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1章 齐龙(终章·下)
    看着他们俩的动作,要说我不郁闷绝对是骗人的,特别是高佬的话。

    就如高佬所说的那般,为什么这么多厉害的人,都跟坳子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高佬!”我喊了他一声。

    他缓缓起身,淡声道:“九伢子,这事你就别再问了,如今死者已逝,活着的人更应该努力,你觉得是这个道理吗?”

    我本来想再问几句,不过,他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还能说啥,只好哦了一声,说:“好!”

    这话一出,高佬脸色面色一松,笑道:“对了,忘了告诉你,郭胖子并没有死,他只是将自身的衣服以及生辰八字放在老秀才的墓穴。”

    我面色狂喜,本以为郭胖子也死了,没想到那家伙居然活着,忙问:“他人呢?现在在哪?”

    高佬抬手拍了拍我肩膀,解释道:“九伢子啊,虽说郭胖子没死,但,却不能与你相见,郭胖子招呼过我,说是用这种办法逃过一劫,却不能与你见面,一旦见面,你们俩人的气场会相冲,到最后出现的场面是一死一伤,所以,他让我转告你,别去找他,他会在暗中一直关注着你。”

    “啊!”我惊呼一声,死死地盯着高佬,诧声道:“有没有说具体时间?总不能一辈子不碰面吧?”

    高佬罢了罢手,淡声道:“说了,五年,也就是说你们俩想再次见面,只能等到2015年。”

    说罢,高佬靠了过来,再次拍了拍我肩膀,沉声道:“九伢子,未来的五年时间,是你人生的上升期,别辜负青玄子道长的心意,更别让我们这些八仙失望。”

    说话间,他深深地盯着我,继续道:“我知你心有大志,就是心底过于善良,很多事不忍心去做,但,你别忘了,大凡成大事者,哪个不是脚踩千万骷髅。”

    我盯着他,没说话。

    说实话,我连他这番话的意思是什么,都没摸清楚,什么叫成大事者。

    我一抬棺匠能干什么大事,除非是替人办办丧事,抬抬棺材罢了。

    那高佬应该是看出我的疑惑,也没说话,从兜里掏出一本小册子递了过来,淡声道:“青玄子道长要对你说的话,全在上面,还有就是,他曾招呼过我,这本小册子是你师傅代转他师傅,再由他师傅代转给你的,唯有到2012年方能打开。”

    “倘若提前打开会怎样?”我下意识问了一句。

    他说:“青玄子道长也没说,不过,他既然这样招呼,自然有他的道理在里面,还希望你慎重。”

    言毕,他将小册子朝我递了过来,也不再说话。

    我接过册子,入手有股很奇怪的感觉,很是冰冷,像是表册覆盖了一层薄冰一般,又盯着小册子背面看了看,就发现这册子的表面是由一张羊皮编制而成。

    邪乎的是,拿着这册子,我内心居然有股很宁静的感觉,宛如所有的烦心事,在这一刻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奇怪了,这什么册子,怎么会这般奇怪。”我嘀咕了一句,也没多想,连忙将册子塞进裤袋。

    我这边刚把册子塞进裤兜,高佬又开口了,他说:“九伢子,至于莫梁的坟头,以及周边那些坟头,随着老秀才的棺材下葬以及青玄子道长的死,那些坟头已经恢复正常,对了,忘了告诉你,老秀才的棺材用的原先的棺材,墓穴也是葬在原地,只是在原有的墓穴上边挖深了几尺。”

    我一听,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将老秀才重新下葬,倒也可行,只是,能想到这个办法的人,绝非正常人,就问高佬,“谁出的主意?”

    “是郭胖子!”高佬说。

    听着这话,我深呼一口气,果然是郭胖子,没想到那家伙真有几把刷子了,特别是想到郭胖子所说的大地脉动,我不由紧了紧拳头。

    与郭胖子相比,我只觉得如今的自己就是井底之蛙,更有坐井观天的感觉。

    “九伢子,人生在世,宛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这些年,你一直在忙碌着抬棺匠的事,鲜少跟外面的世界交接,平常与之打交道的人,除了八仙还是八仙,所以啊,青玄子道长是打算用死,唤醒你内心的**,你得走出去,将来方能扛起肩膀上这一面大旗子。”高佬苦口婆心地说了这么一段话。

    “是啊,九哥哥,你难道不觉得你依然与这社会脱节了吗?”温雪在边上嘀咕了一句。

    我看了看温雪,又看了看高佬,也没说话。

    或许就如他们所说的那般,入行以来,我一直钻研着抬棺匠的事,对外面的事鲜少去了解,这导致我在遇到问题时,经常会生出一股无力感。

    高佬见我没说话,又开口了,他说:“九伢子,别怪我多嘴,你真的该放下一些心理负担,去外面的世界逛一逛了,即便不是为了你自己,也得考虑一下我们这群八仙以后的走向,更得考虑青玄子道长对你的这这番心意。”

    我还是没说话,主要是觉得此时的高佬好似在赶我离开。

    就这样的,整个场面静了下来,我们谁也没说话,天空中飘零着毛毛细雨。

    这种宁静足足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直至身后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才打乱了这片刻的宁静。

    扭头一看,来人足有近五十人,都是一些熟悉的面孔,严格来说,都是一些八仙,就连附近几个镇子的八仙都来了。

    一看到他们,我心头疑惑万分,这些八仙怎么来了?

    当下,我扭头朝高佬看了过去,疑惑道:“他们怎么来了?”

    高佬面色一凝,沉声道:“九伢子,我先前替你做了一个决定。”

    “什么决定?”我忙问。

    他说:“九伢子,你或许不知道,我们抬棺匠已经濒临巨大的危机了,必须要有一个人站出来,否则,这一行会彻底消失在历史长河中。”

    这下,我再也坐不住了,这什么意思?

    为什么我不知道。

    我忙问:“什么意思?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