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6章 阴阳饭(36)
    那司机也不说话,紧紧地盯着我。

    足足过了一分钟的样子,那司机还是不说话。

    我有些急了,就问他:“大哥,到底怎么了?”

    他还是不说话,直勾勾地盯着我。

    这下,我再也站不住了,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大哥,你这是怎么了?要是有事,你倒是说啊!”

    令我崩溃的是,那司机盯着我,就是不说话。

    这把我给弄得,实在束手无策了,一把抓住他手臂,死劲晃了晃。

    也不晓得我的动作起了作用,还是咋回事,那司机陡然回过神来,颤音道:“你意思是我要拉的东西是尸体?”

    看着他的表情,我不敢直说,主要是怕说出来后,他会第一时间跑了。

    无奈之下,我只好说:“不是,哪能让你拉尸体,再说,一般拉尸体都是大白天干的活,哪有大半夜拉尸体的。”

    说罢,我连忙问了一句,“大哥,你父母干吗的勒?”

    他好似有些不放心,紧紧地盯着我,问我:“小兄弟,你可得跟我说实话,要是拉尸体的话,这活我干不掉,不行,等会上车时,我必须得检查一下,否则,我这里心里难安。”

    我笑了笑,说:“可以!”

    随后,我跟那司机拉了一会儿家常,都是问一些关于他家的事。

    令我没想到的是,根据这司机所说,他没开货车之前,家里也曾遇到丧事,当时他家里的长辈是死在外面,就想着把尸体拉回老家。

    谁曾想到,到最后愣是没找着车子。

    我就问他,最后那尸体怎么解决。

    他紧紧地盯着我,苦笑道:“还能怎么办,背回去呗,愣是走了半个月,才把尸体扛到老家,回到老家后,尸体都发臭了,从那后,我就暗自发誓,这辈子绝对不拉尸体,让外人也尝尝那种滋味。”

    听着这话,我本来想问他,怎么不去医院找车子,但想到一般医院的救护车,肯定不会拉死者,也就没问出来。

    不过,他的话,却着实在我心脏扎了一刀。

    当下,我紧紧地盯着他,正准备给他做点思想工作,哪里晓得,那司机陡然开口了,他说:“对了,小兄弟,我问你个事。”

    “什么事?”我疑惑地盯着他。

    他抬眼朝四周看了看,见四下没人,这才开口道:“小兄弟,你觉得这世上有鬼吗?”

    “为什么这样问?”我好奇的问,这司机怎么会莫名其妙的问这么一句话。

    他瞅了我一眼,掏出烟,给我点了一根,压低声音说:“小兄弟,我是拿你当自家兄弟了,才告诉你这话,我这么跟你说吧,我之所以不拉尸体,一是因为我家里长辈过世时,没人愿意拉,二是…。”

    说到这里,他好似挺害怕的,先是朝四周瞅了瞅,后是拉着我上了驾驶室,我问他上驾驶室干吗,他说,这事得上了驾驶室说,安全。

    好吧,无奈之下,我只好跟着他上了驾驶室。

    刚坐定,那司机立马把车窗玻璃摇了上去,点燃一支烟,颤音道:“小兄弟,事情是这样的,我爷爷的尸体拉到乡下后,不是发臭了么!”

    我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他继续道:“你说这事奇怪不,我们一家人在附近买了一口棺材,做了一些仪式,就把我爷爷的尸体放在棺材里,当天晚上,我们一家人守在棺材边上,大概是后半夜的时候,就听到一阵奇怪的咔嚓、咔嚓声,第二天一大清早,我爸就打算给我爷爷上点香。”

    说着,他顿了顿,深吸一口气,颤音道:“小兄弟,你猜我爸给我爷爷上香时,看见了什么?”

    我稍微想了想,下意识问了一句,“尸变?”

    他死劲晃了晃脑袋,一掌拍在大腿上,“我爷爷的尸体不见了。”

    “啊!”我惊呼一声,死死地盯着他,“你没开玩笑?”

    “小兄弟啊,你见过谁会拿死人开玩笑的,我爷爷的尸体当时真不见了,我们一家人围着我们那个村子,找了老半天,最后居然在后山给找着了,你说这事邪门不?”那司机一边吸着烟,一边说。

    说实话,我有些不相信他的话,哪有死者自己跑到山上去的,这不是瞎扯淡么。

    可,看这司机说话的语气,又不像是撒谎的人。

    当下,我试探性地问了一句,“会不会有人把尸体偷走了,故意放在后山。”

    他摇了摇头,说:“不可能,当天晚上我们一直守在棺材边上打牌,从未有外人进来,再说,当时的棺材是盖着的,即便有人趁我们大牌时来偷尸,也会发出响动,我们不可能听不到。”

    还真别说,被他这么一说,我也觉得邪门了。

    当了这么多年抬棺匠,还真没见过如此邪乎的事。

    凭心而言,我见过不少死者闹怪事,但像这种死者自己跑到后山的事,倒是第一次听说。

    等等,不对,他刚才说,后半夜的时候听到棺材内传出来一阵咔嚓声。

    就在一个小时以前,我也听到过类似的声音,那便是袁正华爷爷的棺材所发出。

    心念至此,我脸色大变,连忙问:“你刚才说的那咔嚓声是怎样的?”

    他一听,忙问:“小兄弟,你是不是觉得那咔嚓声有问题?”

    我也没隐瞒,就问他:“想不想弄清你爷爷的尸体当年是怎样跑到后山去的?”

    他想也没想,立马说:“想,哪能不想啊,自从我爷爷死后,我爸一直以为认为是他对我爷爷不好,我爷爷的鬼魂在作怪,这些年以来,我爸一直浑浑噩噩的,今年都六十多了,还在自责当中。”

    听着这话,我饶有深意地瞥了他一眼,就问他:“你爸以前对你爷爷不好?”

    他摇头道:“不,我爸在我们村子是出了名的孝子,对我爷爷可好了,唯有一件事,他没能满足我爷爷的心愿。”

    “什么事?”我连忙问,直觉告诉我,这司机的事,很有可能会跟袁正华爷爷的事有所关联,原因在于,这司机爷爷的棺材传出咔嚓声,而袁正华爷爷的棺材也曾传出咔嚓声。

    要说这两者没联系,打死我也不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