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3章 阴阳饭(33)
    一看到那人头,我的第一反应是立马跑。

    但,这种想法在我脑海中仅仅是一闪即逝。

    下一秒,我深呼一口气,强忍心头的害怕感,再次朝那人头看了过去。

    细看之下,我赫然发现,那玩意好似不是人头,而是一般发廊所用的那种模特的人头模型,上边头发的眼色有些奇怪,是褐红色。

    发现这一情况,我微微皱眉,这什么情况?

    为什么会摆这么个东西在这里?

    带着这种疑惑,我又朝四周扫视了一眼。

    仅仅是扫了一眼,我再也站不住了。

    玛德,在靠近右边的位置,居然也摆放着一颗人头模型。

    这到底什么情况,为什么会在左右两边摆放人头模型?

    我微作沉思了一会儿,眼神在那人头模型上边来回扫视了几眼,按照我最初的想法,在这种地方摆放人头模型,绝对不是好预兆。

    即便是模型,依旧是这样,这绝对是毋庸质疑的。

    不过,就拿我知道的那些东西来说,在棺材两边摆人头,只有三个可能,一是用人头镇住棺材内的煞气,也正是因为这样,古时候皇帝下葬后,都会安排一些人陪葬。

    原因在于,皇帝煞气重。

    试问一句,权控天下,谁舍得死,皇帝亦是如此,所以,一般皇帝的棺材,煞气都是极重。

    第二个可能是,在棺材两旁防棺材,用以守棺材。

    我会这样想,是因为在《六丁六甲葬经篇》有提到,说是人死后,倘若棺材内有什么极具诱惑的东西,都会在棺材两旁放上一对金童玉女,美名曰守棺童子,用以守住棺材。

    第三个可能有点扯淡,传闻人类灵智还未完全开启时,人如动物,相互吃尸,有那么一些人担心自家长辈被吃了,便会日日夜夜守在长辈尸体边上,时间一久,把自己的性命丢在尸体边上了。

    正因为这个,便演变出来一个习俗,那便是家中长辈死后,其另一半,会毒杀自家的后人,用来看着长辈的尸体。

    由于这种习俗没有人道主义可言,在很久很久前便被摈弃了。

    当然,话又说回来,至于这种习俗有没有在人类身上出现过,毫无文字记载,一切的一切也仅仅是传闻罢了,是真是假,我心里也没个实数。

    但,看到这两颗模型人头,我不得不怀疑袁老太太的用心,她当初在捣鼓停尸时,为什么会在边上放两颗模型?

    她到底意欲何为?

    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这时,那袁正华在外边喊了我一声,问我:“师傅,您在床底干吗呢?”

    我尴尬的笑了笑,回了一句,“没啥,在捣鼓机关。”

    我没把模型人头的事说出来,主要是考虑到他先前也钻过床底,应该知道这模型人头的事,既然他不说,我也只能假装没看到。

    打定这个主意,我将眼神从模型人头上边移开,便开始寻找袁正华所说的那个神龛。

    令我失望的是,我在床底下看了一个遍,愣是没发现他说的神龛在哪,到最后实在没办法了,我只好打开手电筒,考虑到手电筒的光点可能会出问题。

    所以,我也没看直接看手电筒散发出来的光点,仅仅是透过那光线带来的余光扫视着床底。

    还真别说,这手电筒射出来的光点当真是有问题,我仅仅是看到余光,就感觉眼睛格外酸痛,要是没猜错,这手电筒绝对被人动了手脚。

    凭心而言,我特想把这手电筒甩出去,然后拽着袁正华揍一顿。

    不过,事已至此,我觉得没必要了,倒不如静下心来,看看袁正华到底想搞什么鬼,又或者说袁老太太想搞什么鬼名堂。

    考虑到这点,我强忍心头的怒意,在床底下捣鼓了一会儿。

    约摸捣鼓了三四分钟的样子,我还是没能发现神龛的存在。

    这让我开始怀疑袁正华的话的真实性了。

    难道这床底下并没有什么神龛?

    一时之间,我只觉得整件事透露着一股子邪气,又或者说,整件事给我的感觉是犹抱琵琶半遮面。

    当下,我也没在床底下久待,立马爬了出来,就打算试探一下袁正华。

    我这边刚爬出来,那袁正华凑了过来,问我:“师傅,有没有找到神龛?”

    我盯着他看了一眼,徐徐开口道:“找到了。”

    “找到了?”袁正华一怔,不可思议地盯着我,疑惑道:“师傅,你没骗我?真找到神龛了?我先前在床底下捣鼓了老半天,愣是没看到神龛。”

    我一听,皱了皱眉头,他没找到神龛?

    可,看他表情,又不像是在撒谎,难道说,这袁正华真没找到神龛?

    说实话,我有些不好判断他的话,不过,这些不重要了,就说:“行了,先不管神龛了,得想办法把那机关打开,否则,金棺就这样吊在房间也不是个事。”

    “师傅,那机关真打不开,我没骗你。”袁正华在边上解释了一句。

    我笑了笑,说:“不试试怎么知道?”

    言罢,我再次钻进床底,有了先前那次经验,我这次也没打开手电筒,径直摸到那机关,这机关不大,破小,露出来的只是一个手柄,约摸大拇指大。

    我用力掰了掰,跟袁正华所说一样,这机关掰不动,我再次使力掰了掰,跟先前一样,还是掰不动。

    难道这机关真的掰不动?

    随后,我一连使了好几次力气,结果都是大失所望,这机关好似被固定了一般,纹丝不动,一旦用力过度,那手柄的位置则会传来淡淡的咔嚓声。

    是手柄要断的声音。

    这让我看着那机关,毫无任何办法。

    无奈之下,只好从床底下爬了出来。

    爬出来后,我没在二楼耽搁时间,先是把手电筒交给袁正华,后是径直下了楼。

    那袁正华问我下楼干吗,我说,弄梯子去看看金棺材内的情况。

    我这样说,也是无奈之举,单凭我们俩人的力量,肯定是没办法把棺材弄下来。

    既然没办法把棺材弄下来,那么,只能我上去,看看棺材内的情况。

    来到一楼,我找了三根拳头大的树桩,将其绑成三角形,然后将其金棺边上,固定在地面,就打算顺着这树桩爬上去看看金棺内的情况。

    令我想不明白的是,那袁正华好似很担心我看金棺,一个劲地对我说:“师傅,我奶奶不能在半空中看棺材,会中邪。”

    对于他的话,我压根不怎么信。

    于我来说,眼下最重要的任务不是把棺材弄下来,而是弄清楚这金棺内到底有着什么东西,否则,我心里难安。

    不到片刻时间,我顺着树桩爬到金棺的位置,伸手朝金棺摸了过去。

    就在我手掌快要接触到金棺的一瞬间,一道诡异的声音从棺材内传了出来。,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