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8章 同道中人(下)
    令我吃惊的是,那袁老太太听完陈沐的话后,居然径直朝我走了过来,一把抓住我手臂,说了几句粤语。

    由陈沐翻译过来的意思是,让我撑开手掌。

    我也没客气,立马将手掌伸开,就发现那袁老太太在我手掌上盯了约摸一分钟的样子,随后摇了摇头,又嘀咕了几句粤语。

    我也没客气,就问陈沐,问她袁老太太说了什么话。

    也不晓得那陈沐是有自己的打算,还是咋回事,这次,她并没有像先前那般翻译出来,而是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支吾道:“不好意思,这个就不翻译了吧?”

    “为什么?”我惊呼出声。

    她一笑,说:“不是好话,所以,用不着翻译了,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大哥哥居然跟袁老太太一样,也是干那行的。”

    我一怔,忙问:“陈姑娘,冒昧打听一下,这袁老太太干吗的?”

    她也没隐瞒,就说:“她老人家啊,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在街边摆个摊子,替人看相什么的。”

    听着她的话,我诧异地盯着那袁老太太看了看,没想到这袁老太太居然是相师。

    还真别说,我所学的梅花易数,上边也有涉及一些看相,可惜的是,我这些年一直忙碌着抬棺匠的事,对于看相这一块,倒也没怎么关注。

    随后,我们几人在门口的位置,聊了一会儿,那陈沐告诉我们,说是第一个月的房租可以往后拖一拖,但,等到第二个月时,必须把第一个月房租交齐,以此类推。

    换而言之,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先住房子,后给钱。

    对于这一待遇,说不感动,那是骗人的。

    令我更为诧异的是,那袁老太太也不晓得咋回事,居然告诉我们,说是我们有经济上的困难可以找她,又说她老人家一个人住在这房子显得孤苦伶仃的,让我们俩没事可以找她唠唠嗑。

    在商定这一切后,那陈沐说是有事得离开了,独剩下我、温雪以及那袁老太太。

    由于我、温雪跟袁老太太语气不通,所以,我们三人也没咋说话,基本上的交流都是眼神跟打手势。

    不得不说,那袁老太太对我们俩还算不错,把整个二楼腾出来给我们俩了,虽说这房子有点破旧,但相比当年我跟郎高在湘西那边住桥洞,这环境算是相当可以了。

    当天晚上,温雪收拾出来两间房子,我跟她一人一间,大概忙碌了三四个小时的样子,才算彻底弄好。

    看着新弄好的房子,我心里感触颇大,也算是在这广州有了一处安身地,但,只要想到瘦猴的死以及高佬他们的消失,我心里就传来一阵阵刺痛。

    那温雪应该是看出我情绪不对,在我边上坐了下来,轻声道:“九哥哥,来到广州了,过去的恩怨仇恨,暂时放下来吧,倒不如好好想一想,在广州,我们应该怎样生活。”

    说着,她叹了一口气,继续道:“九哥哥,我是这样打算,我约了一家公司,明天早上去面试。”

    听着这话,我扭过头,朝她看了过去,轻声道:“温雪,你没必要陪我在这吃苦,你…可以去找王…。”

    不待我说完,她缓缓抬手,放在我嘴唇上,笑道:“九哥哥,你说什么傻话勒,好不容易能跟你在一起,我怎么可能吃不了这么点苦,只要跟你一起,这点苦算不得什么,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成为雪儿心中顶天立地的男人。”

    说完,她微微朝我这边倾斜过来,双手死死地抱住我手臂。

    “九哥哥,你说我们在广州能生活多久?”她轻声问了一句。

    我想了想,叹声道:“随遇而安吧!”

    话音刚落,那温雪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还是咋回事,缓缓起身,紧紧地盯着我,呢喃道:“九哥哥,我…。”

    同样,我也盯着她。

    就这样的,四目相对,我们谁也没说话。

    瞬间,整个场面变得有些燥热,我双臂动了动,那温雪应该是看出我的动作,缓缓朝我这边靠了过来。

    渐渐地,我们俩缓缓靠近。

    很快,我们俩相隔的距离,不到两公分,我甚至能清晰地听到温雪的呼吸声。

    “九哥哥,我…。”她好似有些慌张。

    “温雪!”我低声喊了一声。

    “九哥哥!”她喊了一声。

    四目相对,我们俩的身体缓缓靠近,在这一瞬间,我只觉得口干舌燥,正欲一把保准她,门口传来一道轻声的咳嗽声,扭头一看,是袁老太太,她老人家左右两只手端着两碗饭,饭上边放着一些菜。

    一见到这情况,我闹了一个大脸红,那温雪更是娇羞地扭过头,压根不敢看袁老太太。

    而那袁老太太见我们俩的神色,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先是走了进来,后是将饭菜放在我边上,最后又抓住温雪的手,嘀咕了几句粤语。

    我也听不懂她说的是什么。

    不过,从她的神色,我看出来一点东西,她老人家应该是不希望我跟温雪住在一起。

    说实话,我本来想问原因,不过,想到这二楼正好两间房子,而温雪在收拾房间时,也给自己收拾了一间,我也没多想,便端起饭菜随意吃了几口。

    就在我吃饭这会功夫,那袁老太太拽着温雪的手出了门。

    待她们出门后,我死劲搓了搓脸颊,顺势躺在床上,脑海中则开始想象在这城市怎么生存下去。

    按照高佬的意思是,让我直接去皓月明楼小区找林繁。可,一想到自己目前的处境,就这样去找林繁,估摸着太难为情了。

    正因为这个,我把这念头暂时压了下来,就想着等自己生活稍微好点,再过去找林繁。

    毕竟,人生在世,谁还没半点自尊心。

    打定这个主意,我又稍微想了想,凭我目前的能力,可以去干点什么事?

    说白了,我现在缺钱,甚至可以说,连最基本的生活日常都维持不了。

    所以,目前摆在我面前最为急迫的事是,赚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