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6章 齐龙(83)
    听着郭胖子的话,我心沉如铁,他这什么意思?

    怀疑青玄子道长会对他动手?

    这不对啊,以青玄子道长的性格,绝对不可能干这种落井下石的事。

    再说,郭胖子刚救了青玄子道长,他怎么可能会对郭胖子动手。

    当下,我深呼一口气,正欲开口说话,郭胖子压低声音又开口了,他说:“九哥,记住,一定要替我看着青玄子。”

    好吧,他都在三招呼了,我还能说啥,只好嗯了一声,说:“行!”

    这话一出,郭胖子满意的点了点头,也没再说话,而青玄子道长一双眼睛则一直盯着郭胖子。

    就在这时,郭胖子面色一凝,双手相互交叉在一起,后是变掌为拳,猛地朝地面砸了下去,奇怪的是,他砸拳头的声音异常宏亮,地面却没有出现想象中的裂开。

    更为奇怪的是,随着他这一拳砸在地面,我能清晰的感觉到周边的气温好似变低了不少。

    见鬼了,他这是在搞什么?

    同样的想法在青玄子脑子闪过。

    这不,他双眼紧紧地盯着郭胖子,也未曾说话。

    约摸过了七八秒的样子,郭胖子变拳为掌,再次朝地面拍了下去。

    这次,他拍打地面的力度特别大,可,结果却跟先前一样,只闻其声,地面却没丝毫变化。

    邪乎的是,他这次落掌后,我清晰的感觉到周边的气温好似高了不少。

    这让我下意识抬眼望了望天边的太阳,就发现太阳已经西下,按正常气温来说,此时的气温应该偏低才对啊!

    难道是因为郭胖子拍地面的缘故?

    心念至此,我连忙朝郭胖子看了过去,就发现他已经席地而坐,双手交叉于胸前,乍一看,有点像是电视剧里面修真人士的态度。

    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这郭胖子到底在搞什么鬼?

    当下,我朝青玄子道长看了过去,他一双眼一直停在郭胖子身上,好似他双眼的所有注意力全在郭胖子身上一般。

    “道长!”我下意识喊了一声,问:“你能看懂他的法门么?”

    他嗯了一声,点头道:“要是没猜错,他这法门恐怕已经超脱了道佛两教。”

    “什么意思?”我忙问。

    他瞥了我一眼,解释道:“中国的玄学历来只有道佛两教,即便是你们抬棺匠,从广泛面来说,你们算是道教的一个分支,但从超度的角度来说,你们却是属于佛教,所以,你们抬棺匠介于佛教跟道教。”

    说着,他顿了顿,紧紧地盯着郭胖子,继续道:“可,从这胖子施术的手法来看,他应该既不属于道教,也不属于佛教。”

    “那他属于什么?”我连忙问了一句。

    青玄子道长深叹一口气,说:“恕小道眼戳,实在看不出他的门派,不过,要是小道没猜错的话,他应该属于第三派。”

    “第三派?”我愈发疑惑了,连忙问了一句。

    他叹声道:“是啊!只是这第三派素来神秘,鲜少在人世间露面,若说郭胖子真属于第三派,恐怕会…。”

    说到这里,也不晓得青玄子道长是想到了什么,还是咋回事,也不再说下去了,一双眼睛却一直盯着郭胖子看,好似看穿郭胖子的想法。

    见青玄子道长不愿意说,我也没再问下去,顺着青玄子道长的眼神朝郭胖子看了过去,就发现郭胖子一直坐在地面,嘴里一直在念叨着什么,脑门的位置,则不停地有汗水冒出来。

    就这样的,我们俩人一直盯着郭胖子。

    大概过了七八分钟的时间,那郭胖子陡然睁开眼,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老秀才的棺材。

    我正欲开口,就发现那郭胖子也不知道咋回事,居然莫名其妙的朝地面倒了下去,跑近一看,郭胖子双眼瞪得大如牛眼,大口大口地喘气。

    一见这情况了,我心头疑惑万分,这郭胖子到底搞了什么东西,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变成这样,莫不成跟刚才的施术有关。

    就在我闪过这念头的一瞬间,郭胖子陡然开口了,他虚弱道:“九…哥,护我三分钟。”

    听着这话,我嗯了一声,立马在他边上坐了下去,虽说我不明白郭胖子为什么让我保护他三分钟,但,他既然已经开口了,我自然得保护他三分钟。

    而那青玄子道长听着这话,下意识朝郭胖子走了过去。

    见此,我面色一凝,莫不成青玄子道长真打算对郭胖子不利?

    我警惕地盯着青玄子道长也没说话。

    那青玄子道长应该是看出我意思,笑道:“小九,你放心,小道绝非趁人之危的人,再者,刚才胖子救了小道,小道绝非那种忘恩负义之辈。”

    我嗯了一声,也没说话,但一双眼睛却一直盯在青玄子道长身上。

    正所谓害人之人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说的或许就是这个道理。

    那青玄子道长见此,笑了笑,在离郭胖子一米的位置停了下来,一双眼睛一直盯着我们。

    要说时间这东西,当真是奇怪的很,短暂的三分钟时间,于我来说却宛如一个世纪那般漫长,特别是看到郭胖子现在的状态时,我不由打起了十二分钟精神。

    心中则别提多郁闷了,这郭胖子刚才所做的一切,看似没啥效果,但他现在的状态却告诉我,郭胖子应该是窥探到什么,否则,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郭胖子再次睁开眼,就在他睁眼的一瞬间,也不晓得是看花眼了,还是咋回事,我居然发现他眼神中闪过一丝白色。

    那种白色格外邪乎,就像是两颗眼珠完全被白色给覆盖了一般。

    “九哥!”郭胖子叫了我一声,不缓不慢地站了起来,先是抖了抖身上的泥土,后是抬眼看了看青玄子道长,笑道:“道长,按照你意思,想要给老秀才迁坟,应该是讲究天人和三合才能下葬吧?”

    青玄子道长笑了笑,说:“不错,小道曾算过时辰,要是不出意外,明天太阳东升之时,便是老秀才下葬的最佳时机。”

    郭胖子罢了罢手,笑道:“然也,我却认为今晚的子时,便是老秀才下葬的最佳时机。”

    “哦?”青玄子道长一怔,疑惑道:“不知你有何高见?”

    “高见么?倒是没有,仅仅是懂点东西罢了。”郭胖子说了这么一句话后,朝我看了过去,笑道:“九哥,你现在可以准备东西,替老秀才迁坟了。”

    “不行,必须得明天早上。”青玄子道长连忙出声制止道。

    听着他们俩的话,我心中别提多郁闷了,就问他们俩,“你们俩到底有何凭仗断言具体时间?”

    “大地脉动!”

    “道家三语。”

    郭胖子跟青玄子道长同时开口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