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5章 阴阳饭(25)
    听着袁老太太的话,我心中有些疑惑,难道她老人家仅仅是因为我跟他老家干的是同一份职业?

    这不对啊!

    在面对自家有危险时,她不可能会如此优柔寡断啊!

    更为重要的她家老头子已经死了三年,这愈发导致她不可能会如此选择。

    我也没跟她客气,就问她:“仅仅是因为这个?”

    她笑了笑,淡声道:“单凭这个,肯定不可能,你若知道另一个原因,自然会明白。”

    “什么原因?”我问。

    她说:“你应该怀疑过我家老头子的死吧,是不是在疑惑他为什么不早不晚,正好是在三年前死的?”

    我点点头,我的确怀疑过这个,毕竟,她家老头死的时间太巧合了。

    那袁老太太应该是想到什么,脸色微微一变,叹声道:“因为我家老头是自杀的,他为了让我们全家人活下去,这才选择以自己的性命去拯救这个家。”

    瞬间,我立马明白了,应该是袁老太太觉得亏欠她家老头,看到火龙纯阳剑后,心生不忍,这才放弃了第二个结局。

    这让我愈发好奇了第三个结局是什么了,要是没猜错,前两个结局都被袁老太太否定了,她应该是选择第三个结局。

    当下,我连忙问了,“第三结局是什么?”

    这话一出,那袁老太太也不知道咋回事,竟然不说话,而是在我身上跟袁正华身上来回扫视着。

    足足过了一分钟的样子,她老人家朝我招了招手,意思是让我到身边后。

    我稍微想了想,脚下移了过去。

    待我走到她边上时,她又朝我打了一个手势,意思是让我将耳朵倾过去。

    我也没多想,立马按照她的要求做了。

    刚附耳过去,就听到袁老太太的声音用极细的声音对我说:“小九,第三种结局便是你会收正华为徒弟。”

    我一愣,就这事应该不值得让我过来啊!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她又开口了,她说:“替我照顾好正华,这房子的房契,早已为你准备好了,上面是你的名字。”

    说罢,我正准备问她,哪里晓得,那袁老太太朝我罢了罢手,示意袁正华过来。

    见此,我也不好问什么,主要是看到袁老太太好似有点不对劲,因为她四肢开始颤抖了,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

    这是临死的表现。

    我太明白了,她这是要死了。

    正是考虑到这个,我不好打扰他们祖孙俩,缓缓朝房门外面走了过去。

    就在我走到门口的位置时,我下意识回头朝袁老太太看了过去,就发现她正盯着我看,脸上挂着一丝莫名其妙的笑意。

    我也没多想,抬步走了过去,然后关上房门。

    关上房门后,我依靠在墙壁上,下意识摸出烟,点燃,深吸一口,缓缓吐出眼圈。

    说实话,我干抬棺匠有些年头了,也习惯了这份职业,但内心深处却是格外讨厌这种生离死别的场面。

    因为我太明白了,人,一旦死了,就等于什么也没有了。

    无论这个人生前是干吗的,干了什么坏事,但,在面临死亡时,都会表现极其善良,就如一句名言所说的那般,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靠在墙壁上,我脑子全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直至一根烟抽尽,思绪才稍微清晰点。

    当下,我深呼一口气,脑子开始捋这次停尸的事。

    犹记得,我当时来广州时,是温雪引导着我来的这边。

    难道说温雪也掺合在这件事当中?

    不可能,她绝对不可能把我引到这边,很有可能是巧合,恰巧租了袁老太太的房子。

    再后来,我撞见了袁老太太在打钱,因为好奇的原因,我想弄清那打钱是怎么回事,而温雪却告诉我,打钱一般是出现在停尸上面。

    她又要告诉我,想要弄出这事,得吃一碗阴阳饭。

    等等,有点不对,我好像是被温雪引导进入阴阳饭的。

    难道这也是巧合?

    斟酌了一番后,我强压这种疑惑,因为这事也能解释的通,那便是温雪以前在火葬场上过班,她懂这些东西,也在情理之中。

    心念至此,我思绪继续往下走,再后来那袁老太太以一栋房子为代价,让我替她把停尸的事搞定。

    我当时把持住,便同意下来了。

    可,就在我同意下来没多久,温雪莫名其妙的离开了,而那陈沐因为当翻译的缘故,在面对一栋房子的诱惑时,开始在我身上打住了。

    经过一番算计之后,谁曾想到陈沐会因为这件事而死,她叫过来的那个道士也因为这件事而死。

    而在这期间,又冒出来一个派出所的所长,卓凡卓所长。

    说实话,倘若没有卓凡的出现,我或许不会把整件事想的复杂,正因为这卓凡所长的出现,我才会觉得整件事,太匪夷所思了。

    那卓凡所长因为一个人的话,把我无缘无故扣在派出所三天,最为邪乎的是,就在放我出来的今天,他把我扣押到九点半才放我出来。

    有些事情,就是那么神奇,他在我扣押我的时候,陈沐死了,陈沐叫来的道士也死了。

    凭心而言,倘若不是卓凡所长把我扣押在派出所,我丝毫不怀疑,死的人会是我。

    至于袁老太太说的放弃了第二个结局,恐怕只是一个托词。

    当然,也并不是说她老人家没动过放我的念头,相反,我绝对相信她老人家动过这个念头,否则,她看到陈沐主动掺合进来时,绝对不会轻易答应陈沐,更不会让卓凡所长把我带走。

    唯有她想过放过我,整件事才会说的通。

    换而言之,正因为我跟她家老头子干着同一份职业,才会让她动了那份恻隐之心。

    而现在摆在我面前的问题是,到底是谁在替袁老太太谋划着整件事,二十年前的小女孩到底会是谁,温雪跟这件事到底有没有关系,还有就是袁老太太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要知道,在这之前,我曾看大致上看了袁老太太的面相,不说活久了,至少三年内不会死。

    可,现在的情况却是,袁老太太已经频临死亡了。

    这…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时之间,无数个谜团铺天盖地般朝我袭来,令我有些束手无策了,只觉得袁老太太的死,或许仅仅是一个开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