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8章 阴阳饭(18)
    那警察一听我的话,好似想到什么,哈哈一笑,“有意思,有意思,第一次听人这样赞誉自己。”

    我微微一笑,“我仅仅是在陈清一个事实罢了,信与不信却在你了。”

    他淡淡地瞅了我一眼,便扭头朝后边那些警察看了过去,意思是让他们开始吃饭。

    说真的,他们吃饭就吃饭吧,非得站在我边上吃,还特么时不时传出吧唧吧唧声。

    我本身就是饥饿难忍,一听到他们吃饭时发出的声音,我特么更饿了,好在忍耐力还算可以,愣是没朝他们看一眼。

    那警察好似看出我忍耐力不错,冲我笑了笑,淡声道:“陈九,准备好了没?我要开始干正事了。”

    我也没说话,仅仅是朝他打了一个手势,意思是随便他。

    当下,那警察先是整了整头上的警帽,后是抖了抖衣服,紧接着,他将先前拿过来的大灯打开,朝我照了过来。

    剧烈的光线照的我眼睛有些花。

    倘若就这样,我勉强还能接受,但那警察居然招过来一名警察,让那警察拿着大灯,对着我不停地摇晃。

    随着他这么一摇晃,我只觉得眼睛直发痛,眼泪在眼圈里直打转。

    玛德。

    我暗骂一句,算是彻底明白了,他们这是打算直接把我的心理防线逼迫到最低。

    我草!

    仅仅只是一个打架,至于这样么!

    我本能地抬手想抬手挡住了一下那强光!

    “陈九,你想早点出去的话,最好别挡,否则,别怪我勒!”那警察笑呵呵地说了这一句话。

    我一听,立马收回手,直勾勾地盯着那警察看了一会儿,也没再说话。

    那警察见我没说话,满意的笑了笑,说:“陈九,我先做个自我介绍,敝人姓卓,单名一个凡字,正是在派出所的所长。”

    嗯?

    这卓凡居然是派出所的所长。

    不对啊!

    按说一般斗殴,绝对引不来所长才对啊,顶多是让一些警察过来就行了。

    为什么我打架偏偏来的是所长?

    是这卓凡所长比较亲民,还是另有缘由。

    凭心而言,我比较相信后者,毕竟,作为一个所长,即便再亲民,也没必要事必躬亲啊!

    想到这点,我强忍那灯光带来的不适感,朝卓凡所长瞥了一眼,淡声道:“你到底想问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他笑呵呵地看着我。

    我本来就被这问题给问烦躁了,再加上这卓凡所长先前已经叫过我的名字,而现在又特么问了出来,这不是拿我寻开心么。

    当下,我没好气地来了一句,“叫你爹!”

    话音刚落,卓凡所长边上那警察手中的大灯摇晃的更狠了,直刺得人眼睛生疼,而那卓凡所长则笑呵呵地看着我,淡声道:“你叫什么名字?”

    “陈九!”

    说这话的时候,我语气破凶,主要是受不了那大灯的摇晃!

    他好似很满意我的反应,又问了一句,“祖籍哪里?”

    “湖南!”

    为了早些解脱,我立马说了出来。

    他又问:“住址。”

    我也没客气,立马把袁老太太家的地址说了出来。

    他一听,忙问:“可有租房合约。”

    我有点懵了,温雪当时租房时,压根没跟那袁老太太签什么租房合约,仅仅是口头上协议罢了。

    那卓凡所长见我没说话,又问了一句,“可有租房合约!”

    我下意识回了一句,“没有!”

    “那你如何证明你租了她家的房子?”那卓凡所长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立马说:“你可以问袁老太太。”

    “我已经找过袁老太太了,她老人家说你并非她的住客,她的房子也曾未出租过。”那卓凡所长说了这么一番话。

    也不晓得咋回事,他在说这话的时候,我感觉他的声音尽是蛊惑之意。

    这让我下意识回了一句,“不可能,是他老人家委托我在弄停尸,这才住在她家。”

    “停尸,什么停尸?”那卓凡所长声音一紧,连忙问了一句。

    我一听,立马感觉他语气中的诧异,这让原本精神有些失守的我,瞬间恢复了一些清明,考虑到这卓凡警察是打算利用我精神失守套我话。

    所以,我依旧假装精神有些恍惚,就说:“那袁老太太想减肥,让我帮她停食!”

    “减肥?停食?什么意思?”那卓凡问了一句。

    我忙说:“就是停止进食,控制体重!”

    那卓凡好似有些不信,“她一个半身入黄土的人,还减什么肥。”

    我没敢犹豫,主要是怕犹豫一下就被他抓住端倪了,忙说:“不知道。可能是爱美之心不分年龄吧!”

    “狗屁,你说五十岁的大妈减肥我都信,那袁老太太七老八十了,身体已经骨瘦如柴了,还减个什么狗屁肥啊,肯定是你小子被人算计。”那卓凡说完这话,立马朝他边上那名警察挥了挥手,意思是让他把大灯拿开。

    见此,我马上明白过来,他估计是彻底信了我。

    当下,我抬手揉了揉眼睛,尽量让自己精神稍微好些,就问那卓凡,“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他冲我一笑,缓缓起身,在我肩膀上重重地拍了一下,淡声道:“没了,考虑我们派出所的规矩,恐怕今天没办法放你出去,只能等到后天了。”

    “为什么啊!”我惊呼一声,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这什么破规矩,不是把事情调查清楚就让出去么,哪有还要扣押的道理。

    他尴尬的笑了笑,说:“陈九呐,我虽然很想给你几分薄面,也想给那刘颀几分面子,但规矩在这,我也是身不由己,还望你海涵。”

    “给我个理由!”我盯着他,沉声道。

    他笑了笑,说:“抱歉,这个恐怕没办法告诉你了,只要等到后天,我一定第一时间放你出去。”

    听着这话,我没再问下去了,原因很简单,这卓凡所长显然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绝对不会放我出去。

    不过,话又说话来,我也有些不太想出去,主要是考虑到明天的停尸仪式,不出去或许是好事。

    正因为考虑到这个,我也没再说话。

    接下来的一天时间,我一直在派出所待着,值得一提的是,估摸着是洗清了我身上的嫌疑,卓凡给我的生活质量还算不错,除了不能出去,其它方面跟在外边没啥差别。

    然而,这种生活在第二天的晚上十点被打断了,因为派出所来了一个不速之客,这个不速之客不是别人,正是袁正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