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4章 离开(下)
    心念至此,我压根没跟高佬客气,直接把心中所想之事说了出来。

    高佬听后也没说话,跟瘦猴等八仙交换了一个眼神,由瘦猴徐徐开口道:“九伢子,这事,你就别管了,你只需要安心去广州即可。”

    我微微一怔,朝高佬看了过去,淡声道:“你也是这个意思?”

    “九伢子,你目前的任务只需要去广州即可,剩下的事情,由我们这些老骨头来弄就好了。”高佬紧紧地盯着我,缓缓开口道。

    我没再说话,眼神扫视了一下高佬跟瘦猴等八仙,就发现他们跟高佬一样,都是劝我不插手这件事。

    这让我愈发疑惑了,倘若那莫骏有备而来,以他们的本事,想要斗过莫骏显然不太可能。

    一想到这个,我正准备开口,那高佬也不知道咋回事,忽然朝我挤了挤眼色。

    等等,不对,他不是朝我挤眼色,而是向温雪。

    我哪里敢犹豫,连忙朝温雪看了过去,就发现她也不知道从哪摸了一块板砖,她说:“九哥哥,对不住了。”

    说话间,她手中的板砖猛地朝我脖子上拍了下来。

    瞬间,我只觉得脑子一重,整个身体朝地面软了下手,死死地盯着温雪,“你…你…。”

    不待我说完话,身体再也坚持不住了,重重地晕了过去。

    在我昏迷之前,脑子只有一个想法,那便是温雪为什么会帮着高佬?还有就是高佬为什么要这么做。

    当我醒过时,就发现已经身在火车上的卧铺,温雪则躺在我对面。

    见我醒过来,那温雪先是关心地问了一句,“九哥哥,没问题吧?”

    我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也没说话。

    那温雪估摸着是知道我在生什么气,尴尬的笑了笑,说:“九哥哥,我是情非得已,我…我…。”

    不待他说完,我缓缓起身,朝她瞥了一眼,沉声道:“说吧,高佬到底在搞什么,还有就是,你跟高佬是不是达成某种协议了。”

    那温雪听着这话,整个人的神色明显一萎,下意识朝她的床铺退了过去,紧接着,支吾道:“没…没什么。”

    “温雪!”我声音不由高了几分,死死地盯着她,厉声道:“你应该知道我的性格,我不希望因为这件事让我对你有所看法。”

    这话一出,令我诧异的是,那温雪居然愣是没开口,而是一直盯着我看。

    这把我给急的,差点没当场暴走,死死地盯着温雪,一字一句地说:“温雪,你到底是说,还是不说。”

    说完这话,我靠近温雪,离她脸蛋只有不到三公分的距离,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她。

    那温雪被我这么一盯,眼神不停地躲闪,嘴里则吱吱唔唔地说:“九哥哥,我…我…我不知道…怎么说。”

    “把你知道的一切悉数告诉我。”我沉声道。

    她抬眼跟我眼神直视了几秒钟,沉声道:“九哥哥,我可以告诉你,不过,你…你…你要答应我,五年内别回东兴镇。”

    我

    稍微想了想,就说:“行!”

    她听我这么一说,明显松了一口气,就说:“你出资建的八仙宫被推了。”

    仅仅是这么一句话,我只觉得浑身一怔,不可思议地盯着温雪,颤音道:“为什么啊?”

    她抬眼看了看我,支吾道:“听高佬说,好像是因为某个组织进入到东兴镇,打算…打算…打算…打算把你们八仙赶出去。”

    某个组织?

    我的第一想法是郭胖子所在的那个组织。

    只是,令我想不明白的是,如今是法治社会,怎么可能任由那个组织乱来。

    我把这一想法说了出来,温雪给我的解释是,那些人打着开发商的名头,说是要大力扶植当地经济,实则背后在干着偷鸡摸狗的事。

    我稍微想了想,倘若那什么组织真是这样的话,或许真的可行。

    那温雪见我没说话,又开口了,她说:“九哥哥,还有个事,我不知道要不要告诉你,我…我…我怕你会坐不住。”

    我神色一凝,要是没猜错,她这次要说的十之**是大事,甚至可能关于到高佬跟瘦猴等人,否则,她绝对不会这般支吾。

    这让我心沉如铁,死死地盯着她,深呼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缓一点,说:“说吧,什么事?”

    她再次吱吱唔唔起来,说“九哥哥,这…这…这事可能会…会…。”

    “说啊!”我是真急了。

    她还是跟先前一样,吱吱唔唔的,愣是没说个所以然出来。

    到最后,我实在受不了她这般支吾,脸色不由沉了下去,正欲开口,就听到那温雪开口了。

    这次,她说话特别顺溜,仅仅是花了不到一分钟时间,便把整件事说了出来。

    在她说完这话后,我只觉得天旋地转,甚至不敢相信她说的是真话。

    “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怎么会这样啊!”我双手紧紧地抓住她肩膀,颤音道:“温雪,快,快告诉我,你是在骗我。”

    “九哥哥,我…我没骗你,真是这样,不然,高佬也不会领着一众八仙求你离开,更不会让我打晕你,甚至可以说,青玄子道长之所以会选择死,也跟那事有关,他…他是预知自己离大限不远了,这才会在齐龙山选择死亡。”温雪摇了摇头,解释道。

    在说这话的时候,也不晓得她是想到了什么,还是咋回事,她的声音一直在打颤。

    瞬间,我只觉得身体的精气神在一瞬间被抽离了,整个人宛如行尸走肉一般回到自己床铺,死死地抓着自己的头发,不停地摇晃。

    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像温雪说的那般。

    等等,不对,青玄子道长的师傅不是在坳子村附近么,他老人家怎么可能会眼睁睁地看着那种事情发现。

    当下,我哪里的顾得上那么多,连忙朝温雪问了一句,“青玄子道长的师傅呢?”

    她好似想到我会有如此一问,就说:“听高佬说,他老人家在面对这件事时,也是无能为力,便…便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