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5章 阴阳饭(45)
    一见这情况,我也是急了。

    先前还担心这金棺砸在地面,谁曾想到这金棺居然朝左边滑了过去。

    一旦将地面的木屑滑碎,棺材接触到地面,这一切的一切等于白忙活了。

    我哪里敢犹豫,待落地后,猛地朝那金棺抓了过去。

    就在我手掌碰到金棺的一瞬间,也不晓得咋回事,那金棺上边传来一阵冰凉感,我抬眼朝郑西关等人看了过去,就发现他们几人死死地拽住棺材,好似没感觉到异样。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人在情急之下,一般很少在乎一些细节。

    我则不同,我从一开始就对这金棺抱着一丝敬畏。

    所以,我能第一时间察觉到这棺材的异样。

    怎么回事?

    这棺材怎么会这般冰冷。

    我嘀咕一句,也来不及细想,卯足气力死死地抓住金棺。

    也不晓得是我力气大,还是咋回事,我这边刚使上力气,那金棺立马停了下来。

    “快,看下棺材底下有没有碰到地面。”我连忙朝袁正华喊了一声。

    那袁正华一听我的话,没任何耽搁,立马走了过来,趴在地面,双眼紧紧地盯着棺材底边,喜道:“师傅,没有,这下边有几根木凳子的腿子支撑着棺材,棺材没有碰到地面。”

    听着这话,我彻底舒出一口气,说:“行了,别墨迹了,赶紧找点龙绳,把这棺材绑了,早点抬上车,对了,你再找四条木凳子,放到那货车上边去。”

    那袁正华二话没说,立马扭头去找东西了。

    很快,那袁正华将那些东西找齐了,就问我:“师傅,我拿着凳子,等会跟你一起走吧!”

    我嗯了一声,从他手中接过龙绳,也没说话,便让郑西关搭把手,开始绑金棺。

    在绑金棺之前,我用力拉了拉龙绳,主要是怕这龙绳不够牢固,好在这龙绳还算牢固,并没出现什么异常情况。

    随后,我跟郑西关等人将龙绳绑好。

    这过程大概花了不到十分钟的样子。

    在这期间,那袁正华一直站在边上看着,而郑西关在绑龙绳时,时不时会问我几个问题,都是一些关于这金棺的事。

    他的前几个问题,倒没啥好说道的,但他最后一个问题,却让我陷入沉思当中。

    他说:“小兄弟,我怎么感觉这金棺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呢!”

    我懂他意思,他这是告诉我,这金棺很轻。

    说实话,我也怀疑过这问题,甚至怀疑过这金棺内没尸体。

    按照我的想法是趁现在把金棺打开看看,但那袁正华死活不同意,说是袁老太太临终前曾一而再的招呼过他,切莫开棺。

    对此,我也不好说啥,毕竟,主家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啥,只能告诉他,倘若到了目的地,这金棺是空的,我不负责。

    那袁正华听着这话时,表情格外轻松,说:“师傅,您放心,我奶奶说了,这金棺绝对不是空的。”

    见此,我也没再问下去,便将龙绳绑在金棺上边。

    捣鼓好这一切,按照习俗,将棺材抬到货车上去,得放点鞭炮,还需要打碎一个石灰罐,算是去去晦气。

    当我把这一想法说出来时,那袁正华又开口了,他说:“师傅,我奶奶说了,这金棺抬出去时,不需要做任何仪式,只需要盛一碗饭,将饭碗倒过来放在棺材上边。”

    嗯?

    在棺材上边放一碗饭?

    这什么情况?

    我有些不懂,就问他:“为什么?”

    他解释道:“师傅,是这样的,我奶奶说,这金棺不同于其它棺材,得放上一碗阴阳饭,倘若出门时,这阴阳饭滑下来了,则说明这金棺不能出门,得将这棺材埋在这房间内,倘若没滑下来,则可以把这金棺抬出去。”

    听着这话,我有些懂了,以前听老王说,好似有些地方,有这么一个习俗,说是在出殡时,很多人会在棺材上边放上半碗水,在抬棺过程时,水碗不能落地,水碗里面的水不能溅出来,一旦水碗落地或水溅出来后,则说明八仙抬棺不够诚心,又或者说,八仙们的技术没到家。

    我当时听老王说这话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便是让我们这群八仙来抬这样的棺材,肯定不行,一是技术没到家,二是现在八仙抬棺,又有几个诚心的。

    说实话,饶是我,都做不到这样,毕竟,现在是快节奏的生活方式,无论哪个行业,都希望早点把手头上的工作搞定,早些拿到钱。

    就在这时,那袁正华见我没说话,又问了一句,“师傅,有问题吗?”

    我苦笑一声,说:“应该没问题。”

    我这样说,是因为我考虑到等会把这金棺抬出去,并不是龙架子来捣鼓,而是用手托着棺材走,这样一来,棺材的平衡性非常不错,应该不会让阴阳饭掉下来。

    再者,看郑西关等人的块头,就知道这些人肯定有一肚子力气。

    那袁正华见我说没问题,面色一喜,连忙从兜里掏出来一叠红包,给我们每人塞了一个,我大致上捏了捏,估摸着有三百左右。

    “师傅,一点心意不成敬意,还望摸嫌弃。”他朝我说了这么一句,又朝郑西关等人看了过去,恭敬道:“郑大哥,一点心意。”

    我也没客气,将红包塞进裤兜,对着那郑西关说了几句吉祥话,而那郑西关应该有过这方面的经验,也说了一些吉祥话。

    随后,我跟郑西关等人招呼了几句,大致上是告诉他们,等会抬棺时,切莫胡思乱想,又告诉他们,在抬棺时,一定要心诚。

    “小兄弟啊,你放心吧,虽说我不像你专职干这个,但这一行的规矩,我还是懂一些,你放心,我保证把这棺材抬得稳稳当当的。”那郑西关笑着说了这么一句话。

    听着这话,我也没再多说,便开始安排人数,连我在内一共六个人,按照我最初的想法是,抬棺的活交给郑西关等人就行了。

    可,现在这金棺上边要放阴阳饭,我有些不放心,必须得亲自动手了。

    我先是安排郑西关跟白胖子俩人走在前头,另外两人用手托着棺材走在中间,我则跟另外一名看上去颇为健壮的中年男子托着棺材走在后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