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9章 齐龙(终章·上)
    听着青玄子道长的话,我只觉得浑身一怔,他这什么意思?

    我一直被他们蒙在鼓里?

    当下,我也是急了,正准备从青玄子道长手中挣脱,那青玄子道长手头上的劲道忽然大增,死死地抓住我手臂,淡声道:“小九,小道知你心里善良,也知你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我跟胖子出事,但,有些事情早在冥冥之中已经注定,无论你怎么逃避,始终难过这一关,小道跟胖子已经决定了,以我们俩的死成为你的踏脚石,只愿你以后走的更远,休叫外人小看国之无大用之人。”

    言罢,他双眼一闭,紧握拳头,照着我脖子就是一拳砸了下来。

    这次,青玄子道长手头上的劲道颇大,我只觉得整条脖子的骨头都快断了,紧接着,脑子一重,晕了过去。

    昏迷中,也不晓得是产生了幻觉,还是做梦了,我居然看到老秀才一袭白衣长袍站在齐龙山山顶的位置,左手持玄空盘,右手成道指,俯视着整座齐龙山。

    “老秀才,老秀才!”

    我醒过来时,大汗淋漓,就发现自己已经身在东兴镇的一家旅馆,温雪正坐在我边上,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

    “九哥哥,你终于醒了。”温雪一把扶住我,关切道。

    我瞅了她一眼,连忙问:“青玄子道长跟郭胖子呢?”

    她好似想到什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我也是急了,哪里还有时间听她的话,立马下了床,就准备去坳子村,毕竟,我昏迷前那青玄子道长的话,无一不再提醒我。

    要是没猜错的话,所谓的三人行,死其一,活其一,葬其一,郭胖子是选择跟老秀才同棺而眠,青玄子道长可能是选择死亡,唯有我活了下来。

    那温雪一见我要走,一把抓住我,急道:“你现在过去已经没用了啊,你已经昏迷七天了。”

    七天?

    我昏迷了七天?

    这什么情况?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怎么可以在这关节时刻昏迷啊!

    当下,我也是真急了,压根顾不上那么多,随意的扯了一件衣服披在身上,猛地朝门口窜了过去。

    那温雪估摸着也是急了,连忙跟了上来。

    出了旅馆,看着熟悉的街头,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生出一股无力感,只觉得这一切显得是那么虚无,就好似所有的一切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罢了。

    那温雪应该是看出我情绪不对,拉了我一下,轻声道:“九哥哥,青玄子道长临死前,让我转告你一句话,别让他的死,变得一文不值。”

    我扭头瞥了她一眼,不知何故,我眼角有些湿润,甚至可以说,整件事下来,我感觉自己宛如做了一场梦,一场分不清真伪的梦,特别是最后青玄子道长跟郭胖子的动作,更是令我摸不着头脑。

    当下,我也没在东兴镇久待,立马租了一辆摩托车,就准备去坳子村看看。

    有些事情,当真是巧合的很,我这边刚租好摩托车,高佬领着瘦猴走了过来,一见我,高佬跟瘦猴在我身上打量了一眼,高佬说:“九伢子,要去坳子村?”

    我嗯了一声,也没说话。

    高佬脸色一凝,叹声道:“也行,我陪你一起去吧!”

    说罢,高佬跟瘦猴也租了一辆摩托车,令我疑惑的是,高佬租好摩托车后,也没急着走,反倒是让我跟温雪先去,说是他随后就到。

    对此,我也没多想,领着温雪上了摩托车,直奔坳子村。

    我到达坳子村时,时间差不多是中午11点的样子,令我疑惑的是,刚到坳子村,我立马发现整个村子好似有了些变化。

    这种变化很奇怪,压根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就觉得这村子有股说不出来的感觉。

    这倒不是村子内建筑或村民有变化,而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

    若真要说的话,我只能说,坳子村的空气变得格外清新了。

    在村口站了一会儿,不由有些入神,直到温雪拉了我一下,说:“九哥哥,站在村口干吗勒!”

    我瞥了她一眼,深呼一口气,也没再说话,径直朝齐龙山走了过去。

    直觉告诉我,这次上山,或许能解开许多迷团,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我也说不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