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0章 齐龙(终章·中)
    那温雪见我朝齐龙山走了过去,立马跟了上来,跟我并肩而行。

    “九哥哥!”温雪叫了我一声。

    我嗯了一声,问:“怎么了?”

    她冲我一笑,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此时的心情。”

    心情?

    这温雪怎么回事?

    在这节骨眼上问我现在的心情?

    这不是瞎扯淡么。

    我怪异地瞥了她一眼,就说:“无感!”

    说罢,我脚下不由加快几分,那温雪见我脚步加快了,也跟了上来。

    很快,我们俩出现在老秀才坟头,令我诧异的是,在老秀才坟头左边竖了一座新坟,新坟的后边竖着一块墓碑,墓碑上边只有一行简单的字眼,青玄子道长之墓。

    一见那字眼,我下意识朝左下角看了过去,就想知道这墓碑是谁给立的。

    令我诧异的是,右下角只有几个小字,写的无名氏于2010年8月13号立。

    “温雪!”我扭头朝温雪看了过去,疑惑道:“这墓碑谁立得?”

    她一怔,摇了摇头,说:“不清楚,青玄子道长办丧事时,压根没让任何人参加,就连挖墓穴也没惊动当地人,下葬那天,更是在墓穴上方搭建了一个帐篷,外人不让进去。”

    “你没看到人?”我问了一句。

    她摇头道:“看到了,只是那群人太奇怪了,一身道袍,头上带着斗笠,斗笠下面是黑色面纱,压根看不清脸。”

    听着这话的,我微微斟酌了一下,道士袍?

    莫不成青玄子道长的丧事是道家的人来弄的?

    也对,据我所知,青玄子道长膝下无子,丧事由道家的人来弄,倒也说的过去。

    不过,有个问题,我却想不明白了,那便是既然道家的人来弄丧事,为什么在立碑人这个位置,会写上无名氏立。

    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不由盯着那墓碑有点出神。

    足足看了三四分钟的时间,那温雪拉了我一下,轻声道:“九哥哥,你不给青玄子道长上柱香?”

    我一愣,来的时候太匆忙了,压根没带这些东西,好在那温雪跟变戏法似得,从后边捞出一个红色塑料袋子,朝我递了过来,说:“我给你带了。”

    我本来想问她什么时候带的,不过,在看到青玄子道长的坟头,我也没了问下去的心情,接过塑料袋子,从里面掏出清香、黄纸以及一对蜡烛。

    拿着这些东西,我心里别提多郁闷了,本以为这次齐龙山的事,能有个好的解决方式,谁曾想到最终结局居然会是这样。

    当下,我深呼一口气,缓缓朝青玄子道长跪了下去,先是点燃一对蜡烛,插在墓碑的两旁,后是点燃三柱清香插在墓碑前边,最后点燃黄纸烧在墓碑前边。

    “道长啊,你给小子的这份人情,你让小子如何还得起。”跪在青玄子道长墓碑前,我哽咽道。

    说罢,我对着坟头磕了三个响头。

    说来也是奇怪的很,我这边刚磕完头,原本风和日丽的天气,忽然之间阴了下来,几道响雷在空中响彻起来。

    不到片刻时间,天空中飘起了毛毛细雨。

    “九哥哥!”温雪喊了我一声,“下雨了。”

    我轻声嗯了一声,跪在青玄子道长墓前,也没起身,任由那些细雨打落在身上。

    就这样的,温雪站在我边上,我跪在坟头前边,足足过了十来分钟的样子,我身上已经完全被雨水打湿,也没怎么说话,一双眼睛一直盯着青玄子道长的墓碑。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缓缓扭头望去,高佬跟瘦猴提着一些祭品朝这边走了过来。

    “九伢子!”还没到我边上,高佬率先开口了。

    说话间,高佬已经出现在我边上,他说:“九伢子,我向人打听过了,青玄子道长生前喜欢这些东西,我让人没买了一些过来。”

    说完,他朝瘦猴打了一个眼色。

    瘦猴会意过来,立马将手里的东西朝我递了过来。

    我稍微看了看,这里面装得都是一些纸扎品,有纸扎的啤酒,手机,白酒以及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是一些小玩意。

    这让我疑惑了,青玄子道长生前颇为正派,怎么可能喜欢这玩意。

    高佬应该是看出我的疑惑,叹声道:“青玄子道长生前曾见过我一面,他告诉过我,说是生前因为道士的身份,不好沾染俗世中的东西,他希望死后,能烧一些俗世中的东西给他。”

    说完,他撑开雨伞,将那些纸扎的东西倒了出来,又点燃一把,将那些纸扎品烧在青玄子坟头,一边烧着,一边叹声道:“青玄子道长临死前曾说过,若有来世,定不再当道士,一定要像寻常人一样,朝九晚五的生活。”

    听着这话,我下意识问了一句,“为什么?”

    他说:“一个人懂得越多,责任越大,倘若这次齐龙山,他不是懂得太多,不是懂得这里面的厉害关系,他绝对不会用自己的生命,换取你活下去。”

    瞬间,我只觉得大脑翁的一声,连忙问高佬,“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他嗯了一声,淡声道:“九伢子,实不相瞒,青玄子道长临死前,曾跟我说了足足一个小时,都是一些关于这齐龙山的事,到最后,他更是招呼我,一定要守好齐龙山,切莫让外人再靠近齐龙山,否则,会出大乱子。”

    高佬的这番话,无异于给整件事再次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

    “高佬,你能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盯着高佬问了一句。

    他扭头瞥了一眼,沉声道:“不是我不愿意告诉你,而是这件事牵扯面实在太广,广到已经超脱你我的认知,我只能告诉你,为什么你父母当初会选择住在这村子,为什么老王也会经常往这村子跑,为什么老秀才会居住在这,为什么连青玄子道长的师傅也会住在这,这一切的一切,你难道还以为坳子村只是普通的村子,难道这齐龙山还是普通的后山?”

    说完,他缓缓跪了下去,对着青玄子道长磕了一记响头,紧接着,瘦猴也跟着磕了一记响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