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6章 阴阳饭(16)
    嗯?

    智商取胜?

    不是我看不起这青年,而是这青年的面相就不像是聪明人,更多的像是莽撞之人。

    等等,刚才那陈沐离开了,难道是那陈沐想到什么办法了。

    想到这个,我不敢再耽搁,手中的火龙纯阳剑猛地朝袁姓青年劈了过去,就打算早点将这家伙赶出去。

    那青年显然是看出我的打算,立马对那些青年说,“快,给我拦住他,我再给每人加二百。”

    玛德,看来这青年是跟我卯上了。

    我特么也懒得跟他客气,卯足劲道,手中的火龙纯阳剑不停地挥舞着,脚下朝那袁姓青年移了过去。

    眼瞧离那青年愈来愈近了,门口的位置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一听到这脚步声,我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难道那陈沐又叫了很多过来?

    不对啊!

    刚才那袁姓青年说,要智商取胜,倘若是叫更多的人过来,他没必要这样说啊!

    就在我疑惑这会功夫,那声音愈来愈近了。

    我有些急了,本来被十几名青年围着,凭着火龙纯阳剑,我还能跟他们抗衡一会儿,如果再来人,这顿揍,肯定免不了。

    然而,令我没想到的是,当我看来来人时,整个人都懵了,令我忍不住骂了一句,草拟大爷的。

    原因在于,他们居然把警察叫过来了。

    我勒个去,见过这么无耻的人么?

    十几个围着我,不是我叫警察,反倒是他们叫警察,这特么也太扯淡了吧!

    在看到手头上的火龙纯阳剑,我立马明白陈沐的意思了。

    她这是打算告我行凶,毕竟,我手中拿着利器,而现在是法治社会,拿着火龙纯阳剑,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一般出门,压根不敢带火龙纯阳剑。

    试问一句,扛着一把火龙纯阳剑在大城市溜达,结果是什么?

    毫无疑惑,肯定是被警察请进派出所。

    想到这个,我立马明白他们为什么叫警察了。

    这特么是打算借用警察的手,把我弄进派出所啊!

    事实跟我想象中差不多。

    这不,那些警察一见我手中的火龙纯阳剑,立马掏出警棒,对着我,警惕道:“放下凶器,否则我们要拔枪了。”

    说这话的警察,三十七八岁的年龄,一脸正气,看向我的眼神尽是警惕,好似只要我不放下手中的火龙纯阳剑,便会立马拔枪一般。

    我没敢乱动,在面对警察,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些害怕。

    当下,我缓缓放下火龙纯阳剑。

    我这边刚放下火龙纯阳剑,袁姓青年对着那警察就是一顿胡吹乱嗨,说我手持凶器来他们家行凶,又说我想杀他,说到最后,更是来了一句,“警察同志,像这种杂碎存在世间,不知道要扼杀多少无辜的生命,我请求警察同志,务必要将这杂碎关进派出所,以儆效尤。”

    “是啊!警察同志,广州的治安在整个中国是出了名的好,切莫因为这人,影响到整个广州的治安。”那陈沐在边上也嘀咕了一句。

    我算是明白了,他们初步的想法应该是想把我打残,如此以来,明天的仪式我肯定没法参加了,见我手头上功夫不错,那陈沐又把主意打到警察身上去了,想把弄进派出所。

    玛德,这女人看着清清纯纯的,心思怎么会这么阴损。

    当下,我也没说话,一双眼睛一直盯着陈沐。

    那陈沐见我盯着她看,冲我一笑,淡声道:“别怪我,这里不是你们乡下,一些利器不能随便带在身上,我仅仅是做到一个良好市民该做的事情。”

    我冷笑一声,“你我心里都明白彼此的打算,陈沐,就算我进去了,你真以为以你这外行人的身份,能把停尸弄好?”

    她一怔,诧异地盯着我,故作惊讶道:“停尸?什么停尸?小哥哥,你可别乱说话。”

    呵呵!

    我内心冷笑连连,这女人装疯卖傻的本事倒是可以。

    就在这时,那警察开口了,他说:“小兄弟,怎样?跟我去一趟派出所?”

    “理由!”我死死地盯着陈沐,也没看那警察。

    那警察面色一沉,冷声道:“光天化日之下,你拿着凶器,你觉得你不应该去派出所把这事招呼清楚吗?”

    我瞥了那警察一眼,淡声道:“事实如何,你看不出来吗?明显是…。”

    不待我说完,那陈沐在边上来了一句,“警察同志,您也知道,这房子的主人是袁老太太,而您边上这位袁正华,正是袁老太太的孙子,本来吧,华哥是想请朋友们来家里玩耍一番,谁曾想到这陈九多加阻拦,多最后更是拔剑,言语之中尽是威胁之意,倘若不是您来的及时,恐怕整件事会变得无法收手了。”

    “陈妹妹说的对,要是您来点晚点,恐怕此时遍地都是尸体了,您再看看他手头上那柄剑,一看就是饮了不少血,不然,剑锋绝对不会那么锋利。”那袁正华在边上煽风点火道。

    听着他们的话,我内心冷笑连连,这俩人一唱一和,不去演双簧,真的是浪费人才了。

    “你可有什么想解释的?”那警察朝我问了一句。

    我笑了笑,罢手道:“你觉得我解释有用吗?”

    我这样说,是因为在场都是袁正华的人,即便我说没有打他们,仅仅是自卫罢了。

    问题在于,那警察会信么,而袁正华跟陈沐会任由我说什么吗?

    正因为这个,我懒得跟他们跟解释,因为我再明白不过了,即便解释,也没用。

    当下,我深呼一口气,直勾勾地盯着陈沐,一字一句地说:“陈姑娘,你可知你现在在干什么事吗?”

    她一笑,“我当然知道。”

    我紧盯着她,又说:“如若我不能参加明天的仪式,你可想过后果?”

    “明天的仪式?什么仪式?”她故作疑惑地来了这么一句。

    “行!”我死死地盯着她,“既然你找死,我也不拦你,只希望你自己造成的后果,由你自己来承担即可。”

    言毕,我没再说话,径直朝门口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