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9章 阴阳饭(49)
    最后一句话,那白胖子语气颇重。

    我哪能不懂他意思,他这是在暗示我。

    不过,话又说回来,我一直觉得这白胖子除了胖一无是处,没想到这份心智跟眼力当真是远超常人。

    那白胖子见我没说话,又开口了,他说:“小兄弟,既然你这么有本事的人都不离开,你觉得我们还有什么理由离开。”

    说着,他笑了笑,说:“当然,话说到底,你本事高低,跟我们这群民工关系不大,但郑大哥既然有心让你当他女婿,我自然得留意一番。”

    言毕,他朝郑西关看了过去,意思是让郑西关赶紧道歉。

    那郑西关一见白胖子的眼神,立马明白过来,笑着脸朝我看了过来,正欲开口,我罢了罢手,淡声道:“不用了,事已至此,你我就此别过。”

    “小兄弟,先前是我没关好这张嘴,都怪我。”那郑西关一边说着,一边朝自己嘴上煽了几下。

    “小兄弟啊,你设身处地想一下,换做是你,被人告知这一切,你会怎样?”那白胖子凑了过来,轻声道:“人非圣贤,都会有自己的脾气,还望小兄弟海涵,你放心,我向你保证,从这一刻开始,你让我干什么,我们便干什么,绝不多说一句,至于工资么,就当交个朋友,不要了。”

    听着这话,我愈发疑惑了,这白胖子为什么会要掺合这件事?

    这不对啊,即便知道我有些真本事,也没必要掺合这事啊!

    难道是…因为郑西关女儿的原因?

    心念至此,我不动声息地朝郑西关看了过去,就发现那郑西关正朝白胖子使了一个眼色,紧接着,白胖子立马对我说:“小兄弟,你看这样行不,我们帮着把这棺材下葬,你到时候只需要去一趟郑大哥的老家就行,工钱方面绝对不会少你的。”

    我笑了笑,捣鼓老半天,他们这是有事求我,就说:“那随便你们了,不过,有个事,我得提前说,我很贵的。”

    “贵没事,赚钱都是为了花的。”那郑西关连忙说了这一句话。

    他们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啥,只好应承下来。

    随后,我们一众人在货车上待了一会儿,大致上查看了一下木凳子,就发现那木凳子裂开一条细缝后,倒也没啥太大的变化,至于袁老太太的尸体则放在棺材边上。

    倒是那箱子掉在袁老太太边上有些渗人,好在郑西关等人不知道箱子里面装着一个小孩的尸体。

    查看一番后,我没在货车上久待,便跳了下来。

    刚落地,那郑西关等人凑了过来,就连袁正华都凑了过来,他们一众人宛如众星捧月一般,将我团团围住。

    最先开口的是郑西关,他说:“小兄弟,认识这么久,还不知道您贵姓。”

    “免贵姓陈,单名一个九字。”我如实说了一句。

    “好名字!”那郑西关惊叫一声。

    我白了他一眼,我勒个去,这马屁拍的也太没节操了吧,陈九是好名字吗?怎么看怎么土好吧。

    对此,我也没说话,就在他们身上扫视了一眼,说:“咱们现在只有一辆车子,驾驶室只能坐两个人,肯定得有一部分人坐在货车的车厢里面。”

    话音刚落,那白胖子立马问了一句,“小九,你打算坐哪?”

    我想也没想,就说:“驾驶室。”

    这话一出,那白胖子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他们几人相互看了一眼,谁也没敢开口。

    我哪能不懂他们意思,估摸着是让他们跟尸体待在一起不愿意,就说:“这样吧,袁正华跟郑西关坐驾驶室,我陪着你们坐在货车车厢。”

    “哪那行啊,小九,你还是坐驾驶室,我们几个人坐车厢就行了。”那郑西关立马开口道。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我却清晰的看到郑西关说这话时,双腿不停地打颤,估摸着是害怕。

    我罢了罢手,说:“行了,别争了,就这样决定了。”

    说话间,我朝袁正华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让他赶紧领着郑西关去驾驶室。

    那袁正华好似有些话要对我说,也没直接去,而是吱吱唔唔地说:“师傅,要不,您跟郑大哥坐驾驶室吧,我想守着我奶奶的尸体,您也知道,我奶奶生前最为疼爱我了,我想多陪她老人家一会儿。”

    我饶有深意地盯着他看了几眼,也没说话,便朝白胖子等人看了过去,意思是问他们同意与否?

    那白胖子稍微权衡了一番,这才开口道:“也行。”

    听着这话,我松出一口气,但我有些不放心袁正华,主要是怕对袁老太太的尸体动手脚,毕竟,整件事的缘由还没弄清楚。

    当下,我领着郑西关朝驾驶室走了过去。

    大概走了七八步的样子,我压低声音朝郑西关说了一句,“你去找白胖子,让他盯着袁正华,别让他在袁老太太身上动手脚。”

    “啊!”那郑西关惊呼一声。

    我瞪了他一眼,他连忙收嘴,轻声道:“你怀疑袁正华会对自己奶奶尸体动手脚?”

    我淡声道:“防人之心不可无。”

    他怔了一下,就说:“行,你先去上车,我去招呼一下白胖子。”

    我点点头,也没说话,那郑西关则屁颠屁颠地朝白胖子等人跑了过去。

    说实话,我有些不放心郑西关,主要是他这人五大八粗的,办事也没个分寸,就怕他会当着袁正华的面说出来。

    然而,事实比我想的还要坏,那郑西关走到白胖子边上后,先是喊了一声白胖子,后是盯着袁正华看了几眼,紧接着,抬手就是一记耳光煽了下去,怒声道:“草泥马,有点孝道没?居然还想在自己奶奶尸体上动手脚。”

    我特么真心无语了,这…这…这郑西关太特么没脑子吧?

    “草,你是不是疯了,我什么时候要对我奶奶动手脚了。”那袁正华也是怒了,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郑西关。

    “草,还敢不承认,小九都说了,让白胖子看着你点,别让你在袁老太太尸体上动手脚。”那郑西关说这话的时候,居然…还…冲我笑了笑,意思是他在替我出气。

    瞬间,我有种感觉,当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这特么不是坑我么,如果有可能,我恨不得立马过去掐死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