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4章 阴阳饭(14)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之际,袁老太太的声音在外边响了起来。

    她老人家说的是粤语,我大致上猜出她意思了,应该是让我出去。

    当下,我盯着手中的火龙纯阳剑看了看,深呼一口气,也没再多想,便将火龙纯阳剑放在床上。

    一想到床底下有停尸,我觉得有些不放心,又将火龙纯阳剑拿了起来,搁置在桌面上,然后缓缓走了出去。

    刚出门,那袁老太太正好站在楼梯口的位置,跟前几天的装扮差不多,一手拿着人民币跟黄纸,一手拿着锣槌。

    令我疑惑的是,今晚袁老太太的衣服好似跟前几天一样,前几天,她老人家都是一身青布衫,但今晚她老人家穿的却是一身大红袍。

    这让我不由盯着她老人家看了几眼,这不对啊!

    一般办打钱这种仪式,都比较忌讳红色,毕竟,这玩意跟死者有关,按照中国的传统,大凡跟死者仪式有关的活动,一般都是忌讳红色。

    当然,这种忌讳并不是说忌讳用什么东西是红色,而是忌讳穿扮。

    试问一句,倘若参加丧事,某人穿个大红袍的衣服,这不是招人闲话么?

    可,现在这袁老太太居然穿着大红袍来打钱,这是为什么啊?

    我盯着袁老太太看的同时,那袁老太太也盯着我在看,她好似在疑惑我为什么会从温雪房间走了过来。

    所以,她的眼神一直停在我身上。

    我尴尬的笑了笑,对她说:“大后天就要办仪式了,我想在这房间住住。”

    她好似听懂我的话了,点了点头,也没说话,便扭头朝楼梯那边走了过去。

    “老人家,不知道您老为什么会穿大红袍?”看着她的背影,我立马问了一句。

    她停下脚步朝我瞥了一眼,摇了摇头,意思是她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好吧,我们的确存在交流障碍。

    见此,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便依靠在门边打看着她把打钱的仪式弄完,我好回去捣鼓一下火龙纯阳剑。

    可,令我没想到的是,这次,那袁老太太没让我靠在门边,而是走到我边上,拉着我,走到楼梯口的位置,又朝我指了指,意思是让我今天晚上站在楼梯口的位置看着她打钱。

    这让我心里又生出一种疑惑,那便是,这袁老太太每天晚上的打钱,看似都差不多,实则却是每天都在发生某种变化。

    瞬间,我脑子生出一个词,温水煮青蛙。

    难道她老人家会是这种打算?

    考虑到我跟这袁老太太存在交流障碍,我也没不好,就打算等明天必须找个翻译,跟这袁老太太好好聊一会儿,否则,就这样下去,我怕被这袁老太太给坑了。

    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不得不防备着这袁老太太。

    打定这个主意,我也没多想,便站在楼梯口的位置,看着那袁老太太弄完打钱的仪式。

    值得一提的是,今晚袁老太太打钱的仪式,跟往常一模一样,没丝毫差别。

    待看完她的打钱仪式后,按照往常的规矩,我也没久留,便准备回房间。

    就在这时,原本已经到了一楼的袁老太太,居然朝二楼走了过来。

    我一愣,盯着她看了看,这不对啊,前几次,她老人家都是弄完打钱的仪式,便直接回自己的房间,今晚怎么会上二楼啊!

    当下,我不由在楼梯口等了一会儿。

    由于那袁老太太上了年纪,她爬楼梯的速度极慢,短短的二十几阶楼梯,她老人家愣是爬了接近三分钟的样子。

    待来到我边上,她老人家抬眼看了我一眼,指了指温雪的房间,又指了指她自己。

    我懂她意思,她这是告诉我,她今晚要住在温雪的房间。

    瞬间,我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她今晚要住温雪的房间?

    那么问题来了,她是从一开始就有这个打算,还是临时起意?

    若说从一开始就有这个打算,那么温雪早上莫名其妙的中邪,肯定跟这袁老太太有关。

    否则,袁老太太绝无可能住进温雪的房间。

    至于临时起意,说实话,我真不信。

    换而言之,这袁老太太十之**是从一开始就打算今晚住在温雪的房间。

    擦!

    也就是说,温雪早上中邪,百分之百是她在搞鬼。

    这让我怒从心头起,可,一看到袁老太太,我立马生出一股无力感。

    即便知道温雪的中邪是她搞鬼的,我却不知道怎么处理。

    总不能骂她一顿,她又听不懂。

    更不能打她一顿吧!

    说实话,我甚至想放过放弃这个活了,但想到温雪中邪后,她第一时间把温雪弄好了,这让我心里稍微好受了一些。

    要是没猜错,她应该仅仅是想把温雪吓走,从而让自己今晚住在这房间。

    那袁老太太见我盯着她,没说话,估摸着是知道我猜出温雪的事了,她冲我尴尬的笑了笑,指了指房间,然后双手合十,朝我微微点了点头。

    我懂意思,她这是向我道歉。

    我笑了笑,罢了罢手,说:“没事,倘若您老真需要住在这里,直接说出来即可,真心没必要弄什么手段。”

    她好似没听懂,再次朝我歉意的笑了笑,然后径直朝温雪的房间走了过去。

    我立马跟了上去,那袁老太太见我跟了上来,疑惑地盯着我。

    我苦笑一声,说:“我的东西还在房间,需要拿出来。”

    她一怔,也没说话,推开房门走了进去,我也跟着走了进去。

    刚进门口,那袁老太太也不知道咋回事,站在门口一动不动,一双深邃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桌面上边的火龙纯阳剑。

    我下意识问了一句,“老太太,您这是?”

    她扭过头瞥了我一眼,抬手指着火龙纯阳剑,用生硬的普通话问我:“那是你的?”

    我嗯了一声,笑道:“我平常没事的时候喜欢舞刀弄枪的,那把剑不过是普通剑罢了。”

    我这样说,是不想因为这火龙纯阳剑再徒生意外。毕竟,这袁老太太也懂抬棺匠,万一让她生出啥念头,这不是捉虱子往自己头上扔么。

    令我没想到的是,那袁老太太好似不信我的话,刷的一下朝火龙纯阳剑跑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