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9章 阴阳饭(19)
    那袁正华来派出所时,我正跟卓凡正在下象棋,边上围着几个警察在旁边观看。

    一见到袁正华,我连忙放下手中的象棋,朝他看了过去,就发现他满头大汗,剧烈喘着粗气。

    看到这里,我心里咯噔一声,要是没猜错,应该是出事了。

    事实证明,我的猜错是对的。

    这不,那袁正华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死…死…死人了。”

    听着这话,我跟卓凡对视一眼。

    还真别说,在派出所这一天多时间,我跟卓凡关系还不错,郁闷的是,每当我问他,为什么要扣押三天时,他总会闭而不言。

    这让我拿他没半点办法。

    “小九,你怎么看?”卓凡朝我问了一句。

    在这一天多的时间,我们俩的称呼已经发生了改变,他叫我小九,我叫他老卓。

    “应该是袁老太太出问题了。”我嘀咕了一句,也没多说,便抬步准备朝另一边走过去。

    这倒不是我不想管这事,而是感觉以我现在的身份,没资格去管。

    既然没资格去管,我又何苦咸吃萝卜淡操心勒!

    那卓凡应该是看出我的想法,苦笑一声,朝那袁正华问了一句,“谁死了?”

    “陈…陈…陈沐死了。”那袁正华颤着声音说了一句。

    我一听,连忙停下脚步,也没回头,心中全是疑惑,那陈沐死了?

    换而言之,那陈沐很有可能已经说服袁老太太了,而那停尸的仪式也正是由陈沐来弄的?

    这…这不可能啊!

    袁老太太那么精明的一个老太太,怎么可能会被陈沐给忽悠了。

    这绝对不可能啊!

    当下,我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连忙朝袁正华走了过去,一把抓住他衣领,冷声道:“怎么死的?”

    他抬头看了一眼,也不晓得咋回事,他陡然朝我跪了下来,猛地磕头,嘴里不停地嘀咕着一句话,“大哥,大哥,你一定要救救我,求你了,我奶奶说了,当今世上能救我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你,一个是北方的王木阳。”

    我一听,脸色大变,死死地盯着他,“袁老太太认识王木阳?”

    他好似已经方寸大乱了,也没回答我的问题,而是一个劲地磕头,到最后更是把额头都磕破了。

    对此,我选择无视了,原因很简单,在进派出所之前,我曾询问过陈沐,问她是否能承担这个后果,她当时给我的回答是,这事不用我管。

    不过,考虑到人死债空,我也没在这个问题上多想,便一把拉起袁正华,厉声道:“别哭了,到底怎么回事?”

    他好似完全被吓怕了,还是一个劲地哭。

    我特么也是火了,抬手就是一记耳光煽了过去,冷声道:“你tm再哭一声,就给老子滚出去。”

    不得不说,我这记耳光挺有效果的。

    那袁正华被我这么一煽,立马停止抽泣,缓缓抬头瞥了我一眼,也不晓得是怕我,还是咋回事,他的眼神中满是恐慌之意,轻声道:“你被带走后…。”

    随后,他把全盘的事说了出来。

    我大致上整理了一下思路,通过他刚才的话,我知道了一些事。

    用袁正华的话来说,他压根不知道袁老太太用一栋房子为代价找我弄停尸,而他之所以会知道这事,是因为陈沐给他打电话了。

    陈沐联系他的话很简单,仅仅是对他说了几个字,她说:“袁少,再不回家,你奶奶的祖业要送人了。”

    就是因为这句话,袁正华才回了家。

    按照袁正华的想法是,他直接回家找袁老太太理论一番,谁曾想到,还没到家,便被陈沐给拦下来了。

    那陈沐把他拦下来后,先是跟他把我的事说了出来,后是给袁正华想了两个办法,第一个办法是如何把我弄走,第二个办法便是如何说服袁老太太。

    不得不说,那陈沐挺聪明的,这两件事都被她做到了。

    不过,我疑惑的是,陈沐是怎样说服袁老太太的。

    当我把这个问题问出来时,那袁正华一脸歉意地看着我,说:“我不知道。”

    “不知道?”我直勾勾地盯着他。

    他嗯了一声,轻声道:“她当时去找我奶奶时,没让我跟上,我奶奶也没让我进去。”

    嗯?

    还有这种操作?

    等等,如果真是这样,很有可能是袁老太太跟陈沐达成了某种协议,否则,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心念至此,我也没再问下去了,毕竟,这袁正华一看就是不务正业那种,他能知道的,估摸着只有他亲眼看到的事了。

    当下,我也没在这个问题上继续问下去,就问他:“那陈沐到底是怎么死的?”

    一提到陈沐的死,那袁正华神色颇为激动,好几次想开口说话,却因为激动没能说出来,直到卓凡所长让人给他倒了一杯水,方才缓缓开口道:“她…死…死的…好凄惨。”

    嗯?

    我一怔,忙问:“怎么凄惨了。”

    他深呼一口气,双眼之中尽是恐慌之意,直到我又问了一句,他才徐徐开口道:“今天一大清早,按照那个…。”

    说到这里,他戛然而止,又朝我打了一个眼神,意思是卓凡在这里,不好继续说下去。

    我一想,没想到这袁正华竟然还有这种觉悟,当真是难得了,就说:“行了,你先回去,我明天再去找你。”

    他一听,也不晓得咋回事,竟然再次朝我跪了下来,一个劲地磕头,说:“大哥,求你了,求你了,一定要救救我。”

    我稍微想了想,本能地想拒绝,考虑到这袁正华还有点用,我也没直接拒绝他,就说:“一切等明天再说,若有可能,我或许会救你。”

    那袁正华好似还有些不放心,一直站在我边上,死活不离开。

    到最后实在没办法了,我也懒得理他,就任由他在边上站着,而那卓凡所长应该是看出什么了,一直盯着我们俩看,未曾说一字半语。

    就这样的,我们三人站在那,谁也没再说话,边上的那些警察也是如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