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7章 同道中人(上)
    就这样的,我们俩拖着沉重的行李,朝温雪所说的地方走了过去。

    温雪说的地方,离这公交站没多远,约摸五百米的样子,我们俩一路上有说有笑的,朝那边走了过去。

    “九哥哥,就是那里。”温雪陡然停了一下,抬手朝前边指了过去。

    顺着她手指的地方一看,那地方是一条巷子,巷子颇深,两边的位置则开着一排排像是理发店的店铺,奇怪的是,那理发店打着红光,店内只有几样简单的理发工具。

    更为奇怪的是,那理发店坐着一排排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子,最为奇怪的是,那些年轻女子穿着暴露,时不时会询问一下过往的男人。

    一看这情况,我眉头一皱,朝温雪看了过去,嘀咕道:“这什么地方?”

    她尴尬的笑了笑,说:“九哥哥,我…我们身上没多钱,租不起别的地方,只能…。”

    我懂她意思,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也没多想,就问她:“你看的那房子在哪?”

    她抬手朝前边指了过去,低声道:“往这巷子里面一直走,走到尽头,朝左拐,那房租便宜,只要350一个月,交一压一就行了。”

    350?

    以前在广州打工的老乡说,说是这边房租贼贵,能找到三百五一个月的房子,的确不容易。

    那温雪见我没说话,还以为我生气了,忙说:“九哥哥,要是不喜欢,我们另外再找一个房子。”

    我笑了笑,抬手摸了摸额头,淡声道:“算了,有个落脚地就行了。”

    说完,我心里别提多郁闷了。

    说实话,我想过找人借点钱,应付一下。但,心里这一关不好说,若说借钱办大事,或许可以说服自己。

    可,借钱给自己过生活,我实在过不了自己的那一关。

    也正因为如此,我打消了那个念头,下意识摸了摸口袋,这里面只有不到三百块钱。

    当下,我深呼一口气,挥去脑中那些不快的情绪,一把抓住温雪的手,轻声道:“走吧,去看看我们的新…新…房。”

    “好!”温雪脸色狂喜,死死地抓住我手臂,“去看看我们的新房。”

    说完,我们俩相视一笑,谁也没说话,脚下则朝巷子里边钻了进去。

    通过漫长的巷子,我们俩又走了约摸一百的位置,一栋房子出现在我们眼前,这房子有种说不出来的破旧感,仅仅只有三层高,窗户是老式那种木窗,窗户前则站着一名约摸七十来岁的老太太。

    一见到我们,那老太太一口正宗的粤语问了我们俩几句。

    我们俩都是外地人,哪里听的懂那老太太说什么,好在那老太太应该是看出我们俩的窘境,掏出一部老人机,摁了一组号码,又对着电话里说了一通粤语。

    虽说我听不懂那老太太在说什么,不过,通过她的神色,我能看出来,她应该是在喊人过来。

    事实证明,我的猜测是对的,不到三分钟时间,过来一名十**岁的少女,那少女长发齐肩,看上去清清纯纯的,一副六畜无害的表情。

    一见我们,那少女先是在我们俩人身上打量了一眼,后是走了过来,伸手跟温雪象征性地握了握手,淡笑道:“你就是58同城上边的温雪姐姐吧!”

    “是啊,你就是陈沐吧?”温雪连忙开口道。

    “嗯!”那陈沐点点头,笑道:“是这样的,这房子的主人是这位袁老太太的,老人家一个人在这生活,子女都出国了,独留一个不争气的孙子陪在身边,但她老人家那孙子不争气,常年在外边打混,还拿走了老人家子女寄回来的生活费,老人家迫于无奈才委托我把房子租了出来。”

    听着这话,我也没多想,倒是温雪说了一句,她说:“陈沐妹妹,我能不能问一下,房租能不能再少点,我…我身上只有八百块钱,我…。”

    说到这里,温雪脸色一红,连脖子都红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虽说温雪不是富贵人家的子女,但,她这辈子估摸着也没缺过钱,曾几何时会落魄至此。

    那陈沐一听,也没急着回答,而是跟那袁老太太用粤语交谈了几句。

    约摸过了一分钟的样子,那陈沐开口了,她说:“温雪姐姐,我刚跟袁老太太谈过了,她老人家说,她身边还有点钱,暂时不急着要房租,不过,她老人家提了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温雪忙问。

    那陈沐朝袁老太太看了一眼,这才开口道:“是这样的,袁老太太有个怪习惯,每天晚上子时都喜欢在门口放一百块钱,所以,你们应该懂得,那一百块钱千万不能碰。”

    听着这话,我立马疑惑了,这什么意思?

    在门口放一百块钱?

    当下,我连忙朝那袁老太太看了过去,又盯着她打量了几眼,就发现这袁老太太满脸褶子,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怪怪的感觉。

    那袁老太太好似发现我眼光了,瞥了我一眼,冲我笑了笑,也没说话。

    “九哥哥,要不要住!”就在这时,温雪拉了我一下。

    我没急着回答,而是盯着那老太太看了一会儿,按照我的理解来说,一般在门口放钱,只有两个可能性,一个是这钱是给阴人的,还有一个则是,像袁老太太这一辈的老人,都信奉一句话,那便是人民币能辟邪。

    这让我有些拿捏不准了,无论是哪个可能性,只能证明一件事,那便是这房子绝非正常的房子。

    那温雪见我没说话,又拉了我一下,轻声道:“九哥哥,租吗?”

    我看了看温雪,又看了看那袁老太太,心头一沉,说:“租!”

    这话一出,那陈沐连忙把我的话对那袁老太太说了出来,而那袁老太太则饶有深意地在我身上打量了几眼,又对我说了几句粤语。

    她说的话,我有些听不懂,连忙朝陈沐看了过去。

    那陈沐一见我眼神,立马翻译道:“这位小哥哥,袁老太太是问你,是不是同道中人。”

    说这话的时候,那陈沐的语气,特别奇怪,一双清澈的眼睛更是一直在我身上打转。

    而我听着这话,双眼死死地盯着那袁老太太,果然跟我猜测的一样,这老太太应该懂点玄学。

    当下,我连忙朝陈沐说了一句,“你告诉她老人家,是同道中人。”

    那陈沐也没急着传话,而是在我身上盯了好长一会儿时间,这才扭头朝那袁老太太说了一句粤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