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6章 阴阳饭(46)
    我这样安排,有一定的讲究在里面。

    这托棺材不比抬棺匠,若说抬棺材全靠肩膀上的力气,这托棺材则完全看手臂上的力气。

    说句不好听的话,托棺材,一个不小心,整条手臂都能给你卸了。

    正因为如此,我才会让郑西关跟白胖子走在最前头,因为他们俩看上去人高马大,力气相对要大点,而走在中间那人体形颇为纤瘦,让他们走在中间,所使的力气颇小。

    我跟另外一人走在最后,原因在于,这后边肯定要比前边费力点,而我身体异于常人,力气颇大,走在后边能掌控整个大局。

    退一万步来说,万一棺材要落地,我还能挽救。

    我安排好人数后,那袁正华则端出了一碗阴阳饭。

    令我疑惑的是,他端出来的这碗阴阳饭居然还冒着热气,就像是刚做出来的一般,而在饭面则撒了一些香灰。

    看着这一切,我朝袁正华看了过去,就问他:“你刚做的?”

    他嗯了一声,解释道:“师傅,你抬我奶奶出去时,我便开始做这阴阳饭了。”

    我哦了一句,也没细问,主要是感觉这袁正华所做的任何事,都像是听了袁老太太的话,这让我甚至产生了一个念头,那便是袁老太太并没有死,而是躲在暗中教导着袁正华。

    否则,为什么每次遇到有争执的事时,袁正华都好似事先遇到一般,立马搬出袁老太太。

    这让我看向袁正华的眼神,不由多了几分警惕。

    考虑到抬棺在即,我也没再问下去,便从他手中接过阴阳饭,放在金棺中间的位置,又找了一床灰色的毛毯,将整口棺材盖住。

    捣鼓好这一切,我们几人站在棺材边上,双眼紧紧地盯着门口的位置。

    我深呼一口气,大致上算了一下日子,又问袁正华要了他爷爷的生辰八字。

    不到片刻时间,我算出来一个事,那便是有个生肖跟这棺材相克,绝对不能抬棺,这个生肖是属蛇。

    好在我事先有准备,便让袁正华把他从派出所要来的警帽拿了出来,然后问郑西关等人,有没有属蛇的人,还真别说,这些当中真有一个生肖属蛇的人。

    没任何犹豫,我立马拿了一个警帽给那人带上,考虑到蛇跟龙相近,毕竟,蛇有个外号叫小龙。于是乎,我又问他们有没有属龙的,令我诧异的是,属龙的居然有两人。

    这把我给郁闷的,按照我最初的想法,这三顶警帽,一个给主家袁正华戴,另外两个留着备用,谁曾想到才五个人,居然出现三个人生肖属蛇跟龙。

    这让我为难的很,无奈之下,我只好把最后一定警帽给了一人,剩下一人,我则把我的火龙纯阳剑用一根绳绑起来,然后挂在他腰间。

    捣鼓好这一切,我重重地呼出一口气,也没久留,主要是时间快到了,便打了一声口号,准备抬棺出门。

    “准备勒,马上要抬棺了。”

    这话一出,郑西关等人一个个神色凝重,整个身子呈半月状,双手死死地抓住棺材下边。

    “起!”

    我再次喊了一声。

    瞬间,我们六个人同时使力,令我诧异的是,我还没来得及使力,整口棺材刷的一下居然起了。

    我眉头一皱,咋回事,这棺材怎么会这么轻?

    不对啊,先前这金棺砸下来时,看那场面至少有五百斤以上,可,现在落在我手头上的气力,不过是二十斤左右。

    玛德,这是咋回事?

    在我们乡下最轻的棺材,也得有三百斤左右,而现在看这情况,这棺材顶多是一百多斤。

    见鬼了,这到底什么棺材,怎么会这般邪乎。

    那郑西关应该是也是感觉到棺材过于轻了,也没朝前走,而是朝我看了过去,疑惑道:“小兄弟,这棺材…。”

    不待他说完,我摇了摇头,说:“别说话,闷着头把棺材托到货车上。”

    那郑西关听我这么一说,连忙朝前边走了过去。

    随着他这么一走,我们一众人连忙迈开步伐朝前边走了过去。

    不走还好,这么一走,我愈发觉得手头上的棺材变轻了,若说先前还有二十斤左右,那么现在这棺材落在手头上的重量不过是十斤左右了。

    擦,这什么情况?

    这棺材怎么会这般轻啊,这特么也太邪性了吧!

    “师傅,我看他们抬的颇为轻松,脚下的步伐也是轻松的很,为什么你额头的汗水会这么多?”那袁正华走在我边上,疑惑道。

    我扭头望了他一眼,摇了摇头,也没说话,心里则愈来愈疑惑了。

    若说这棺材有个三百斤左右,我或许不会多想,可,现在这棺材给我的感觉不过是六七十斤左右罢了。

    这让我心沉如铁。

    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这足以说明这金棺内绝对藏着什么东西。

    等等,难道说,这金棺仅仅是一个空壳子罢了?

    就在我闪过这念头的一瞬间,我们一行人抬着棺材出了门,那袁正华则在后边把房门锁上,也跟了上来。

    大概走了一半的路途时,手头上所承受的气力愈来愈小,待快到货车边上时,只感觉手中托的不是棺材,而是一根树木,还是晒干的那种。

    草。

    怎么会变得这轻了。

    玛德,现在在我手头上的力气,不过是一两斤罢了。

    就在这时,那郑西关再也受不了,再次朝我看了过来,沉声道:“小兄弟,我们哥几个都是老实巴交的人,你可不能坑我们啊!”

    我懂他意思,他这是感觉到这棺材过于邪乎了。

    我稍微想了想,倘若此时不安慰他们几句,郑西关他们估摸着能立马撒手走人。

    当下,我连忙解释道:“老郑,这棺材可能是传说的变棺。”

    “变棺?”那郑西关一脸疑惑地盯着我,脚下也停了下来。

    我一怔,说实话,我刚才说的变棺,仅仅是随后扯的一个词罢了,但郑西关既然问出来了,我自然得回答他。

    于是乎,我神色一禀,连忙解释道:“是这样的,听前辈们说,有些鬼匠手艺极高,他们在打棺时,会加入某种特殊的材质,令棺材变得极轻,甚至会出让棺材出现无重量。”

    “啊!”那郑西关惊呼一声,显然不相信我的话。

    我苦笑一声,我这说的也太扯了吧,正准备解释几句,陡然,我脸色大变,双眼死死地盯着眼前的棺材,满脑子全是不可思议。

    与此同时,那郑西关等人跟我一样,也是脸色大变,双眼死死地盯着眼前的棺材,特别是郑西关,双腿地打着颤,双手也莫名其妙地抖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