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1章 阴阳饭(11)
    倘若我的猜测没错,温雪之所以会离开,应该是跟停尸有关。

    甚至可以说,她已经知道停尸放在哪了。

    当然,我这样想也不是没有道理。

    要说原因,很简单,那便是她临走时那句话,不会成为累赘。

    凭心而言,对于停尸我了解的不多,但,对于停尸的诸多忌讳,我却是早有耳闻。

    据传闻,房有停尸,如有神龛,一忌不可行房事,二忌不可行喜事,三忌不可行丧事。

    诸如这样的规矩,在各地都有各自的规矩,且那些规矩全是大有来头。

    也正因为如此,我才会断定温雪会莫名其妙的离开。

    只不过,有一点我始终想不明白,那便是她为什么不跟我把事说破再离开,非得跟我打啥哑谜。

    站在门口,我足足站了七八分钟时间,方才回过神来,先是扫视了一下她的房间,后是正准备拉上她的方面。

    有些事情,说起来也是巧合的很,我这边刚准备拉房门,眼角的余光居然发现她的床底下露出一块红色的丝巾。

    这丝巾仅仅是露出来一角。

    不过,在我看来却好似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般,哪里敢犹豫,立马凑了过去。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番反应,说起来倒也巧合的很,对于温雪日常的穿扮跟用品,我熟悉的很,因为她在火葬场上过班,所以,她对红色的东西,颇为敏感,一般不会随身携带红色的东西。

    说句难听的话,就连外包装是红色的饮料,她都不曾喝过。

    我曾问过她原因,她说,在火葬场见过太多红了,一般在火葬场上班的人都会忌讳红色。

    而现在在她床底下出现红色的丝巾,我能不好奇么。

    待我走到床边时,刚蹲下身,还没来得及细看,一股淡淡的尿酸味传了过来,乍一闻,像极了我们农村平常施肥用的肥料气味。

    这让我好奇心大起。

    虽说这房子破旧了一些,但好歹也算是在城里,按道理来说,应该不会出现这种气味才对,再有就是,听陈沐说,这袁老太太的子女都出国了,想必家境应该比较殷实。

    一个家境殷实的家庭,不应该出现这种气味才对啊!

    一闪过这念头,我哪里敢犹豫,立马俯下身子,朝那红丝巾看了过去,也不晓得是床下光线太暗了,还是咋回事,除了能发现红丝巾的一角,再多的东西,压根看不着。

    活见鬼了。

    我暗骂一句,这什么情况,即便床下光线昏暗,但也不知道这样。

    当下,我深呼一口气,伸手朝那红丝巾拽了过去。

    就在我手掌刚碰到红丝巾的一瞬间,只觉得这红丝巾有些粘手,像是被倒了什么胶水在上边一般,摸起来格外黏乎。

    “玛德,什么鬼东西啊!”我嘀咕一句,拽住红丝巾用力一拽。

    令我奇怪的事发生了,我居然…拽不动红丝巾。

    再用力一拽,跟先前一样,还是拽不动。

    这下,我愈发疑惑了,整个身子朝床底下往前挪了几分。

    不往前还好,这一往前,先前那股气味更重了。

    瞬间,我脑子闪过一个念头,停尸。

    停尸就在温雪的床底下。

    我会这样想,是因为早上的时候,温雪身上发生过一件诡异的事。

    要知道温雪不但在火葬场上过班,更是鬼山的守山匠,她身上具有普通人没有的正气,说白了,一般中邪之类的事,不可能发生在她身上。

    但,事实偏偏是那么邪乎,她早上偏偏中邪了。

    先前在茶楼时,我本来想问她早上为什么会中邪,但当时我一心念叨着停尸的事,便把这事给忘了。

    现在想起来,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敢肯定,袁老太太家的停尸,绝对就放在温雪的床底下,唯有这样才能解释温雪早上中邪的事。

    也唯有这样,温雪才会中邪。

    试问一句,即便是道行再高深的道人,整个晚上住在停尸上边,其身体上的道家之气自然会消散一些,时间一久,即便是道人,也会出现中邪的情况。

    更何况温雪还算不上道人,不中邪才怪。

    想到这个,我的第一想法是将床底下的停尸弄出来。

    可,转念一想,即便我现在把停尸弄出来,又该怎么处理这停尸?

    按照袁老太太的说法,一周后才能将停尸弄出去,而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天,换而言之,只剩下两天时间,便能将这停尸弄出来。

    想到这个,我立马缩回手,盯着那红丝巾看了一会儿,缓缓退了出来。

    等等,不对!

    这红丝巾为什么会露出来。

    按道理来说,这停尸放在床底下应该有些年头了,不可能会出现意外,更不可能会露出红丝巾。

    难道温雪很早前就发现了?

    闪过这念头,我愈发确定温雪肯定早就发现停尸放在自己床底下。

    可,如果她发现了,为什么不跟我说出来?

    这让我实在想不明白温雪的打算。

    在床边愣了一会儿,我也没久待,先是将那红丝巾往里面挪了挪,后是关上房门,打算找袁老太太问几句,考虑我跟她老人家言语不通,所以,我在街上花了五十块钱找了一个临时翻译。

    这临时翻译是一名五十岁左右的妇人,应该并非本地人,像是在广州打拼多年了,懂点粤语。

    跟那妇人谈好价钱后,我径直领着她找到袁老太太。

    我们俩找到袁老太太时,她老人家正在厨房熬着稀饭,一见我们进来,那袁老太太先是在我们身上扫视了一眼,后是说了一句粤语。

    由那妇人翻译过来的意思是,袁老太太问我,我边上的妇人是谁。

    我也没隐瞒,就把那妇人的身份说了出来。

    那袁老太太听后,也没多想,就问我找她是有事,还是怎么了?

    对此,我压根没隐瞒,先是把温雪早上中邪的事问了出来,问她为什么温雪会中邪。

    她老人家也没跟我打马虎眼,直接告诉我,说是因为停尸的关系,到最后也不晓得她是看到温雪离开了,还是咋回事,她居然很直白的告诉我,停尸就在温雪床底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