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6章 阴阳饭(26)
    不想那些谜团还好,一想到那些谜团,我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直觉却告诉我,袁老太太的死,或许跟那小女孩所说的第三个结局有关。

    说实话,我特想知道那小女孩所说的第三个结局到底是什么。

    可,那袁老太太不愿意说,我也是无奈的很。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房内传出一道哭泣的声音。

    我一听,立马明白过来,应该是袁老太太走了。

    我本来想直接推开门走进去,但想到袁老太太刚死,就这样进去有些不合适,便继续靠在墙壁上,掏出烟,点燃,深吸一口。

    一支烟燃烧殆尽后,房内的哭泣声好似小了一些,我本能地推开门,朝里面瞄了一眼,就发现那袁正华跪在地面,双手死死地抓住袁老太太的尸体,嘴里低声抽泣着。

    我想推开门进去,偏偏在这个时候,我感觉这房门好似有些凉手。

    凭借我多年当抬棺匠的经验,立马明白过来,应该是袁老太太的阴魂要从这房间走出去,倘若我继续站在门口的位置,很有可能会惹上什么不干净的地方。

    当下,我哪里敢犹豫,连忙将房门彻底打开,人则朝大门的一边闪了过去,嘴里嘀咕了一句,“一路走好!”

    有些事情,当真是没办法解释,就在我说出这话的一瞬间,那房门莫名其妙的晃动了几下,像是在说谢谢。

    这让我不由盯着房门看了几眼,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袁老太太的死,或许不是真的死了,反倒会让整件事变得更为棘手。

    当然,我所说不是真的死了,并不是袁老太太还会活过来,而是说,她的阴魂或许会闹什么幺蛾子出来。

    毕竟,一般人死后,顶多是房内的气氛有些诡异,很少出现某种物质的晃动。

    据当初老王所说的那般,他说,人死后,倘若是惨死、冤死,在人断气的那一瞬间,整个房间会闻到一股极淡的血腥味,只要细心,便能发现出来,而一旦出现某种物质的晃动,只会引发出另一个现象。

    那便是死者死亡时所在的地方,会闹不少诡事,甚至会出现鬼上身,鬼压床等一系列超自然的事情出现。

    想到这点,我心沉如铁,难道袁老太太也是冤死的?

    这念头在我脑海中一闪即逝,死劲晃了晃脑袋,嘀咕了一句,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袁正华朝我这边走了过来,说:“大哥,我奶奶临终前,希望你把她的尸体以及我爷爷的尸体拉回乡下下葬,还望你能帮我。”

    说这话的时候,他语气格外诚恳。

    言毕,他朝我缓缓跪了下来。

    一见他这动作,我下意识扶住他,说:“让我考虑一番。”

    我这样说,实则已经开始拒绝这件事了,倘若就是停尸的话,我或许会考虑一番,但现在又多了袁老太太的尸体,再加上刚才房门晃动的事情,这让我没任何把握。

    那袁正华一听我的话,忙说:“大哥,我奶奶还说了一句话,她说,你听了这句话后,绝对会帮我。”

    我眉头一皱,就问他:“什么话?”

    他稍微想了想,说:“我奶奶说,必须等你答应才能说出来。”

    我特么差点没跳起来,这不是逗我么?

    刚才还说啥听了那话后,会帮他。

    现在倒好,直接来了一句,必须答应才能说。

    没任何犹豫,我立马朝门口走了过去,就打算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虽说我现在的情况特别缺钱,但现在问题太严重了,我怕拿了那钱,恐怕也是没命花了。

    “大哥,你不觉得我奶奶给你的钱有问题么?”那袁正华见我要走,连忙开口道。

    我立马停下脚步,朝他看了过去,冷声道:“你是打算利用那一万块钱的事做文章?”

    当初答应袁老太太弄停尸时,她老人家曾给过我一万块亦阴亦阳的钱。

    对于那钱,我心里跟明镜似得,以我的职业花那个钱,绝对没问题。

    那袁正华一听我的话,朝我看了过来,赔笑道:“大哥,不是我拿那个钱做问题,而是你跟这事已经绑在一起了,一旦你撒手不管这事,你身上的钱,会不停少,即便你丢掉,它也会一直跟着你。”

    扯犊子。

    我是我的第一反应,就说:“我是吓大的?”

    他一笑,说:“大哥,你要是不信,现在可以拿出来数一数你身上的钱,要是没猜错,你身上应该已经少了一百块钱。”

    我一听,下意识摸了摸裤兜,紧了紧裤兜。

    自从那袁老太太给了我一万块钱后,我一直把这一万块钱兜在身上,主要是怕被温雪发现。

    “大哥,你真的可以拿出来数一数。”袁正华又朝我说了一句。

    我紧紧地盯着他,一字一句地说:“小朋友,你觉得你这招有用?”

    也不知道他是想到什么了,还是咋回事,朝我缓缓地走了过来,在离我一米的位置停了下来,我下意识问了一句,“你想干吗?”

    他也没说话,猛地跪了下去。

    这次,我没拉他,主要是想知道他到底在搞什么鬼。

    令我没想到的是,那袁正华跪下后,对着我不停地磕头,原本他在派出所时,已经磕伤了脑门,他仅仅是磕了不到十个头,殷红的鲜血便溢了出来。

    说实话,看着他的动作,我有些怜悯他,但想到这件事过于凶险,已经完全超出我的能力范围,我只能强忍心头的那丝不忍,朝门口走了过去。

    待我走到门口时,我下意识回头瞅了袁正华一眼,他好似没发现我离开了,依旧跟先前一般,不停地磕头。

    玛德,硬的不行,想用软的,老子不上当。

    我暗骂一句,脚下快步离开房间,顺手将房门关上。

    大概走了七步的样子,我陡然停了下来,主要是房间磕头的声音居然透过大门传了出来,足见那袁正华磕头的力度。

    草!

    我怒骂一句,也顾不上那么多,脚下朝楼梯口移了过去。

    待走到楼梯口时,那磕头的声音愈来愈大,我甚至能清晰的听到脑门磕在地面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