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3章 阴阳饭(43)
    我们回到袁老太太家时,袁正华正站在门口,急的宛如热锅上的蚂蚁。

    一见我们,他连忙走了过来,“师傅,您可算回来了,再不回来,我得去找你们了。”

    我朝他罢了罢手,淡声道:“急啥,越到夜深,人越少,反倒还安全点。”

    他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急道:“师傅啊,您是不知道,我们这边一旦到了12点,人只会越来越多啊!”

    “为什么啊!”我好奇的问了一句。

    这什么鬼?甭管在哪,不都是越到深夜,人越少么。

    那袁正华应该是看出我的心中的疑惑,连忙解释道:“师傅啊,是这样的,我们这边有些特殊,做那一行的人比较多,只要到了十二点,做那一行的人全出来了,到时候这附近的闲杂人等只会越来越多,唯有现在才是比较合适的时间。”

    “哪一行?”我一脸疑惑地看着袁正华,实在不明白他的话,说实话,我甚至怀疑他说的是一些道士什么的。

    就在这时,那郑西关开口了,他先是拉了我一下,后是徐徐开口道:“小兄弟啊,就是那些卖肉的,听人说,这一片地方,卖肉的多,一旦到了十二点,牛马蛇神的都出来了。”

    我一听,算是明白过来了,捣鼓老半天,他说的是那一行。

    当下,我立马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离十二点还剩下不到三十分钟的时间,我也没再耽搁,立马走了进去。

    进入房间,我盯着吊在半空中的金棺看了一会儿,又看了看在场的一些人,大概有六七个人,说实话,单凭这些人,想要把金棺从半空中弄下来,有些困难。

    追其原因,主要是还是因为不知道这金棺的重量,再加上这金棺有些邪门。

    当然,最为重要的还是袁老太太临死的话,她老人家说,这金棺不能落地。

    而现在想要把这金棺弄下来,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直接把绳子砍断,再在金棺材下边摆放一些凳子,让金棺砸下来时,落在木凳上面。

    可,这样做有个坏处,那便是一旦金棺过重,肯定会将木凳子砸碎,万一落在地面,这事算是白整了。

    所以,这个办法有一定的风险。

    另一个办法是,不砍断绳子,找一些树桩子,顶着金棺,再将棺材顺着那树桩子慢慢滑落下来。

    说实话,第二种办法比较靠谱,但有个缺点,耗时比较长,而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所以,我直接摒弃了这个办法,打算采用第一个办法,唯有第一个办法比较节省时间,至于能不能成功,只能赌一赌了。

    当下,我也没客气,先是让袁正华把家里所有的板凳全部弄过来,放在金棺下边,后是找了一些黄纸,烧在地面。

    我一边烧着黄纸,一边把大致上的情况对那金棺说了出来。

    待说完情况后,整个房间陡然掀起一股阴风。

    那阴风煞是奇怪,就像是平地起风一般,吹的整个房间的窗户赫赫作响。

    这突兀的情况,吓得郑西关等人,双腿直打颤,下意识朝我这边靠了过来,而袁正华则脸色惨白,死死地看着我,颤音道:“师傅,这是…?”

    我心沉如铁,沉声道:“把火龙纯阳剑交给我。”

    那袁正华一听我的话,哪里敢耽搁,立马把火龙纯阳剑交在我手里。

    我接过火龙纯阳剑,紧了紧剑柄,双眼盯着金棺,沉声道:“本尊乃太上老君的亲传弟子,陈九是也,本尊只数三个字,倘若您再作怪,休怪本尊不讲情面。”

    言毕,我左手持剑,右手结成道指,振振有词道:“一。”

    “二。”

    “三。”

    说来也怪,就在我数到三字的一瞬间,原本这房间还是阴风阵阵,陡然停了下来。

    看着这一切,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忽然有些不安。

    凭心而言,我刚才那番话,仅仅是吓唬那棺材罢了,我本意是先礼后兵,压根没指望这番话有用。

    谁曾想到,我说完这番话后,居然起了作用,那阴风真的停了下来。

    这不对啊,按说这金棺煞气颇多,绝对不是三言两语能打发的。

    可,现在的情况却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是真的起作用了,还是这金棺在酝酿什么更大的阴谋?

    这让我心里没丝毫底子。

    但现在情况已经这样了,我只好顺而为之。

    当下,我盯着那金棺看了约摸一分钟的样子,又看了看房内的气氛,见这房内没生怪事,我稍微放心一点,便将火龙纯阳剑放在一边。

    我这边刚放下火龙纯阳剑,那郑西关凑了过来,在我身上打量了一会儿,惊讶道:“小兄弟,我以为你跟我们那边的抬棺匠一样,仅仅是会抬个棺材罢了,没想到你还有这本事啊!”

    我笑了笑,说:“你客气了,我仅仅是磨点嘴皮子罢了。”

    那郑西关好似还想说什么,我连忙罢了罢手,说:“行了,别问了,先把那金棺弄下来。”

    说话间,我让袁正华找了一柄菜刀给我,他问我要菜刀做什么,我也没说话,紧了紧手中的菜刀,然后对着金棺作了三个揖。

    作完揖后,我深呼一口气,朝郑西关等人打了一个手势,意思是让他们退出房间。

    那郑西关等人本来不想退出去,直到袁正华开口了,他们几人才退了出去。

    待他们退出房间后,我朝袁正华瞥了一眼,淡声道:“你也出去。”

    “师傅,我…我…我为什么要出去啊!”那袁正华应该是不想出去,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没什么心情跟他解释,瞪了他一眼,沉声道:“出去。”

    那袁正华一听,也不敢犹豫,脚下朝门口的位置退了出去,眼神却一直在我身上跟金棺上边来回打转。

    我也没说话,紧紧地盯着金棺,直至听到关门声,我才松出一口气,再次紧了紧手中的菜刀,嘴里赫赫有声地念道:“天地有灵,五行相克,菜刀属金,棺材属木,金木不同,相衍克气,刀至煞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