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4章 阴阳饭(34)
    ..,

    “咔嚓、咔嚓、咔嚓。”

    瞬间,我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板升起,一直升到心头,手足发软,差点没摔下去。

    哪来的声音?

    按照我先前的猜测,这金棺内部应该是空的才对啊。

    为什么会有声音。

    退一万步来说,即便金棺内部有尸体,也不可能传出声音才对啊!

    当下,我深呼一口气,倾耳倾听,就发现那咔嚓声愈来愈重,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噬咬棺材一般。

    这种情况大概持续了约摸三分钟的样子。

    我本来想让袁正华捣鼓点东西上来,直接敲打棺材,但那袁正华一直站在下边,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金棺。

    这让我心里丝毫没点底子。

    “师傅,要不,你先下来?”那袁正华应该也是听到那咔嚓声了,颤着声音说。

    我瞥了他一眼,也没说话,再次伸手朝棺材摸了过去。

    我手掌刚接触到金棺,我立马感觉到这金棺好似轻微地颤抖了几下,而那咔嚓声更是铺天盖地席卷而来,令我不由自主地松开手臂。

    说起来也是奇怪的很,就在我松开手掌的一瞬间,那金棺也不知道咋回事,陡然猛烈地晃动了几下。

    随着金棺的晃动,那咔嚓声愈来愈大,到最后,我只觉得耳朵嗡嗡作响,整个人的精神在这一瞬间,竟然出现了片刻的失神,就好似被什么东西,由上至下罩在我身上一般。

    活见鬼了,这什么棺材,怎么会这般邪乎。

    说实话,我想直接离开,远离这棺材。

    但,这感觉仅仅是一闪即逝。

    原因在于,那袁正华又说话了,他说:“师傅,我奶奶临终前,招呼过,这棺材一般人不能碰。”

    “不能碰?”我强忍心头的不适感,低头朝地面的袁正华望了过去。

    他说:“对,我奶奶说想要拉走这棺材的最好办法是用麻绳绑在棺材上,人体不能碰到棺材。”

    我眉头一皱,还有这种说法,也不对吧!

    按道理来说,哪有棺材不让碰的道理。

    说白点,一般棺材总得抬出去吧,一旦抬出去,肯定会跟棺材有肢体上的接触。

    我把这一疑惑问了出来。

    那袁正华给我的解释是,他奶奶说,这棺材有点特殊,当初打这棺材时,请的当时极其有名的鬼匠,至于叫啥名字,那袁正华也没说。

    不过,他告诉我了一个事,那便是打这棺材时,曾杀过四只公鸡祭拜棺材,最后又将那四只公鸡放在棺材的四角。

    听着这话,我完全是懵的,虽说我是抬棺匠,但对于打棺材这一块,却不是很熟悉。

    但,我敢确定的是,一般打棺材,顶多是杀一只公鸡,放点鸡血撒在棺材上边,鲜少有人把公鸡的尸体放在棺材内。

    可,听这袁正华的意思,这金棺内曾放置过四只公鸡。

    这什么情况?

    我下意识问了一句,“那尸体一直没拿出来?”

    他摇了摇头,“没有,听我奶奶说,那四只公鸡的尸体一直在棺材内,后来我爷爷死了,好像又杀了四只公鸡丢在里面。”

    我眉头一皱,这是什么习俗?

    为什么没我从未听过没?

    这完全不符合礼仪啊!

    但想到各地习俗不同,我也没多想,毕竟,十里不同俗嘛!

    如此一来,摆在我面前有个颇为严峻的问题,那便是入行以来,我一直是按照《六丁六甲葬经篇》行事,奈何时过境界,不少习俗都发生了改变。

    更为重要的一点是,那《六丁六甲葬经篇》所记载的内容,多数都是一些大同的习俗,其重点更是偏向湘南一块。

    对于广东这边的习俗,那上边可以说是从未记载。

    这让我陷入为难之境。

    那袁正华应该是看出我的为难,就说:“师傅,要不,你先下来?”

    我瞅了他一眼,淡声道:“既然这棺材不能让人碰,为什么先前不说出来?”

    他苦笑一声,说:“师傅,你也知道咱们俩的关系,说句难听的话,您老从未信过我,甚至可以说,即便到了现在,您老对于我的话,恐怕连标点符号也不信吧,我…我…我只能等您碰了棺材后,才能说出来。”

    我稍微想了想,这话在理,倘若袁正华先前就告诉我,这金棺不能碰,我或许不会相信。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这家伙对我没半句实话。

    当下,我考虑了一番,正准备说话,那金棺也不知道咋回事,再次晃动起来。

    这次晃动的频率明显比上次还要剧烈,我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棺材四周散出一股阴凉凉的气息,令人浑身有股说不出来的感觉。

    “师傅,快!要棺材要…。”

    下边传来袁正华的声音。

    与此同时,那金棺晃动的频率愈来愈高,到最后更是牵扯到房梁都开始晃动了。

    一见这情况,我心沉如铁,再这样下去,恐怕不出几分钟,这整座房子都会坍塌。

    怎么办?

    怎么办?

    我有些急了,按照卓凡所长离开前的意思,是让我们俩趁今夜把袁老太太的尸体以及停尸弄出去,而现在时间差不多是晚上十一点的样子。

    没任何耽搁,我立马顺着树桩往下爬了下来。

    刚到地面,那金棺晃动的频率又高了,眼瞧就要掉下来了。

    我也是没办法,只好让袁正华帮忙把那树桩拆开,连忙用那些树桩撑着金棺。

    还真别说,那金棺被树桩这么撑,立马停止晃动。

    可,即便这样,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就让袁正华找了一些绳子,又将那些树桩用一根绳子链接起来,死死地固定在地面。

    咋一看,就好似三根树桩支撑着金棺材一般。

    捣鼓好这一切,我朝袁正华看了过去,说:“去找辆大货车来。”

    “找货车干吗?”袁正华疑惑道。

    我白了他一眼,“你不想把你爷爷奶奶的尸体拉回乡下?”

    他一怔,忙说:“想!”

    “想,还愣着干吗啊,快去找车子啊,对了,若有可能再多叫些人过来。”我又吩咐了一句。

    他一怔,失声道:“师傅,你想把我爷爷的棺材也拉走?”,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