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7章 阴阳饭(17)
    我这边刚朝门口走了过去,那警察领着另外几名警察跟了过去。

    先前跟我说话的警察开口了,他说:“走吧,跟我去一趟派出所,你放心,只要你是清白的,我们派出所绝对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

    我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也没说话。

    于我来说,清白与否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那陈沐打算用什么手腕说服袁老太太,有用什么手腕去参加明天的仪式。

    要知道明天的仪式,绝非易事,再加上袁老太太本身就懂一些邪门的东西,那陈沐想要说服袁老太太,恐怕有一定的难度。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警察推了我一下,淡声道:“行了,别愣着了,赶紧跟我去派出所,有啥事到派出所再说。”

    我笑了笑,也没再说话,径直朝外边走了过去。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离开时,我将火龙纯阳剑紧紧地握在手里。

    按照那警察的想法是,必须将这火龙纯阳剑留下。

    说实话,倘若袁老太太不懂这火龙纯阳剑,我或许会将火龙纯阳剑留下来,毕竟,这火龙纯阳剑看去上跟商店卖的几十块钱一把剑没啥差别。

    但,现在情况不对,那袁老太太已经知道火龙纯阳剑了,所以,这火龙纯阳剑,我必须随身携带着。

    而那警察看我死死地拽着火龙纯阳剑不散手,最后也没啥办法,就说:“小子,你这样,只会加深我们警察对你的印象。”

    印象这两个字,他咬字特别重。

    对此,我仅仅是笑了笑,也没说话。

    很快,我被他们押上警察,朝派出所那边开了过去。

    令我诧异的是,就在我上警车的一瞬间,那袁老太太好似看到我了,失望的是,她并没有说什么,而是任由我被那些警察带走了。

    看着这一切,我心中只有两个猜测,一个是陈沐已经把袁老太太说服了,另一个是她老人家有自己的打算。

    凭心而论,我比较相信后者,要说原因,挺简单的,袁老太太绝对不是那么轻易被说服。

    可,问题又来了,袁老太太她老人家到底有什么打算?

    坐在警车上,我脑子一直想着袁老太太的事,警车则不缓不慢地朝派出所那边开了过去。

    这派出所离我住的地方挺近的,仅仅只坐了三分钟的时间便到了派出所。

    刚到派出所门口,那些警察一前一后压着我进入派出所,他们先是把我安排我在一间审讯室内,后是过来一名三十来岁的警察。

    这警察进来的时间颇短暂,仅仅是问了我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姓名、祖籍、住址,第二个问题是为什么要打架,第三个问题是我跟那袁正华是什么关系。

    对于这三个问题,我的回答颇为简单,先是告诉他我的姓名、祖籍以及住址,后是告诉他们没打架,至于第三个问题,我的回答是,仅仅是见过一面。

    那警察好似有些不满意,也没再问话,便径直走了出去。

    就在那警察走后的五分钟,又进来一名警察,这警察跟先前那警察年纪相仿,而他所问的问题大致上是跟先前那警察差不多,都是问一些姓名、祖籍以及为什么要打架等等。

    对此,我真心无语了,不过,他既然问了,我自然如实的回答了。

    在接下来的三个小时内,一共进来十七名警察,每一名警察进来后,所问的问题都是大相径庭。

    这把差点没逼疯,麻蛋,他们到底在闹什么幺蛾子啊!

    回答到最后,我只觉得口干舌燥的。

    到最后,我实在受不了,就让他们给我倒杯水,令我崩溃的是,那些警察好似完全没听到我的话一般,径直走了出去。

    看着最后一名警察的背影,我心里别提多郁闷了,只觉得这些警察完全就是逗我玩嘛!

    不过,转念一想,估摸着这些警察是在我跟我打心理战。

    心念至此,我深呼一口气,伸出舌头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双眼死死地盯着审讯室门口的位置。

    足足盯了接近一小时的样子,愣是没人进来。

    就这样的,我一直被搁置在审讯室,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至我透过审讯室窗户传来的微光,我才知道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一整天没进食,导致我饥饿难忍,下意识紧了紧裤腰带。

    就在这时,审讯室的门开了,进来的这名警察,我认识,正是押我来派出所的那警察,他手里提着一盏大灯朝我走了进来。

    “小兄弟,抱歉了,让你久等了。”那警察笑了笑,在我对面坐了下来。

    我也没跟他客气,直接说:“行了,有事就快问。”

    他一笑,也没说话,反倒是举起双手拍了几下。

    随着他这么一拍掌,门口的位置传来一阵脚步声,且伴随着阵阵饭菜的香味。

    不闻到那些香味还好,一闻到那些香味,我只觉得腹中更是饥饿难忍了,下意识朝门口看了过去,就发现先前审讯的那十几名警察走了进来,每人手里端着一份菜,一碗饭。

    一看到他们手里的动作,我算是明白过来,捣鼓老半天,他们这是打算趁我饥饿难忍的时候,一边用美食诱惑我,一边利用我心里产生的疲惫感,来对我轮番轰炸。

    我特么也是醉了,只是问个话,至于这样么。

    当下,我深呼一口气,强忍腹中的饥饿朝那警察看了过去,也没说话。

    那警察见我盯着他,笑了笑,淡声道:“饿么?”

    我笑了笑,说:“你觉得呢?”

    “想吃饭么?”他又问。

    我再次笑了笑,说:“你觉得呢?”

    他好似没想到我会这样回答他,紧紧地盯着我,笑道:“陈九是吧!你的身份我查的差不多了,要是没记错的话,你在湖南那边好似跟一名所长关系不错啊!”

    我一听,第一个想到的是郎高,但想到郎高消失了有些年头了,立马想到了刘颀,要是没猜错,这警察说的很有可能是刘颀。

    当下,我也没隐瞒他,就说:“你们警察不都是喜欢跟正义之士交朋友么?难道像我这种正义之士,有几个警察朋友不正常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