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8章 阴阳饭(38)
    原因在于,我忽然想起袁正华曾对我说过一句话话。

    他说,不能碰神龛,否则会导致他爷爷尸体莫名其妙的消失。

    一想到这个,我缩回手,紧紧地盯着那神龛。

    咋办?

    难道就这样把这神龛放在这?

    等等,袁正华他们先前搬模型人头时,会不会碰到这神龛?

    这想法在我脑海一闪即逝,我也不敢有所动作,双眼死死地盯着那神龛。

    足足过了一分钟之久,我深呼一口气,缓缓朝床底下钻了出来。

    要说原因,也颇为简单,那便是,既然这神龛不能触碰,倒不如不碰。

    于我而言,整件事的重点在于怎样把停尸弄好,没必要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去触碰一些不该碰的东西。

    从床底钻出来后,我抖了抖身上的灰尘,双眼一直床底下看,直接告诉我,这神龛肯定有着啥秘密。

    看目前这情况,只有等彻底解决这事才能查看这神龛了。

    在床边待了几分钟,我也没久留,径直朝门口走了过去。

    待走到门口时,我停了下来,抬眼扫视了这房子一眼,心里那个感觉别提多郁闷了,本以为来了这里,能跟温雪一起平平淡淡的生活。

    谁曾想到,会遇到这种事。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命吧!

    我深呼一口气,退了出来,关上房门,朝楼下走了过去。

    我回到楼下时,那袁正华还没回来,那些工人则坐在金棺下边,抽着烟,时不时会传出几道笑声。

    见我过来,其中一名工人站了起来,看那架势应该是工头,他朝我走了过来,笑道:“这位小兄弟,听袁老板说,你是干这个的?”

    说话间,他朝金棺指了指。

    我懂他意思,他应该是说我是干抬棺的。

    我也没客气,嗯了一声,顺势坐了下去。

    刚坐定,那人一手搂住我肩膀,沉声道:“小兄弟,你干这行多久了?”

    我稍微算了一下,淡声道:“有些年头了吧!”

    “娶媳妇了没?”他又问。

    我皱了皱眉头,瞥了那人一眼,国字脸,清清瘦瘦的,就摇了摇头,说:“没!”

    “还是处男不?”那人面色一喜,连忙问了一句。

    这下,我眉头皱的更深了,他这是打算干吗,查户口么,就说:“不是了吧!”

    这话一出,他紧紧地盯着我,我眉头越皱越深,就问他:“大哥,你到底想问什么?”

    他没说话,倒是他边上一名白白的胖子开口了,他说:“哎呀,小兄弟,别他在那瞎**,他啊,听说你是干抬棺的,就想着把他女儿嫁给你。”

    我有点懵了,这什么逻辑,哪有一见面就问人家娶不娶他女儿。

    这特么不是开玩笑么。

    当下,我连忙朝那人看了过去,就听到他说:“小兄弟啊,这白胖子说的对,我的确是想把我家女儿嫁给你。”

    我翻了翻白眼,说:“大哥,你可别跟我开玩笑,我有人了。”

    他深叹一口气,嘀咕道:“哎,看来我家女儿是命苦啊,这辈子只能这样了。”

    听着这话,我苦笑一声,也没说话,主要是感觉这人说话太突兀了,不过,刚才白胖子那句干抬棺的,就想着把女儿嫁给我。

    这话什么意思?

    为什么非要嫁给干抬棺的?

    我也没犹豫,就把这问题问了出来。

    那人一听,好似打开了话匣子,就告诉我,他姓郑,叫郑西关,他女儿叫郑乐姗。

    说来也奇怪,按照我的想法是,这郑乐珊肯定贼丑,否则,郑西关不会这般着急,但,结果令我大跌眼镜,用郑西关的话来说,她女儿在他们村子附近,绝对是一枝花,要长相有长相,要脸蛋有脸蛋。

    这把我的好奇心勾了出来,就问他具体怎么回事。

    那郑西关也没隐瞒,就说她女儿一共找了四个对象,邪乎的是,每次找对象,只要对方碰到她的手,不出三天肯定会死。

    后来,这郑西关没办法,就找一算命先生看了看,算命先生给他的说法很简单,说是她女儿命硬,一般人碰不得,一碰就会死,唯有找个抬棺匠才行。

    我一听,这特么不是扯淡么,就问郑西关,“你跟你女儿有肢体接触没?”

    他说:“有啊!”

    “那你怎么没事?”我下意识问了一句。

    他说:“唉,我也不知道,可能我是她父亲的缘故吧。”

    我笑了笑,说实话,我压根不相信这郑西关,就觉得这人肯定是拿我消遣的,世上哪有那么奇怪的人,就说哦了一句,也没再说话。

    那郑西关一见我没说话,连忙拉了我一下,说:“小兄弟,怎样?要不要把我女儿娶了,你放心,我绝对不要你的彩礼,相反,我还会拿出这些年的积蓄,给你买套房子。”

    我翻了翻白眼,说:“大哥,别那我寻开心了,赶紧把眼前的事办好才是正理。”

    “怎么,你觉得我在开玩笑?”那郑西关扳着脸说。

    我笑了笑,说:“你觉得呢?”

    他有些急了,连忙说:“小兄弟,你看这样行不,我家离袁老板家没多久,也就十几里的路,等你办好袁老板的事,我领你去我家看看,等你看了我女儿,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

    “是啊,小兄弟,老郑没跟你开玩笑勒!”那白胖子在我边上嘀咕了一句。

    我一听,不可思议地盯着那郑西关,疑惑道:“你女儿真是这样?”

    他点点头,说:“小兄弟,你看我像在开玩笑么,实话告诉你,这两年以来,我在外面也专门找了一些干抬棺的,可惜的是,那些人最小的都快四十了,我哪里舍得把我女儿嫁给那样的人,看到你,我觉得你跟我女儿年纪相仿,嫁给你,我女儿也不算太亏。”

    我苦笑一声,干抬棺这一行的,的确都是中年大汉,像我这种年轻人,颇少。

    不过,话又说回来,对他女儿我没啥兴趣,倒是她女儿的那种情况,我特想亲眼见见,就想知道她女儿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跟抬棺匠如此有缘。

    当下,我也没矫情,就答应下来,告诉他,等解决这事,可以去他们村子瞧一瞧。

    就在我话音落地的一瞬间,那袁正华走了进来,他左手拿着我的火龙纯阳剑,右手提一个黑色的塑料袋,要是没猜错,那里面装得应该是我要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