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1章 阴阳饭(1)
    说实话,初到广州,对于这边民风习俗,完全处于一片空白。

    所以,待在房内,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便是温雪早些回来。

    在这种煎熬中足足等到下午左右,温雪提着一份快餐,满脸笑容地走了进来。

    她进门的第一件事,先将我快餐放在桌面,后是死死地抱住我,喜道:“九哥哥,我通过面试了,明天就可以上班了。”

    我象征性地嗯了一声,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连忙把袁老太太先前的动作说了出来。

    那温雪一听,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说:“我的个九哥哥啊,那袁老太太之所以把红包放在饭菜下边,是因为你昨天看到她打钱了,给你个红包,意思是让你冲冲喜,驱驱晦气。”

    听着她的话,我差点没跳起来,玛德,居然会是这个结果。

    要知道温雪没回来之前,我脑海中曾幻想太多场面,甚至感觉袁老太太想要害我。

    当我把这一想法对温雪说出来后,她一边捣鼓着盒饭,一边笑着解释道:“九哥哥,你是不是因为经历太多事情,把所有人都想的太坏了?”

    我尴尬的笑了笑,也没说话,而温雪则一把拉着我坐在边上,又将盒饭推倒我边上,笑着说:“九哥哥,我们现在没啥钱,一天只能买一个盒饭了,等我发工资了,请你出去吃大餐。”

    我一听,疑惑道:“你…身上不是还有八百?”

    她翻了翻白眼,说:“九哥哥,生活不是这么过的,虽说我身上还有八百,可,我们至少得留五百预防万一,例如你我忽然生病了,得留点钱看医生吧,所以,这个月我们的生活费只有三百,一天十块钱。”

    听着她的话,我心里某根弦好似被扯动了一下,连忙将盒饭推了过去,笑着说:“好吧,我不饿,你先吃。”

    她白了我一眼,没好气地说:“你都一天没吃饭了,哪能不饿。”

    说完,她将盒饭推了过来,继续道:“我先前在公司已经吃了一些。”

    盯着她,我也没多想,下意识打开盒饭,吃了约摸三分之一的样子,将剩余的盒饭朝她推了过去,笑道:“好了,我饱了,你吃吧!”

    她瞪了我一眼,说:“不行,你还得吃一些。”

    我心里一暖,也没客气,又随意的吃了几口。

    在我吃饭期间,温雪一直盯着我看,我问她看什么,她说:“九哥哥,真想就这样生活一辈子,虽说没钱,但我们过的踏实,你觉得呢?”

    我没回答她的话,主要是我心里还记着瘦猴的死。

    温雪见我没说话,尴尬的笑了笑,说:“对了,九哥哥,从明天开始,我打算白天上班,傍晚时分做份兼职,替人发发传单,晚上可能要等到九、十点才回家,你不会生气吧?”

    我抬眼望了望她,心里别提多不是滋味了,便顺手将手中的盒饭推了过去,轻声道:“我饱了!”

    她好似知道我在故意避开,拿过我用过的筷子,小口小口地吃饭,时不时会抬眼看看我,每次看到我时,她眼神中会流露出一股名叫幸福的东西。

    可,我看到她这眼神时,总会下意识避开。

    凭心而言,我从未想过自己会落魄至此,更未想过温雪会在这个时候选择跟我一起。

    “九哥哥,你是不是没吃饱?”温雪见我神色不对,连忙问了一句,又将手中的盒饭推了过来。

    我苦笑一声,忙说:“饱了。”

    她微微一笑,用筷子夹起一块五花肉朝我嘴边靠了过来,一双大眼睛紧紧地盯着我,俏皮道:“九哥哥,吃了它,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嗯?

    秘密?

    我也没客气,一口咬过五花肉,咀嚼了几下,问:“什么秘密?”

    令我郁闷的是,她居然翻了翻白眼,俏皮道:“都说了是秘密还问。”

    我一听,紧紧地盯着她,轻声道:“温雪,我能问你一个事么?”

    “什么事?”她一边吃着,一边回了一句。

    我说:“后悔跟过来吗?”

    她一怔,放下筷子,冲我一笑,说:“只要有九哥哥的地方,我就觉得幸福吖,再说,咱们还有个儿子勒,等熬过这段时间,我打算攒点钱,把咱们的儿子接过来,以后,咱们一家三口就在这定居了,九哥哥,你觉得怎样?”

    “好!”我重重地点了点头。

    随后,那温雪吃完饭,又将房子捣鼓了一下,值得一提的是,对于袁老太太送过来的饭菜,我没动,温雪也没动。

    在这期间,我好几次想问温雪昨天夜里打钱的的事,但,令我郁闷的是,温雪好似有意在回避这件事,直到傍晚六点时,按照温雪的想法是,出去溜达一圈。

    若是平常,我或许同意,毕竟,初到这个城市,四处溜达一下还是有必要的。

    可,一想到昨天夜里袁老太太打钱的事,我总觉得有些心绪不宁,就拉住正准备出门的温雪,轻声道:“温雪,昨天夜里…。”

    不待我说完,她柳眉微蹙,轻声道:“九哥哥,你跟我说句实在话,倘若那袁老太太非常可怜,你会帮她么?”

    我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就问她:“怎么说?”

    她深呼一口气,说:“九哥哥,我以前在火葬场上班时,曾遇到过几次打钱,每一次遇到打钱的事,主家都极其可怜,本以为这风俗是在东北那边,没想到在广东也有这习俗。”

    “能具体说说么?”我忙问。

    她盯着我看了看,好似有些不情愿,说:“九哥哥,你确定要知道?”

    我点点头,说:“不弄清这事,我心里不踏实。”

    她哦了一声,正欲开口,那袁老太太像前几次一样,端着饭菜过来,一见我们站在门口,她老人家先是冲温雪一笑,后是朝我点点头,将饭菜放在我们手里,又给我们俩塞了一个红包,也没说话,径直朝外面走了过去。

    看着她老人家的背影,我再也忍不住了,扭头朝温雪看了过去,不待我开口,那温雪率先开口了,她说:“九哥哥,你如果想知道这袁老太太的事,恐怕要吃完这饭,不能剩一滴饭,就连菜梗也要吃的干干净净。”

    “为什么啊!”我下意识问了一句,心里隐约感觉这饭菜可能不简单,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各地有些风俗,而在我知道的一些风俗当中,有些地方,好似会在饭菜动手脚。

    当然,这种动手脚,并不是说在饭菜里面下药什么的,而是在饭菜里面加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