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7章 阴阳饭(27)
    听着这声音,我脚下的步伐慢了下来,扭头朝那房间看了过去。

    由于那房门已经关上,我看不到房内的情况。

    但,从磕头的声音,我能听出来,那袁正华磕头的力度应该是一下比一下重。

    都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这话丝毫没错,在听到那磕头的声音后,我动了恻隐之心,便下意识摸了摸兜里的钞票。

    按照那袁正华的说法,我兜里的钞票会少一张。

    不可能啊,这些天一直关在派出所,说句不好听的话,我三天没洗澡了,这裤子一直贴身穿着,绝对不可能会少钱。

    没任何犹豫,我掏出裤兜的钞票大致上数了数,九千七百块钱。

    不对啊!

    我记得这一万块钱,我没怎么动啊,就是三天前跟温雪喝早茶,当时花了一百七十八块钱,由于我那时候急着离开茶楼,忘了拿那服务员找回来的二十几块钱。

    换而言之,我现在身上应该还有九千八百块钱才对啊!

    闪过这念头,我立马把手中的钱又数了一次,没错,还是九千七百块钱!

    见鬼了,还有一百块钱哪去了?

    若说这三天是在外面,或许可能是花了什么钱,不记得了。

    但,这三天我一直在派出所里面,即便是想花钱,也没机会啊!

    玛德,一定是数错了。

    我暗骂一句,再一次拿出钱数了起来。

    结果跟先前一样,还是九千七百块钱!

    擦,这是怎么回事?

    我身上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少一百块钱!

    难道是被人偷了?

    不可能,哪个小偷敢在派出所行窃,这特么不是老寿星上吊么。

    可,如果不是被人偷了,那么,一百块钱哪去了?

    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难道真如袁正华所说的,那一百块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等等,不对!

    这一百块钱能解释的清楚。

    那派出所的最后一个晚上,那袁正华一直在我身边,肯定是他偷了。

    打定这个主意,我心里稍微好受了一些。

    但,下一秒,我立马又否定了这一想法,原因在于,以我的身手,绝对不可能会被袁正华从我身上偷走钱。

    换而言之,这钱很有可能真的是莫名其妙的消失。

    刚闪过这个念头,那袁正华磕头的声音传了过来。

    没任何犹豫,我立马扭头朝房间内走过去。

    来到房间,那袁正华跟先前一样跪在地面不停地磕头,而他磕头的位置尽是鲜血,殷红的鲜血透过木地板朝四周蔓延过去。

    “行了,别假惺惺的了。”我没好气地说了一句。

    凭心而言,他这种行为,说难听点,完全是以自虐逼人。

    那袁正华好似没听到我的声音,继续磕头。

    我眉头一皱,走到他边上,伸出手正准备拉他,哪里晓得,就在我手掌刚碰到他的一瞬间,他整个身体猛地朝地面倒了下去。

    这突兀的一面,着实吓了我一大跳,连忙蹲了下去,定晴一看,就发现他脑门的位置露出蹭亮蹭亮的白骨,整张脸上边全是鲜血,就好似从鲜血堆里爬出来的尸体一般。

    玛德,这袁正华对自己可真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