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5章 南下广州
    一听温雪的话,无疑是雪上加霜。

    别人的本身,我或许不知道,但青玄子道长的师傅,我可是清楚的知道。

    若真要找个形容字来形容他老人家的本事,我只能用四个字,惊为天人。

    可,现在的情况是,连青玄子道长的师傅都说无能为力。

    这让我生出一股绝望感,但一想到温雪刚才说的话,我下意识紧了紧拳头。

    直到现在我才睡明白过来,难怪青玄子道长会让我去广州,会让我去找那名叫林繁的女人。

    或许就如青玄子道长所说的那般,这世道并不是你想独善其身,便能独善其身。

    那温雪见我表情不对,立马凑了过来,说:“九哥哥,你一定要听高佬他们的话,不能回东兴镇啊,一旦回了,等待你的就是死亡啊!”

    我没说话,满脑子全是温雪先前说的话。

    那温雪先前告诉我的事很简单,只有简单的几句话,她说,我晕迷后,她跟瘦猴便将我弄回东兴镇,又将我平常所需要的东西准备妥当。

    偏偏在这个时候,近百名身着白色服饰的中年人将他们团团围住,目的很简单,只有一个,那便是弄死我。

    结果瘦猴为了救我出去,被那些人用片刀活生生地劈成了两半,就连高佬浑身上下也受不了不少伤,至于其他八仙们或多或少身上都挂了彩。

    再多的事情,温雪也没说出来,不过,我却能想象到当时的场面。

    难怪高佬会一个劲地催我离开,也难怪高佬会把所有八仙都叫过来。

    要是没猜错,高佬或许早就知道白衣服饰的人要来找我麻烦,这才叫了那么多八仙过来。

    就在这时,温雪又开口了,她说:“九哥哥,无论是为了瘦猴,还是为了高佬,还是为了八仙们,你一定要振作啊!”

    我还是没说话。

    死了,死了,瘦猴居然死了。

    还是被人活生生的劈成了两半。

    为什么啊!

    瘦猴在我心里一直是个老好人,为什么他最终的下场会是如此。

    当下,我深呼一口气,问:“高佬他们最后去哪了?”

    “高佬躲了起来,说是他在东兴镇等你回来,只要你没回来,他会一直守着东兴镇。”

    温雪在说这话的时候,有股莫名其妙的伤感。

    “莫骏!”我紧了紧拳头,双眼通红地盯着窗外,歇斯底吼了一声。

    “玛德,吵尼玛个币,还让不让人休息了。”一道怒骂声从车厢的另一边传了过来。

    紧接着,一个矿泉水瓶子砸了过来。

    不偏不倚,那矿泉水瓶子正好砸在我头顶上,由于那矿泉水瓶子装了半瓶水,所以,我被砸成了一个落汤鸡,滴滴水珠顺着头发往下滴落。

    我脸色一凝,扭头朝那边看了过去,就发现扔水瓶子的是一名二十来岁的小年轻,穿的流里流气的,在他边上则是一名十**岁的少女,那少女打扮的花枝招展。

    一见我望了过去,那小青年哈哈一笑,

    “晴儿,看到没,那土豹子居然还敢跟我耍脸色,你在这等着,哥哥今天让你看看,哥哥不但床上厉害,床下也厉害。”

    说话间,他抬步朝我这边走了过去。

    在走到离我一米开外的地方停了下来,眼神贪婪地盯着我边上的温雪,****道:“哟,这土豹子居然还带了一个美妞。”

    “怎样?,美妞,要不要考虑一下换个男朋友?”那小青年笑呵呵地说了这么一句话,又抬眼打量了我几眼,继续道:“小妞儿,看看你边上的这土豹子,穿的叫什么衣服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推了我一下,又说:“你再看看他这身板子,估摸着也就一两分钟的能力,你再看看那头发,天呐,都什么社会了,还学着电视剧的里面,染白发,真特么要笑死爹了。”

    说着,他拨弄了一下我的头发。

    “你找死!”温雪冷哼一声,抬手就准备打掉那小青年的手臂。

    哪里晓得,那小青年好似练过几手,一把抓住温雪的手臂,顺势朝温雪手背摸了过去,柔声道:“小美妞,要是不打算换男朋友,怎样?要不要考虑多个男朋友,你觉得怎样,你放心,哥那方面的功夫,绝对出奇的厉害。”

    “是吗?”我淡声说了一句。

    “哟!你不是哑巴啊!”那小青年一听我的声音,立马停下手头上的动作,朝我看了过来,笑呵呵地说:“大叔啊,也不看看你这幅尊容,就这样的,真不知道你是怎样泡到这么漂亮的妞儿。”

    “你有意见?”我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卧槽,何止有意见,就你这种大叔,应该单身一辈子,才符合当今社会的发展趋向。”

    说着,他顿了顿,扫了扫我,又看了看我边上的温雪,笑嘻嘻地说:“不过,你放心,作为当今社会的三好青年,我有权利跟义务消灭这种不平等,绝对能让你边上这位小美妞找个如意郎君。”

    听着这话,我冷笑一声,压根没跟他客气,抬手照着他脑门就是一拳砸了下去。

    那小青年显然没想到我会忽然出手,结实的挨了一记拳头后,整个人朝后边退了过去,不偏不倚,他脑袋正好撞在车窗上边。

    只听到哐当一声响,那小青年软了下去。

    “玛德,你找死!”那小青年面色一沉,强忍身体上的疼痛感朝我冲了过去。

    不得不说,这小青年果真练过几手,他手头上的动作极快,好在我身体异于常人,否则,恐怕真要吃大亏了。

    当下,我一把抓住他砸过来的拳头,另一只手照着他脸上砸了下去。

    我本来心情就不好,再加上这小青年的一番话,令我火冒三丈,所以,这一拳,我卯足了劲道。

    随着拳头砸在他脸上,我清晰的看到两颗门牙从他嘴里飞奔而出,紧接着,殷红的鲜血顺着他嘴角溢了出来。

    “草泥马,居然敢打我,老子今天不弄死你,老子不姓袁。”那小青年怒吼一声,抬头朝我踹了过来。

    这次,我压根没跟他客气,一把抓住他踢过来的脚,用力一拉,只听到吱吱的一声,那小青年双腿呈一字型坐在地面,裤裆的位置则裂开一条缝隙。

    “信不信我弄死你。”我盯着那青年,冷冰冰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