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9章 阴阳饭(29)
    我也没跟他客气,就问那卓凡所长,“什么叫还好?”

    他笑了笑,淡声道:“小九,是这样的,这事在周边已经引起恐慌了,你也知道在这大城市,一旦出现恐慌的事,我们派出所肯定得出力,所以,这陈沐跟那道士的尸体,我们必须得拉走,倒是袁老太太的尸体,倘若只有你们俩人知道,你们倒是可以拉到乡下去办丧事。”

    说完,他走到我边上,在我肩膀重重地拍了拍,继续道:“看在认识一场的份子上,我只能帮你到这了,还希望你能见谅。”

    我一听,要是没记错,当初那袁老太太说陈沐的尸体必须在太阳底下晒个三天三夜,倘若此时被卓凡所长把尸体拉走,会不会出现什么不好的事?

    我把一想法对卓凡所长说了出来。

    他一笑,“放心吧,你们有自己的信仰,有自己的习俗,我尊重你们的信仰跟习俗,但你别忘了,我们是警察,一切都得从科学去考虑问题。”

    说话间,他再次拍了拍我肩膀,“放心吧,我也是从农村出来的,心里也有数。”

    他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啥,只好嗯了一声,也没再跟他多说什么。

    而那卓凡所长则告诉我,说是让我尽量今天晚上把袁老太太以及那什么停尸拉离这边,别让人看到了。

    对此,我朝他说了一番感谢的话,也没多说什么。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卓凡所长在医院找了一些人,先是把陈沐以及那道士的尸体拉走,说是会尽量联系到死者的家属,让其回来领尸,后是将袁老太太家地面的血液清理了一番。

    大概是下午六点的样子,才忙好这一切。

    在这期间,我一直待在袁老太太家,而袁正华则去了一趟医院包扎了一下。

    大概是下午六点的样子,卓凡所长正跟着聊着天,那袁正华回来了,还真别说,自从袁老太太死后,这家伙简直就跟脱胎换骨似得,哪有半点吊儿郎当的样子。

    这不,我们俩正说着,他走了过来,先是朝我点了点头,后是朝卓凡所长递了一个红包过去,说:“卓凡所长,我奶奶的事,让您烦心了。”

    那卓凡所长一笑,挥手推掉红包,笑道:“小伙子,你要是看得我起,就别跟我搞这一套,我们警察不收红包。”

    “那…那…”袁正华一怔,在卓凡所长身上盯了一眼,问了一句,“那我能冒昧的问一句么?”

    “什么?”卓凡所长疑惑道。

    “您为什么要帮我?”

    问这话的时候,袁正华一双眼睛一直盯在卓凡所长身上。

    凭心而言,我也比较好奇这一点,正所谓没有无缘无故的好,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很,这卓凡所长如此关照袁老太太,总得有个理由吧!

    当下,我也朝卓凡所长看了过去。

    那卓凡所长见我们俩都盯着他看,笑了笑,解释道:“作为人民警察,替老百姓解决困难,难道还需要理由吗?”

    好吧!

    这理由倒是挺好的。

    那袁正华显然无法信服这个理由,紧紧地盯着卓凡所长,沉声道:“所长,在这里只有您跟大哥,没有外人,还希望您能告诉我实情。”

    “实情?什么实情?”卓凡所长一脸疑惑地盯着袁正华。

    就听到袁正华缓缓开口道:“我奶奶让我交给个东西给您。”

    说话间,那袁正华在身上捣鼓了一会儿,摸出一支绣花鞋,这绣花鞋只有二指大,颜色是红色的,格外精致,在鞋面的位置,有个很小的卓字。

    我一看,立马感觉这绣花鞋或许可能跟卓凡有关。

    当下,我不由把疑惑的眼神朝卓凡看了过去。

    令我没想到的是,卓凡看着那绣花鞋,一脸的疑惑,就问袁正华,“这什么东西?”

    “你不认识?”袁正华惊呼一声,死死地盯着卓凡所长,颤音道:“所长,你再看仔细点,你真不认识这绣花鞋?”

    “不认识吖!”卓凡所长从袁正华手里拿过绣花鞋看了看,皱眉道:“小兄弟,你为什么认为我认识这绣花鞋?”

    “是啊!”我在边上附和了一句,问:“袁正华,你为什么断定卓凡所长会认识这绣花鞋?”

    那袁正华一怔,也不说话,直到卓凡所长又问了一句,他才开口道:“所长,是这样的,我奶奶说这绣花鞋是一对,我们家拿的是左鞋,你们家拿的应该是右鞋。”

    “我们家也有?”卓凡所长嘀咕一句,陷入沉思当中。

    约摸过了一分钟的样子,他好似想到什么,脸色陡然一变,失声道:“我见过这鞋,我奶奶好像也有。”

    说话间,他再次拿过绣花鞋,仔细端详了一会儿,继续道:“没错,就是这绣花鞋,我记得我小时候,我奶奶拿给我看过,她老人家拿的好像是右鞋,鞋面好像绣着一个袁字。”

    听着这话,我一脑子雾水,这绣花鞋有什么来头不成?

    不对啊,即便这绣花鞋有啥来头,这袁正华此时拿出来是几个意思?

    还有就是这卓凡所长跟袁老太太又是什么关系?

    心念至此,我也没问出来,就朝袁正华看了过去。

    那袁正华一听卓凡所长的话,原本紧绷的脸色,一下子松弛下来,说:“所长,我奶奶临死之前,有个请求,还望您能满足她老人家最后一个心愿。”

    “什么心愿?”卓凡所长下意识问了一句。

    “希望有一对完整的绣花鞋当作绣花鞋,若有可能,我希望所长的奶奶也能过来。”袁正华说这话的时候,一脸凝重之色。

    “我倒是想帮你,可…我奶奶走了差不多七八年了,至于那只绣花鞋,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找着,这事恐怕得问我妈了。”卓凡所长嘀咕一句,朝袁正华看了过去,问:“对了,小兄弟,听你说这么多,能告诉我,我们俩家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袁老太太非得要那只绣花鞋?”

    那袁正华紧紧地盯着卓凡所长,也不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