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2章 阴阳饭(32)
    我盯着那金棺足足看了一分钟之久,就觉得这金棺好似比我想象中还要复杂。

    若说古时候皇帝的棺材,会雕刻上一些东西。

    那么,现在这金棺则什么也没雕刻。

    不对,它有雕刻,甚至可以说,它上面雕刻的东西,比皇帝棺材上边雕刻的还要复杂。

    原因在于,我居然发现这金棺上面有着特别细微的雕刻,倘若不仔细看,很难发现。

    但,由于我跟那金棺有些距离,压根看不清那上面的雕刻是什么,就知道在棺材底板的位置,好像有朵像花一样的东西。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袁正华陡然喊了我一声,他说:“师傅!”

    我扭过头,朝他看了过去,皱眉道:“怎么?”

    他说:“师傅,我们得想办法把那金棺弄下来。”

    我一怔,这不对啊,按说袁老太太临死前应该会告诉他才对啊。

    我把这一想法说了出来。

    他苦笑道:“我奶奶的确说过怎样把棺材放下来,可,由于时间久了,那机关已经坏了,我们只能另想办法了。”

    我一听,心里别提多郁闷了,单凭我们俩,想要把那棺材弄下来,恐怕有点困难。

    再说,单凭肉眼,压根无法判断那棺材的重量。

    这无疑加大了难度。

    正因为如此,我才犯愁,就问他:“你刚才说机关,在哪?”

    他连忙解释道:“师傅,是这样的,我奶奶在弄这棺材时,考虑到有一天要弄下来,所以,他老人家便在在二楼装了一个活动机关,以便于将棺材放到地面,但,我刚才在床底下捣鼓了老半天,那机关没半点反应,应该是坏了。”

    听着这话,我试探性地问了一句,“我能去试试?”

    他说:“可以,不过,师傅,你得注意点,那床底下有个小神龛,千万不能碰到。听我奶奶说,一旦碰到那个神龛,我爷爷的尸体会从棺材内消失。”

    “什么?”我惊呼一声,不可思议地看着他,疑惑道:“哪有这么神奇的神龛。”

    他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奶奶临终前,一而再的招呼我,切莫碰那个神龛,也正是这样,先前在床底下才捣鼓那么久。”

    我哦了一声,也没再说话,脑子里面则全是袁正华那句话,说是一旦碰了神龛,尸体就会消失。

    这太邪性了。

    尸体的消失跟神龛有什么关系?

    等等,难道说,这是袁老太太在下套。

    换而言之,这所谓的金棺,里面很有可能是空的。

    我会这样想,是因为这事太邪行了,唯有把这事想成一个圈套,或许才能说的清楚。

    打个简单的比方,假如我们打开金棺,发现里面是空的,由于有了袁老太太那句,碰了神龛,尸体会消失,再根据人的惯性思维,很容易把所有的疑惑归功于神龛。

    如此以来,整件事的重心就变了。

    也就是说,袁老太太这是故意把我的重心移开,实则可能在隐瞒什么。

    考虑到这点,我立马打消碰机关的念头,就问袁正华,“除此之外,你奶奶还说什么了没?”

    他稍微想了想,摇头道:“没有了。”

    这让我陷入沉思当中,一时之间,也没个主意。

    就这样的,我们俩人盯着那金棺看了约摸一分钟的样子,实在是没想到什么好办法,我只好再次把主意打到那机关上面,就问袁正华:“你介意把那床铺拆了么?”

    他一怔,问我:“为什么啊!”

    我苦笑一声,说:“你奶奶不是说了么,一旦碰了神龛,你爷爷的尸体会消失,所以,我就在想,能不能把床铺拆了,这样才能不碰到神龛。”

    他沉默了一下,又抬眼看了看我,说:“也行。”

    见他答应,我没任何犹豫,立马朝二楼跑了过去,那袁正华则跟在我后边。

    我们俩来到温雪房间,我先是弯下腰,在床底下大致瞄了一眼,就发现床床铺四个角的位置,好似没碰到什么东西。

    见此,我也算放下心了,便找了一根棍子,又让袁正华找了一个手电筒过来。

    他问我拿手电筒干吗,我说,我得先钻进床底看个情况。

    也不晓得咋回事,那袁正华一听我要钻进床底,好似有些不愿意,吱吱唔唔地说:“师傅,钻床底不好吧!”

    我笑了笑,说:“没事,不钻进看看,我有些不放心,万一碰到神龛了,伤及你爷爷的尸体可就不好了。”

    那袁正华也不说话,直勾勾地盯着我,直到我说:“怎么?你想看到你爷爷尸体消失?”

    这话一出,那袁正华立马说:“好,我这就去拿。”

    很快,袁正华离开了,约摸过了一分钟的样子,他回来了,手里提着一个手电筒。

    他拿的这手电筒是老款的,看上去颇为陈旧,光线也颇为昏暗。

    一看到那手电筒,我皱了皱眉头,“你们家没好点的电筒。”

    他解释道:“师傅,我奶奶生前比较节约,她老人家觉得东西能用就行,没必要换新的。”

    我皱了皱眉头,也没说话,从他手里接过手电筒。

    就在我接住手电筒的一瞬间,从手电筒上边传来一股怪异的感觉,这种感觉有种说不出来的味道在里面,按说现在是八月天,天气颇为炎热,手电筒不至于这般阴凉才对啊。

    我拿着手电筒,饶有深意地盯着袁正华,也不说话,握住手电筒的那只手,用力一握,就感觉这手电筒绝非普通的手电筒,里面很有可能装了什么东西。

    如果说这手电筒有问题,也就是说,等会手电筒射出来的光线,很有可能会出现某种特殊的情况,甚至会让人产生幻觉。

    心念至此,我再次朝袁正华看了过去,笑道:“袁正华,我有点看不懂你。”

    说罢,我没再说话,拿着手电筒朝床底下钻了进去。

    考虑到手电筒可能有问题,我也没直接打开手电筒,而是借着微弱的光线大致上看了一下床底。

    这床底中间的位置空出来一大块,能看到那金棺上边,而在四周的位置则摆放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由于光线的问题,我看的不是很清楚。

    不过哦,在靠近左边的位置,有一样东西,我却是看的分外清楚。

    是人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