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6章 行李
    那小青年一听我的话,也不晓得是我的话太阴冷了,还是咋回事,他脸色刷的一下白了,不可思议地盯着我,颤音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没理他,抬手就是一记耳光煽在他脸上。

    一记耳光下去,那小青年死死地盯着我,也不再说话。

    但,在他的眼神中,我看到一丝阴厉。

    对此,我毫不关心,倒是温雪在边上拉了我一下,压低声音说:“九哥哥,这小青年好像…。”

    不待她说完,我罢了罢手,淡声道:“管他是什么人,什么身份,我陈九当天立誓,以后谁敢动我身边人一下,不惜一切代价,定要置那人于死地。”

    “九哥哥,你…。”那温雪好似想说什么,最终仅仅是叹了一口气,也没再说话。

    很快,小青年缓缓起身,一瘸一拐地朝自己床铺走了过去,在走了约摸七八步的样子,他陡然停下身,朝我看了过来,厉声道:“大叔,我…。”

    不待他说完,我压根没给他机会,顺手捞起他先前砸过来的水瓶子朝他扔了过去。

    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他头上。

    我冷声道:“滚!”

    这个滚字,我是卯足劲道吼出来的,甚至可以听到这个滚字,在车厢内不停地回荡着。

    随后,我压根没理会那小青年,径直回到床铺,躺了下去,那温雪好几次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到最后也没再说话,回到自己床铺。

    瞬间,整个车厢静了下来,谁也没开口说话。

    就这样的,火车极速前行。

    车上,我一直躺在床上,脑海中浮现刚入行那会的种种事迹,特别是想到瘦猴时,只觉得心脏的位置,好似被人拿着一根绣花针,不停地往我心脏上扎。

    一下,一下,又一下。

    在这种情绪中,我一直未曾开口,而温雪在这期间,则一直盯着我看,或许是考虑我心情不好,她也没过来,就在她自己的床铺盯着我。

    这种情况,直到火车上传来乘务员的声音,说是广州站到了。

    按照我的想法是,直接下车就行了,哪里晓得那温雪走了过来,对我柔声道:“九哥哥,我…我们行李多,我一个人搬不动,能不能帮帮我。”

    我一怔,也没说话,点点头。

    很快,在温雪的指挥下,我将那些行李悉数弄了下来,令我诧异的是,这行李何止是多,简直可以用堆积如山来形容,我很是怀疑当初上火车时,温雪是怎样把这些行李搬上来的。

    这些行李当中,我眼尖的发现我的火龙纯阳剑也在其中。

    没任何客气,我立马将那火龙纯阳剑弄了出来,考虑这剑太重要,我打算随身带着,便找了一根绳子,将这火龙纯阳剑绑在背后。

    刚弄好火龙纯阳剑,我又将其它行李大致上归类了一下,令我诧异的是,这些行李当中多数东西都是我的一些小玩意,没半点作用。

    当下,我疑惑地盯着温雪,“这些东西带广州来干嘛?”

    她苦笑一声,支吾道:“九哥哥,我不知道哪些东西对你有用,就全部带了过来。”

    对此,我也是无语的很,不过,考虑我当时正处于昏迷状态,温雪也拿不定主意,这才把我的东西悉数带了过来,就说:“辛苦你了。”

    “不辛苦,只要九哥哥别嫌弃就好!”温雪低声说了一句,缓缓抬头瞥了我一眼,也不晓得咋回事,她忽然又把头低了下去,呢喃道:“九哥哥,到了广州后,我…我…我想租个房子。”

    嗯?

    租房子?

    我立马明白她意思,也没多想,轻声道:“好!”

    这话一出,温雪表情明显一松,喜道:“好!九哥哥,你真好!”

    说罢,她连忙开始收拾收拾,我也没干站着,将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扔在车上,仅仅是挑了一些有用的东西,即便这样,我们俩的行李还是一大堆。

    直到火车上的乘客悉数下车后,我们才把行李捣鼓好。

    “你们俩个还愣着干吗,时间快到了,赶紧下车。”一名乘务员走了过来,催了一句。

    我跟温雪相视一笑,也没多说话,提着挑好的行李下了火车。

    下了火车,我们俩径直朝火车站走了出去。

    待我们从火车站走出来后,时间差不多是下午六点的样子,看着眼前车水马龙的,说实话,我居然生出一股一种奇怪的感觉,就感觉这偌大的城市,居然没我半点容身之地。

    那温雪应该是看出我情绪不对,拉了我一下,轻声道:“九哥哥,我在58同城上面看了不少房子,也跟其中一个中介联系了一下,有个房子房租不贵,要不,我们先过去看看?”

    我想也没想,点了点头,问她:“在哪个位置?”

    她说:“窖口附近,处于广佛交界处。”

    我轻声哦了一声,对于她说的地方,我没半点位置感,不过,她都这样说了,我只能按照她的意思,打算先把房子租下来,毕竟,初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有个住的地方,才是首选。

    于是乎,我们俩找了一辆公交车,直接上了车。

    上车后,由于我们俩行李比较多,便选了一个靠后的位置,不得不说,大城市就是大城市,这广州与我们东兴镇相比,简直就是天地之别。

    坐在公交车上,我脑子一直记着瘦猴的死,也没啥心情说话,温雪则依靠在我肩膀上,也不晓得她脑子在想什么,时不时会紧一紧我手臂。

    在公交车上渡过了漫长的半小时,公交车在窖口公交站停了下来,我们俩拎着大包小包下了车。

    刚下车,温雪冲我俏皮一笑,说:“九哥哥,这里人多,跟紧我哈!”

    或许是被她的笑容给感染了,我紧绷的心情好似轻松了一些,翻了翻白眼,说:“行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怎么可能走丢。”

    她好似听出我心情不错,甜甜一笑,说:“九哥哥,走,我们去租房子。”

    说话间,她把一把挽住我手臂,另一只手则提着行李,而我则双手提着行李,背后背着一个大包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