重,但我还是有数种办法,能让袁老太太顺顺利利的下葬。

    那么问题来了。

    如果将袁老太太的尸体顺利下葬,那,袁老太太所捣鼓的停尸没了意义,那什么阴阳饭也没了意义。

    想要让这一切变得有意义,袁老太太的尸体绝对不可能就这样拉回乡下安葬,必须得在袁老太太尸体上边动点手脚。

    至于动什么手脚,我猜不到,也不想猜。

    于我来说,我的任务就是将袁老太太的尸体安葬下去,再将她家老头子的棺材安葬下去,剩下的事,跟我没啥关系了。

    可,一旦让袁正华动了手脚,整件事会变得格外棘手。

    正因为如此,我才会留个心眼,毕竟,能轻松搞定的事,没人愿意将整件事弄得复杂。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袁正华抬眼看了看我,低声道:“九哥,你真想知道?”

    我一笑,说:“你觉得?”

    他再次看了看我,轻声道:“我可以把我奶奶的初衷告诉你,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我疑惑道。

    他深呼一口气,环视了四周一眼,见四周没人,这才缓缓开口道:“当我师傅,收我入抬棺匠这一行。”

    我没急着说话,就问他:“为什么一定要当抬棺匠?”

    “因为一句话。”他说。

    “什么话?”我问。

    “八仙聚,聚八方,翼龙当空。”他一字一句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听着这话,我只觉得浑身一震,我不止一次听到这话了,没想到现在居然在袁正华嘴里听到了。

    我曾揣测过这句话的意思,前两句倒是理解,但这最后四个字,翼龙当空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一直没能弄明白。

    当下,我呼吸一紧,忙问:“这话是谁告诉你的?”

    “我奶奶。”

    说着,他好似想到什么,又补充了一句,“不对,严格来说,应该是那个小女孩说的。”

    我懂他意思,他说的小女孩是指在他家住过一个月的小女孩。

    “你知道这句话的意思?”我下意识问了一句。

    他点点头,沉声道:“知道。”

    这下,我再也站不住了,忙问:“能告诉我?”

    他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这才开口道:“可以告诉你,但你必须答应做我师傅。”

    我想也没想,立马同意下来,要知道我入行这么久,一直在琢磨这话的意思,如今这袁正华愿意告诉我,别说是做他师傅了,就让他做我师傅,我都会答应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