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9章 打钱
    一想到赚钱这个字眼,我心里别提多郁闷了。

    在农村那会,一天到晚只知道抬棺,再通过抬棺赚取微薄的酬劳。

    但在这大城市,哪里有什么棺材可抬,换而言之,想要在这大城市赚钱,唯一的办法就是出去打工。

    就如温雪说的那边,去公司上班。

    可,我一没学历,二没工作经验,拿什么去找工作?

    总不能面试的时候,告诉对方,我以前抬棺的吧?

    正因为这个,我头痛的很,最后一狠心,实在没办法,只能像高佬,瘦猴一般,给人干苦力。

    心念至此,我也没再多想,就打算明天一大清早,去工地转转,看看能不能找着工作。

    但,有些事情,当真是冥冥之中早已注定,便不是你想怎样,便能怎样。

    这不,当天晚上的子时,我当时正准备入睡,偏偏在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一阵响动。

    按照我最初的想法,可能是温雪送袁老太太下楼。毕竟,先前温雪跟袁老太太一起去了另一个房间。

    然而,那响声足足持续了约摸一分钟的样子,更为奇怪的是,那声音不像是走路的声音,而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敲打着地面。

    我低头一看,就发现这地面不像是我们老家那般,用水泥捣鼓成的,而是由众多长条形的木头铺在地面,上面隐约有些湿润。

    这一发现,令我立马下了床,试探性地朝门口靠了过去,倾耳听去,那响声极有节奏感。

    “温雪是你吗?”隔着门,我喊了一声。

    令我失望的是,外边毫无声音回我。

    这让我面色一沉,缓缓来开门,借着微弱的光线朝外边看了过去。

    这一看,我差点没吓死。

    但见,那袁老太太左手拿着一张百元钞票,右手拿着一根我们乡下敲铜锣时用的锣槌,不停地击打着楼梯。

    她老人家这是干吗呢?

    我内心嘀咕一句,脚下缓缓朝门口走了过去。

    说到这里,有个事值得提一提,那便是我所在的这个房间,离楼梯口仅仅只有不到一米半的位置,一出门便能看到楼梯。

    而这楼梯用材是木料,或许是经常被那袁老太太敲打,这楼梯看上去有些破旧不堪,好几处地方都破了不少口子。

    先前在上楼时,我还担心这楼梯会不会塌了。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袁老太太好似没看到我一般,继续敲打着楼梯。

    趁这个时间,我仔细观察了一下袁老太太打楼梯的方式,她先是将百元钞票放在楼梯的位置,用锣槌敲打三下,嘴里念叨着什么,然后按照这个动作,又朝下边移了下去。

    真正令我想不明白的是,袁老太太在做这个动作时,居然是陷入无我的状态,就好似世间万物于她来说,皆是虚无。

    我咽了咽口水,下意识喊了一声,“袁老太太!”

    诧异的是,她好似完全没听到我的声音,依旧继续手头上的动作,不停地打着锣槌敲打着钞票。

    这让愈发疑惑了,本以为她仅仅是放点钱在门口罢了,谁曾想到,居然还有这个仪式。

    等等,这个仪式。

    难道是…。

    瞬间,我脸色刷的一下白了,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立马朝温雪房间跑了过去,脑子只有一个想法,别说这房子要房租,就算倒贴我房租,都不能住下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