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7章 阴阳饭(47)
    ..抬棺匠

    “小兄弟,这…这…这怎么回事,为什么这棺材居然没重量了。”那郑西关死死地盯着,颤着音说。

    我咽了咽口水。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就知道我刚才所说的话,全特么是瞎扯的。

    但,现在这棺材着实变得没任何重量了。

    玛德,见鬼了。

    这什么情况。

    这不符合物理学啊!

    按说一般灵异事件大多都不太符合物理学,但,却不会跟物理学离的太远。

    可,现在的情况却是偌大的棺材,没丝毫重量。

    我没说话,脚下不由自主地颤抖了几下,细心感觉一下双手的重要,就跟郑西关说的一模一样,这金棺完全没重量了,就好似我们托着的是空气一般。

    那郑西关见我没说话,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颤音道:“小兄弟,我可是拿你当女婿了啊,你可不能害你的老丈人啊!”

    我抬头瞥了他一眼,颤音道:“别急,先把棺材弄到货车上。”

    说话间,我手头上稍微用了一点力,整个人则朝前边走了过去。

    那郑西关好似不太愿意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而另外几个人跟他的情况差不多,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大有不把这事弄清楚,他们就不干的意思。

    就在这时,那袁正华走了过来,问我:“师傅,你们…。”

    不待他说完,我罢了罢手,示意他不要说话,然后在郑西关等人身上扫视了一眼。

    说实话,我心里现在有两个办法,第一个办法是将这金棺说的严重点,并告诉他们,一旦碰到了这种棺材,必须得将棺材埋入地下,否则会遭来报应。

    第二个办法是对他们坦白,然后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在这两个办法之间,我权衡了一会儿,有些不好拿捏,若说第一个办法,可行度极高,毕竟,郑西关等人都是农村出身,他们应该极为相信报应这种事。

    倒是第二个办法有些棘手,主要是考虑他们人多,万一有一个人没被说服,这棺材就没法弄到货车上边去。

    约摸思考了一分钟的样子,我决定采用第一个办法,原因在于,这第一个办法见效快。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郑西关又开口了,他急道:“小兄弟,你倒是说话啊,我还等着你勒!”

    我瞅了他一眼,沉声道:“你确定要知道?”

    “嗯!”他点点头。

    我也没隐瞒,就说:“郑大哥,是这样的,是我坑了你们,这变棺不同于其它棺材,一旦碰了这棺材,唯有将这棺材葬入土地,否则,恐怕会…。”

    “会怎样?”郑西关等人异口同声道。

    我扫视了他们一眼,不缓不慢地说:“恐怕会招来报应,一个不小心,便会身首异处,先前你们也看到了,这棺材有点邪门…。”

    不待我说完,那郑西关暴怒一声,“我草泥马,你这不是坑我们啊,哪有你这样的啊,我们跟你往日无仇近日无冤,至于吗?”

    说罢,他好似想甩掉手中的棺材,我连忙说:“郑大哥,事已至此,与其在这发牢骚,倒不如…。”

    “滚尼玛的,陈九,你给老子记住,等这棺材下葬后,我们哥几个,绝对会让你横着出来。”

    说这话的时候,郑西关双眼通红,死死地盯着我,而他边上几个人,差不多也是这眼神。

    看着他们的眼神,我心里颇不是滋味,主要是感觉骗了他们,有心理负担,要知道入行以来,我鲜少骗人。

    “郑大哥,等事情结束后,我一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待。”我连忙解释说。

    他直勾勾地盯着我,怒道:“我可没那个福分做你的郑大哥,像你这种白眼狼,早晚叫旱天雷给劈了,亏老子还想着把女儿嫁给你。”

    听着这话,我站在原地也没说话,那袁正华则拉了我几下,我仅仅是瞪了他一眼,也没开口。

    就这样的,整个场面静了下来,我们谁也没开口。

    足足过了一分钟的样子,那郑西关朝他边上几个人看了过去,淡声问了几句话,大致上是问他们,现在怎么办?

    估摸着是我的话起了作用,那些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愣是同意下来了,说是把先把这棺材下葬,然后再收拾我。

    对此,我真心不知道说什么了。

    好在他们同意下来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

    很快,我们一众人托着棺材朝货车那边走了过去。

    由于这棺材没重量,我们几人脚下的步伐格外轻松,但我们几人心里却是极度的忐忑不安。

    就这样的,我们几个人大概花了几分钟时间,将棺材托到货车边上。

    我们这边刚到货车边上,那司机立马从驾驶室跳了下来。

    “小兄弟,你来了。”那司机走到我边上,朝我打了一声招呼。

    我嗯了一声,正欲开口,那郑西关开口了,他说:“司机老弟啊,你别跟他走的太近了,他这人啊,吃人不吐骨头的。”

    这话一出,那司机先是瞥了我一眼,后是盯着郑西关看了看,疑惑道:“不能啊,我觉得这小兄弟老实巴交的,人也实诚,你是不是对他有啥误会啊?”

    “误会?老子特么的能误会他?”那郑西关估摸着是真火了,死死地盯着我。

    我苦笑一声,也不好说什么,就感觉现在说什么都是不对的,倒不如不说话。

    于是乎,我站在那,也没说话,任由那郑西关添油加醋地说着。

    约摸过了三分钟的样子,那郑西关总算说完了。

    令我没想到的是,就在他说完的一瞬间,那司机居然来了一句,“郑大哥,你这故事编的不错,我相信这小兄弟不是那种人。”

    “我草,你这人怎么油盐不进啊,你看看我们现在托的这棺材就知道了。”郑西关一边说着,一边朝司机打了一个眼色,意思是让那司机碰碰棺材。

    我哪能不明白他意思,他这是打算多拉一个人下水,我忙说:“郑大哥,差不多就行了,你放心,事后,我一定给你一个交待,与其现在作口角之争,倒不如早点把这棺材搞定。”,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