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0章 阴阳饭(30)
    看着他们俩的动作,我心中那个郁闷啊,别说卓凡所长想知道,就连我这个外人都想知道他们俩家到底是什么关系。

    就这样的,我们人一直盯着袁正华。

    那袁正华见我们俩盯着他,徐徐开口道:“是这样的,当年我爷爷跟你爷爷是结拜兄弟,俩人曾…。”

    说到这里,他好似有啥难言之隐,罢手道:“陈年往事不说了,还希望卓凡所长,一定要帮我这一次,等事成之后,我一定登门道谢。”

    那卓凡所长稍微想了想,说:“小兄弟,你看这样行不,你也不知道,我一直不知道我们俩家还有这层关系,我得找我母亲确定一下,倘若那只绣花鞋真的还在,你放心,我绝对会给你送过去。”

    说着,他好似想到什么,嘀咕道:“难怪我每次来这边,袁老太太总会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原来我们俩家还会有这种关系。”

    说完,卓凡所长也没久待,先是跟袁正华交换了一下手机号码,后是领着那些了警察走了。

    待他们离开后,整个房间就剩下我跟袁正华。

    我也没客气,紧紧地盯着袁正华,就问他:“可以告诉真相?”

    他一怔,立马明白我意思,就说:“大哥,我奶奶临死前…。”

    不待他说完,我罢了罢手,冷声道:“袁正华,你若想让我帮你,最好跟我说实话,人的忍耐力是有限的,也请别把我当傻子。”

    这话一出,那袁正华有些急了,连忙解释道:“大哥,绣花鞋真是我奶奶临死前的心愿。”

    “是吗?”我冷笑一声,也不再说话。

    于我来说,这袁正华既然打算瞒着我,我也没有继续待下去的**了,至于那亦阴亦阳的钱,我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

    当下,我脚下朝门口那边走了过去。

    就在我迈动步伐后,那袁正华立马追了上来,说:“大哥,你真想知道?”

    我瞪了他一眼,冷声道:“你觉得呢?”

    他看了看我,又朝楼上看了看,就说:“大哥,你跟我来,我领你去看样东西。”

    “什么东西?”我问了一句。

    他也没说话,一把拽着我手臂朝楼上走了过去,由于这楼梯是湿润的,我们走上时,格外小心,生怕滑倒。

    很快,我们俩人上了楼,按照我的想法是,他肯定是带我去看袁老太太的尸体,令我没想到的是,他领着我径直朝温雪以前住过的房子走了过去。

    瞬间,我立马明白过来,他这是打算带我去看停尸。

    说实话,我特想看一看那停尸,更好奇那停尸到底是怎样保存下来的,要知道一般尸体七天后就会开始腐烂,而那袁老太太把她家头子放在自家床底下三年,是怎样保存尸体的。

    不到片刻时间,我们俩走到门口的位置,我正准备进入房间,那袁正华陡然拦住我,轻声道:“大哥,不能直接进。”

    说完,他拉着我朝门边靠了过去,紧接着,他像变戏法似得,掏出三枚清香拿着手里,也没点燃,然后朝房门的位置鞠了三次躬,徐徐开口道:“爷爷,奶奶她老人家走了,还望您老别见怪,您放心,孙儿一定会满足你们二老的心愿。”

    言毕,他将三柱清香的其中一根插在门头上边,后是将另外两根清香插在房门的左右两侧。

    做完这个动作,他冲我一笑,说:“大哥,再等上三分钟,才可以进去。”

    看着他的动作,我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直觉告诉我,这袁正华在他奶奶身上学了不少东西,就说:“行了,你也别叫什么大哥了,叫一声陈九就好了。”

    “这哪行,我奶奶说了,我注定会是你徒弟,实在不行,我叫你师傅就行了。”那袁正华冲我一笑,又说:“师傅,您看这样行不,等办好我奶奶跟我爷爷的事,我们举行个拜师仪式,我…。”

    不待他说完,我直接罢了罢手,“不行了,我可收不了你这个徒弟。”

    “师傅,我奶奶说了,我绝对会成为你的徒弟,这是缘分,天注定的,你我二人逃不掉的。”那袁正华一本正经地说。

    我笑了笑,抬眼看了看他那头五颜六色的头发,眉头一皱,“你开心就好,我只能告诉你,我绝对不会收你做徒弟。”

    “师傅,我们俩打个赌,倘若你收了我做徒弟,你一定要将毕生所学悉数传授于我,倘若你没收我做徒弟,我给你免费打一辈子的工,分文不取。”

    那袁正华说这话的时候,好似信心满满的。

    这让我有些看不透他了,他哪来的自信?

    难道仅仅是因为袁老太太的话?

    不可能,他绝对有什么凭仗,否则,绝对不敢夸下如此大的海口。

    当下,我也没开口,更没接下那什么赌约,于我来说,那什么赌约太扯淡了,倘若我真要是收了他做徒弟,我自然会把毕生所学悉数传授于他。

    倘若没收他做徒弟,让他跟在我身边,这不是多个吃闲饭的么。

    打定这个主意,我苦笑一声,罢了罢手,说:“不扯这事,对了,你刚才这一招是袁老太太教你的?”

    他嗯了一声,说:“是的,我奶奶说,她死后,整个房子就没了灵魂,一旦房子没了灵魂,我爷爷的尸体会捣乱,特别是进门那一下,倘若没把清香插上,很有可能会让我们俩中煞。”

    嗯?

    还有这种讲究?

    我嘀咕一句,当真是各地风俗都不一样。

    当下,我也没再说话,就跟他在门口的位置待了约摸三分钟的样子。

    三分钟一过,那袁正华也没急着进去,而是告诉我,说是要下跪,磕三个头。

    我懂他意思,这是要表示对死者的尊重。

    我也没犹豫,立马磕了三个响头,那袁正华也或许是死者孙子的缘故,磕了七个响头。

    刚磕完头,我缓缓起身,也没客气,伸手朝房门推了一下,邪乎的是,这房门好似被什么东西抵住一般,压根推不开。

    我一怔,咋回事,再次使力,跟先前一样,还是推不开。

    见鬼了,这房门咋回事,怎么会推不开,要知道温雪住的这房子,门锁不太好使,所以,多数情况下,这房门一般都不会上锁。

    “师傅,我奶奶说想开这个门,得用点手腕。”那袁正华一边说着,一边拉着我朝退了几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