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3章 阴阳饭(3)
    她说:“九哥哥,你别忘了,民以食为天,这饭菜无论在阴间还是阳间,都是这个道理。”

    我一听,诧异地盯着她,连忙点点头,说:“好!”

    说罢,我找了一双干净的筷子,又找了一个干净的碗,先是将饭跟菜分开,后是让温雪去叫袁老太太。

    那温雪起先有些不太愿意去找袁老太太,说是不太希望我跟这事有所瓜葛,最后她耐不住我的话,只好把袁老太太叫了过来。

    袁老太太进来时,我正好把饭菜分开。

    当然,我所说的分饭菜,并不是说直接把饭菜分开就行了,还需要以阴阳八卦图的方式,将饭倒在台面上,以饭为阳,以菜为阴。

    弄好这个,还得以阴阳八卦图为起点,再这阴阳八卦图上边分四象,分为为,太阴、太阳、少阴、少阳。

    当我把这个彻底弄好后,那温雪正好袁老太太走了进来。

    那袁老太太刚走到门口的位置,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桌面的阴阳饭。

    足足过了一分钟的样子,她老人家方才回过神来,又将眼神移到我身上,直勾勾地盯着我,也没说话。

    当然,即便她说话了,我未免能听的懂。

    而那袁老太太好似也考虑到这个了,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对着电话那头讲了几句粤语,要是没猜错,她老人家应该是让陈沐过来,毕竟,只有陈沐才能翻译我们俩之间的话。

    一想到这个,我也没说话,便朝袁老太太使了一个眼神,意思是,我要开吃了。

    那袁老太太显然是知道这饭的意思,一把抓住我手臂,冲我摇了摇头,又说了几句粤语。

    她老人家说粤语时,语速极快。

    这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了,按照温雪的意思是,只要吃了这阴阳饭,应该就可以彻底去了解这件事了。按说,袁老太太应该高兴才对啊!

    当下,我深呼一口气,笑着说:“老人家,吃了这阴阳饭,就…。”

    不待我说完,那袁老太太也是急了,死死地盯着我,嘴里碎碎地说了好几句粤语。

    奈何,我一句没听懂,就知道她说这话的时候,神色颇为激动。

    由于语言不通,我们三人站在房内,那气氛别提多尴尬了。

    好在这种尴尬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多久,原因在于那陈沐来了。

    一看到陈沐,我内心那个激动,连忙喊了陈沐一声,“陈姑娘!”

    那陈沐冲我一笑,又朝袁老太太点点头,说了几句粤语。

    约摸过了一分钟的样子,袁老太太跟陈沐说了几句话,也不知道那袁老太太跟陈沐说了什么,就知道陈沐在听完袁老太太的话后,脸色刷的一下变了,惨白如纸,脚下更不是不停地打颤。

    这让我好奇万分,就好奇地朝陈沐问了一句,“陈姑娘,袁老太太说啥了?”

    她并没有直接翻译,而是打量了温雪一眼,又朝温雪打了一个手势,意思是让温雪离开。

    一看到她的动作,我算是彻底明白了,要是没猜错,袁老太太刚才应该是说了颇为重要的话,否则,决计不会让温雪出去。

    &nb

    sp;   “九哥哥!”温雪朝我看了过来。

    我懂她意思,她这是在询问我。

    于是乎,我微微点头,轻声道:“你先去我房间,这事你别插手。”

    “好!”那温雪重重地点头,又说:“九哥哥,那你自己注意点,切莫因为钱财的事,轻易答应别人什么。”

    听着温雪的话,我诧异的盯着她,她居然明白我接触这事的初衷?

    实不相瞒,在知道袁老太太打钱时,我之所以会让温雪把打钱的事告诉我,是想着既然碰到了,倒不如替袁老太太解决这事。

    这倒不是因为我好心,而是被生活给逼的。

    说白了,我现在没钱,急需赚钱。

    我嗯了一声,就对温雪说:“放心,我心里有数。”

    那温雪也没再说什么,缓缓朝外边走了过去。

    待温雪离开后,最先开口的是陈沐,她对我说:“你叫陈九是吧?”

    我嗯了一声,说:“是!”

    她又说:“袁老太太让我问你,是否真有本事帮她。”

    我稍微想了想,这个还真不好说,主要是不知道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不过,想到我入行当抬棺匠有些年头了,或多或少有些本事,就说:“应该可以吧!”

    说罢,我把我以前干的工作说了出来,又让陈沐给那袁老太太翻译。

    令我诧异的是,陈沐听完我的话,压根没给袁老太太翻译,而是对我说:“袁老太太已经看出你的职业,她老人家让我转告你,想要干好这个活,得有过人的胆量跟本事。”

    说最后一句话时,那陈沐看似很淡然,实则,我却发现她脚下不停打颤。

    要是没猜错,应该是袁老太太把家里停尸的事告诉她了。

    我深呼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缓一些,笑道:“放心,既然敢吃这阴阳饭,自然有那个本事。”

    这话一出,那陈沐立马翻译过去了。

    袁老太太眉头一皱,紧紧地盯着我,说了几句粤语。

    陈沐翻译,“袁老太太让我问你,拜了几座山头,行了哪座山,看了哪个仙体。”

    我一听,内心只有一个想法,这袁老太太不简单。

    原因在于,她说的这句话,居然是我们抬棺匠的内行话,叫素问。

    一般我们抬棺匠遇到同行人时,都问拜了几座山头,行了哪座山,看了哪个仙体,这话的真正意思是,你入行几年了,属于哪个庙,拜的又是哪个神仙。

    说实话,我在乡下当抬棺匠那会,很少遇到有人这样问,毕竟,都是一些熟人,哪里需要问这些,久而久之,这些东西也渐渐忘了。

    饶是高佬、老王等人,估摸着都忘得差不多了。

    而我之所以记着,是因为我这人思想顽固,对一些礼仪什么的,比较上心。

    正因为这个,我才记了下来。

    当下,我整了整衣服,又用手捋了捋头发,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比较整齐,然后朝袁老太太看了一眼,缓缓跪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