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7章 阴阳饭(37)
    基于这点,我才感觉两者可能有着微妙的联系。

    当然,真要说起来的话,两者的共同点,且不止如此。

    例如:袁老太太说过,碰到什么神龛,她家老头子的尸体会消失。

    而这司机爷爷的尸体,最终也是莫名其妙的消失。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司机开口了,他说:“是这样的,我爷爷生前喜欢地藏王菩萨的神龛,一年到头都随身携带着,我爸那个时候觉得带着这东西不吉利,就把我爷爷身边的神龛给砸了,一把火给烧了,从那之后,我爷爷从未跟我爸说一句话了。”

    又是神龛?

    这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扯到神龛上边去。

    我连忙问:“什么样的神龛,多大?”

    他伸手比划了一下,解释道:“没多大,约摸一个手指大,雕刻的格外精致,我爷爷一直挂在脖子上带着,对了,我曾经看过那神龛,好像雕刻的是地藏王菩萨在吃饭。”

    吃饭?

    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雕像?

    这不对啊,一般神龛所雕刻出来的神像,都是颇具威严的,怎么可能会雕刻吃饭时的模样。

    “你是不是弄错了?”我连忙问了一句。

    他摇头道:“怎么可能弄错,我那个时候大概二十来岁,因为好奇,趁我爷爷睡着时,曾偷偷拿下来看了看,当时因为看不清楚,我特意拿着放大镜看了,神龛内绝对是地藏王菩萨,雕刻的也正是他在吃饭的模样。”

    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了,按道理说,这种雕像不可能作为神龛才对。

    但,这司机一而再的强调,肯定是真的。

    等等,他刚才说神龛只有一个手指大,而我先前在温雪房间的床底下找机关时,一直想找到神龛,按照我的想法是一般神龛的体积颇大,所以,也没注意什么细小的东西。

    现在听着这司机的话,我觉得有必要回去再找一次。

    当下,我也没再跟司机说什么,又把先前的问题问了出来,问他是否想知道他爷爷的尸体为什么消失,那司机给我的答复跟先前一样快,仅仅是说了一个字,“想。”

    没任何犹豫,我紧紧地盯着他,沉声道:“如果你想的话,帮我拉一口棺材以及一具尸体。”

    “啊!”他惊呼一声,连忙罢手道:“不行,绝对不行,我怎么可能拉尸体,这车子我才买了不到一个月,哪能拉尸体,这不是晦气么!”

    我大致上瞥了这货车一眼,挺新的,应该是刚买来没多久,就说:“你放心,即便是拉了尸体,也绝对不会影响你的车子。”

    “真的?”他好似有些不相信我。

    我呼出一口气,在他肩膀拍了拍,笑道:“放心,我当了这么些年抬棺匠,不会骗你,倘若真有影响的话,我也不会找你,害人的事,我做不出来。”

    他听着我的话,也没直接说话,而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这才缓缓开口道:“行,我相信你一次,只是,小兄弟,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我嗯了一声。

    他说:“我要知道我爷爷当年的尸体是怎样消失的。”

    我点头道:“你放心,我绝对会告诉你,对了,望了告诉你,这次的死者,很有可能会跟你爷爷一样。”

    他脸色一变,颤音道:“你意思是这尸体也会消失。”

    我嗯了一声,也没跟他细说,就大致上告诉他,两者可能有着微妙的联系。

    说罢,我忽然想起就这样拉尸体不行,就告诉他,让他把车子洗一下,洗掉车子上面的晦气,又告诉他,最后用柚子叶洗个澡,再开车。

    说到最后,我又告诉他,把尸体拉到目的地后,再把车子洗一次,顺便把身上穿的衣服全部扔了,最好烧了。

    招呼好这一切,我也没在车上久待,便跟他打了一声招呼,径直朝袁老太太家走了过去,至于那司机,我告诉他,一个小时后,必须出现在这。

    那司机也没拒绝。

    回到袁老太太家,刚进门,那袁正华立马凑了过来,他说:“师傅,我奶奶的尸体弄好了。”

    我点点头,扫了他一眼,就发现他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了,估摸着是担心司机知道,他并没有换孝服。

    我淡声道:“去换身孝服吧!”

    “啊?”他惊呼一声,“师傅,你把那司机说服了?”

    我嗯了一声,“说服了,对了,在换孝服之前,你替我去一趟派出所,把我的火龙纯阳剑取回来,还有就是,你再找卓凡所长借三个警帽过来,我有用。”

    “要警帽干吗?”他问。

    我白了他一眼,“问那么多干吗,赶紧去,对了,出门口,捡一枚石头放在口袋。”

    那袁正华好似想问原因,我懒得跟他解释,就说:“行了,别问那么多了,赶紧去,时间紧迫。”

    他好似有些不放心,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吱吱唔唔地说:“师傅,我怎么感觉你在支开我?”

    我也没跟他客气,就说:“怎么?不愿意离开?”

    他抬眼看了看我,沉声道:“师傅,我希望你…看在我这房子的份上,能真心实意帮我一把。”

    我没说话,直接罢了罢手,意思是让他离开。

    那袁正华盯着我看了足足一分钟的样子,最后极不情愿地朝门口走了过去。

    看着他的背影,我心里颇为复杂,主要是弄不清这袁正华的想法。

    很快,那袁正华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我眼帘,我也没久待,径直上了二楼,至于袁正华叫来的那些工人则在金棺下边休息。

    来到二楼,我直接去了温雪的房间。

    进入房间,我没任何犹豫,掏出手机,借着手机的微光朝床底下钻了进去。

    有了那司机的话,我这次钻入床底下后,直接找一指头大的东西。

    还真别说,那司机的话挺有用的,仅仅是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我眼尖的发现在床底靠近左边的位置有个小东西。

    这小东西只有一个指头大,极其不起眼,再加上先前这个位置放了一个模型人头,这导致我第一次钻进床底后,压根没看到。

    当下,我直接伸手朝那东西摸了过去。

    就在我手掌快要接触到那东西时,我停了下来,立马把手臂缩了回来,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那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