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8章 阴阳饭(48)
    那郑西关一听我的话,面色一沉,深深地望了我几眼,淡声道:“小子,到时候别怪我心狠手辣。”

    我耸了耸肩膀,也没说话,便用力推了一下棺材。

    这次,那郑西关也没犹豫,连忙托着棺材朝货车上面弄了上去。

    由于这棺材近乎没重量,所以,仅仅是花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我们一众人便将棺材弄了上去。

    待我们将棺材弄到货车上边,也没急着放下去,而是由袁正华在货车的车厢内放了几条木凳子。

    等放好木凳子后,我们几人将棺材放在木凳子上面。

    然而,令我没想到的是,就在棺材落在木凳子上的一瞬间,一阵阵咔嚓咔嚓声传了过来。

    这声音一出,我们几人面面向觎,谁也没说话,下意识朝木凳子看了过去,就发现那几条木凳子表层裂开一条条细小分缝隙,应该是被金棺给压的。

    擦,见鬼了。

    这什么情况,为什么我们把棺材托在手里时,压根没半点重量,一旦放在棺材上,却出现这种情况了。

    怎么回事?

    一时之间,我满腹疑惑,实在弄不明白这金棺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那郑西关应该也是发现这一点了,他扭头朝我看了过来,在我身上足足盯了接近半分钟的样子,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好几次想开口说话,最后也没说话,倒是他边上的白胖子开口了。

    说到这白胖子,有个事值得说道一番,自从知道被我‘坑’了以后,很少说话,态度也不像他们几个那么激烈,反倒有种坦然接受的心理。

    那白胖子说:“小兄弟,这棺材到底怎么回事?”

    我望着他,深呼一口气,淡声道:“具体怎么回事,我也搞不清楚,不过,如今这棺材已经上了车,我也不怕跟你们说实话,这棺材并非是什么变棺,碰了这棺材,也无需你们将这棺材下葬,如果没事的话,你们几人现在可以离开了。”

    说着,我朝袁正华打了一个眼色,意思是让他把工钱给结了。

    那袁正华好似有些不愿意,朝我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等会到了目的地后,还需要人将这棺材抬下去。

    我考虑过这问题,实不相瞒,如果郑西关一路上态度稍微好点,我或许都会让他们把棺材送到目的地。

    但现在么,我特么算是怕了他,更怕他一路上唠唠叨叨的,令人心烦意乱。

    于是乎,我罢了罢手,淡声道:“不用了,我等会自然有办法,赶紧把他们的工钱给结了。”

    “师傅,您确定吗?”袁正华朝我问了一句。

    我点点头。

    那袁正华一见我动作,二话没说,立马掏出一些钞票,给郑西关等人每人塞了五百块钱,就说:“郑大哥,我们事先说好的五百一个人,如今你们把棺材已经托到车上了,这是你们的工钱。”

    令我诧异的是,郑西关等人也没说话,倒是白胖子开口了,他说:“袁老板,小兄弟,我们哥几个,也不是见财忘义的人,既然先前答应了,我们自然会把棺材葬入土地后才离开,而郑大哥之所以这么唠叨,说实话,他也是担心我们兄弟几个的性命。”

    说着,他朝郑西关看了过去,苦笑道:“郑大哥,你也真是的,这小兄弟一看面相就不是歹毒之人。”

    听着这话,我也没说话,心中则好奇的很,那便是白胖子为什么不想着离开。

    这不对啊,按说正常人遇到这种情况,理应第一时间离开才对啊!

    可,这白胖子居然不想离开。

    这特么太不对劲了。

    若说他们是为了什么义气,这完全就是扯淡,我跟他们相处不过几个小时,何来的义气可言?

    当下,我也没跟他客气,直接把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那白胖子一怔,也没说话,而是朝郑西关看了过去,好似在请教郑西关,直到郑西关点了点头,他才缓缓开口道:“小兄弟,我能问你个问题么?”

    我嗯了一声,示意他问出来。

    他笑了笑,就问我:“小兄弟,为什么遇到这么邪乎的棺材,你还不跑?”

    嗯?

    我为什么还不跑?

    我苦笑一声,解释道:“因为我是他师傅。”

    说话间,我朝袁正华看了过去。

    那白胖子一笑,就说:“小兄弟,我们哥几个都是老江湖了,你这话糊弄不了我,要是没猜错,你内心根本没承认袁老板这个徒弟,甚至可以说,你还有点厌恶他。”

    这话一出,那袁正华面色明显萎了不少,也没说话。

    我诧异地瞥了白胖子一眼,没想到这胖子挺有眼力见的,就问他:“然后呢?”

    他笑了笑,说:“小兄弟,你既然厌恶他,却还帮着他在捣鼓棺材,我只有两个想法,一个是你跟袁老板奶奶关系好,二是你具有一颗挑战的心。”

    说着,他顿了顿,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继续道:“小兄弟,别怪我说话直,看你这身穿扮,应该是刚从农村出来没多久吧,而袁老太太一直生活在广州,你们俩关系应该不会太好,所以,我判断你应该具有一颗挑战的心。”

    说到这里,他扭头朝郑西关看了过去,笑道:“郑大哥,恭喜你找了一个有本事的女婿。”

    我一听,有些不明白他意思了。

    同样,那郑西关好似也有些不明白,一脸疑惑地问他:“白胖子,你到底想说什么。”

    那白胖子微微一笑,说:“郑大哥,你想啊,正常人遇到这么邪乎的棺材,是不是像我们一样,第一时间就是跑,而事实也证明,我们发现棺材变轻后,第一想法就是跑,难道你没发现,这位小兄弟从头到尾表现的都特别淡定吗?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嗯?意味着什么?”郑西关忙问。

    那白胖子朝我看了过来,笑道:“这意味着这位小兄弟有真本事,即便是遇到这么邪乎的棺材,他依旧没有想过离开,小兄弟,你觉得我这话有道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