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5章 阴阳饭(5)
    可,令我失望的是,我盯着袁老太太看了老半天,愣是没发现她老人家有任何表情,就好似整件事跟她毫无关系一般。

    这把我给郁闷的,当真是不知道说啥了。

    而那陈沐见我没说话,又问了一句,“你敢接吗?”

    我咽了咽口水,还是没说话,主要是感觉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没弄清楚,一旦接了,又怕会遇到极大的危险。

    说白了,在金钱跟风险之间,我有些拿不定注意。

    就在这时,那袁老太太又开口了,她说了几句粤语,由陈沐翻译过来的意思是,问我敢不敢接,要是接了的话,她会使尽浑身解数帮忙。

    这让我稍微镇定了一些,就试探性地问了一句,“老人家,不知道你想让我干什么?”

    那陈沐立马翻译给袁老太太听。

    而袁老太太听后,淡声地告诉我,说是把她家老头子的尸体弄出去,安葬在她老家即可。

    这跟我猜测的差不多。

    只是,我想不明白的是,这事应该不难啊,为什么袁老太太会给出这么高的价钱?

    当下,我深呼一口气,试探性地朝袁老太太问了一句,“只是把尸体安葬下去就给价钱五百万的房子?”

    不到片刻时间袁老太太开口了,由陈沐在边上翻译道:“对,只需要把老头子的尸体安葬好,便把这房子给你。”

    这下,我愈发疑惑了,盯着袁老太太看了老半天,还是不敢同意。

    说难听点,这陷阱太明显了。

    若说给个几千或一万,我立马接下来了,但,一下子给这么多钱,要说这里面没猫腻,肯定没人会信。

    那袁老太太应该是看出我的疑惑,对着陈沐嘀咕了几句,那陈沐就对我说:“袁老太太说了,这次的事情的确有些棘手,但正所谓富贵险中求,你若没那个胆量,她老人家也不勉强你,希望你跟温雪姐姐住在这即可,切莫再半夜出来了。”

    说吧,那袁老太太深叹一口气,就抬手准备弄掉桌面的阴阳饭。

    我有些急了,连忙叫了一声,“等一下。”

    说话间,我微微斟酌了一下,以我跟温雪目前的状态,想要在这城市生存下去,肯定是极其困难,而温雪为了我们俩的生活能好些,更是打算一个人打算干两份工作。

    说不心疼她,绝对是骗人的。

    所以,仅仅是考虑了不到三秒钟的时间,我立马点头道:“行,这活我接了。”

    我之所以答应下来,说白了,完全是被生活给逼的,哪怕我身上现在有个一千块钱,或许都不会接下这活。原因在于,至少有了这一千块钱,能解决我们俩目前的生活。

    可,残酷的现实是,我们俩说不上身无分文,但却与身无分文差不多。

    正是考虑到这个,即便这事可能有陷阱,也必须往里面跳。

    这就好比,一个人口渴到极致时,忽然那个人面前出现一桶泉水,而泉水的两旁尽是老虎跟狮子,试问一句,这种情况,你会冒险去喝水么?

    别人,我不知道,但,我绝对会冒这个险。

    话音刚落,那袁老太太面色一喜,连忙朝我走了过来,在我身上打量了几眼,满意的点点头,也没说话。

    而那陈沐则怪异地看着我,问我:“你不知道这事的风险?”

    我笑了笑,说:“知道。”

    “知道你还接?”那陈沐立马问。

    我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袁老太太,笑道:“我不想看到温雪为了生活而劳碌。”

    那陈沐一怔,直勾勾地盯着我,也没再开口,而我则补充了一句,“陈姑娘,不知道可否麻烦你一件事。”

    “什么事?”她好奇地盯着我。

    我也没隐瞒,就说:“别告诉温雪了,所有的一切,我承担下来。”

    她好似有些拿捏不准,朝袁老太太看了过去,那袁老太太嘀咕了几句后,陈沐立马说:“好,只不过,刚才袁老太太说,想要解决这事,恐怕还得等上一周时间。”

    “为什么啊!”我下意识问了一句。

    那陈沐解释道:“袁老太太说,想要把她家老头子的尸体弄出去,准备工作至少需要一周,至于这一周时间,你放心,袁老太太刚才说了,她会预付一万给你,算是给你的奖励。”

    听着这话,我稍微松了一口气,有了这一万块钱,至少生活有了保障。

    只是,另一个疑惑又冒了出来,那便是袁老太太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准备工作需要一周的时间。

    我本来想把这一疑惑问出来,但那袁老太太压根没给我这个机会,她先是将桌面的阴阳饭弄掉,后是告诉我,说是,既然接下这活了,阴阳饭便不能这样吃,得等到一周后在仪式上吃阴阳饭。

    说罢,那袁老太太也不知道咋想的,直接掏出一万块钱朝我递了过来。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她掏出来的一万块钱,有些不对劲。

    当然,这并不是说她老人家掏出来的是假钱,而是她老人家掏出的人民币,上面的颜色有些黯淡,像是被什么东西砸过一般。

    等等,砸过。

    瞬间,我立马想到袁老太太昨天夜里打钱的情景,也就是说这一万块钱,很有可能是她老人家打过的。

    玛德,说白了,这钱是亦阴亦阳啊!

    心念至此,我哪里敢接,直勾勾地盯着袁老太太,沉声道:“老人家,这不合适吧!”

    话音刚落,那袁老太太嘀咕了几句,陈沐翻译道:“她老人家说,想要接这活,这一万块钱必须拿着,且还有个条件,不能将这一万块钱存进银行,更不能转交给他人,必须由你自己在这一周时间内亲手花出去。”

    我彻底懵圈了,这什么破规矩啊,居然还有逼着人花钱的。

    说实话,我有些后悔了,但看到那一万块钱,我还是伸手接过来了,要说原因,也简单,被生活逼的。

    虽说这些钱,不太正常,但好歹是真钱,至少买东西不成问题。

    接过钱,也不晓得是心理作用,还是咋回事,隐约有股很微弱的炙热感从人民币上边传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