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9章 阴阳饭(39)
    一见袁正华,我立马起身朝他走了过去。

    那袁正华见我起身,忙说:“师傅,东西给你找来了。”

    说话间,他先是将火龙纯阳剑递给我,后是将那塑料袋也递了过来。

    我接过火龙纯阳剑看了看,也不晓得是受这房间气氛的缘故,还是咋回事,这火龙纯阳剑有股冰凉感,我也没多想,将火龙纯阳剑放在边上,又接过塑料袋,大致上瞄了一眼。

    这里面放置着三个警帽以及一枚石头。

    这东西是我先前让袁正华捣鼓回来的。

    “师傅,你看这东西行吗?”那袁正华朝我问了一句。

    我点点头,也没说话,便将那三个警帽拿了出来,又将那石头拿在手里抛了抛。

    “师傅,您要警帽有什么作用呢?”他朝我问了一句。

    我瞥了他一眼,淡声道:“这警帽上边有国徽,能辟邪,等会出门时,你带着警帽出去。”

    “啊!”那袁正华一怔,不可思议地看着我,问我:“师傅,这不合适吧?”

    “没有什么不合适的,你等会带着警帽出去就行了,对了,你回来时,有没有看到那货车司机。”我问了一句。

    他说:“看到了,那司机好像换了一套衣服,车子也洗过了。”

    我点点头,便开始吩咐起来。

    先是让郑西关等人把袁老太太的尸体捣鼓到货车,由于那袁老太太的尸体没有棺材,也没有抹尸什么的,所以,捣鼓起来颇为麻烦。

    无奈之下,我让袁正华找了一床毛毯,将袁老太太的尸体包起来,然后拆下一块门板,让郑西关领着三个人,将袁老太太的尸体弄到货车上去。

    当然,单独让郑西关他们过去,我肯定不放心,就让袁正华在这房子守着,我则领着郑西关等人直接出了门。

    就这样的,我在前面走着,郑西关抬着袁老太太的尸体在后边跟着。

    很快,我们一行人将袁老太太的尸体抬到货车旁边。

    我们到达货车旁边时,那司机正忐忑不安地坐在驾驶室内,见我们过来,他立马凑了过来,紧张兮兮地问我:“小兄弟,需要帮忙么?”

    我笑了笑,说:“把货车后面的门打开就行了。”

    那司机二话没说,立马将后门打开。

    有些事情,也是邪乎的很,就在那司机打开后门的一瞬间,那袁老太太的尸体原本静静地躺在门板上,忽然之际,那尸体也不知道咋回事,陡然滚了下来。

    不偏不倚,正好滚在货车下边。

    这突兀的一面,着实吓到我们所有人了,特别是郑西关,他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颤音道:“小兄弟,我们没动门板,是她自己滚下去的。”

    说这话的时候,他双腿不停地打颤。

    我当然知道他们没动,说白了,一般在抬尸体时,人的精神都会处于高度集中。

    这种情况下,人在做事的时候,都会特别小心翼翼。

    我

    紧紧地盯着滚落在地面的尸体,沉声道:“我知道。”

    说罢,我缓缓蹲了下去,盯着地面的尸体看了看,按照我的想法是掀开毛毯看看具体情况,考虑到就这样掀开毛毯,不符合礼仪,我也不好有所动作,就对郑西关说:“把袁老太太请回门板上。”

    那郑西关应该干过类似的事,仅仅是愣了一下,立马回过神来,他先是朝边上发愣的几名中年男子招呼了一声,后是率先蹲了下去,一把抓住袁老太太的手臂,另外几个人则托住袁老太太的四肢,将尸体缓缓地挪到门板上。

    就在这时,那司机凑了过来,颤音道:“小兄弟,是不是我这车子不行,她不愿意上车?”

    说实话,我考虑过这个问题,毕竟,一般移尸都会有诸多讲究,而我们因为时间原因,什么也没捣鼓,便将尸体挪了过来。

    而现在出现这种情况,很有可能是这货车上边放着什么东西,否则,决计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我深呼一口气,也没说话,便径直朝货车上跳了过去。

    上了货车,我大致上扫视了一下,就发现在这车厢的一个角落,好似放着一个红色的箱子,那箱子约摸八十公分长,宽度在六十公分左右。

    我皱了皱眉头,朝司机看了过去,沉声道:“这里面放着什么东西?”

    他支吾一声,说:“我平常换洗的衣服,你也知道,我们跑货车的,一旦跑了长途,肯定得换衣服什么的,这才…。”

    不待他说完,我立马说:“把这箱子暂时放在我这边吧,等这事过后,你再来这边取,你觉得怎样?”

    他好似有些不愿意,支支吾吾老半天,愣是没说啥话出来。

    这把我给急的,只是一些衣服不至于吧,就问他:“怎么?不愿意?怕我偷了你衣服?”

    他苦笑一声,朝我招了招手,意思是让我靠过去。

    我也没客气,立马从货车上跳了下来。

    刚落地,那司机一把抓住我手臂,朝四周看了看,拉着我朝货车前边走了过去。

    大概走了一百米的样子,他停了下来,死死地抓住我手臂,颤音道:“小兄弟,你一定得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我疑惑地盯着他,就觉得这司机怎么怪怪的。

    他咽了咽口水,四下看了看,将声音压得极低,说:“小兄弟是这样的,我…我…我那箱子装得不是衣服,是…是…是一个小孩的…尸体。”

    “啊!”我惊呼一声,下意识推了他一把,沉声道:“什么情况?”

    他神色一禀,连忙解释道:“是这样的,我一个老乡,他家小孩因为出了点事,想把尸体拉回乡下,我…我…我看她可怜,就…就同意下来了。”

    说实话,我有些不相信他的话,要知道我先前找他时,他还是拒绝拉尸体的,直到我答应帮他弄清他爷爷尸体消失的原因,才答应下来。

    这才过了多久,居然又多了一具尸体,这特么不是逗我玩么。

    那司机显然是看出我脸色不对,忙说:“小兄弟是这样,你先前不是让我洗澡,顺便把身上的衣服换了么,我…我…我当时就回了一趟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