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3章 齐龙(80)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那血卦依旧在不停地跳动着。

    对于这血卦,我已经完全失望了,要是没猜错,当初青玄子道长所以同意这个,或许他从一开始便打算在血卦上边动手脚。

    同样,郭胖子或许也是从一开始便打算在血卦上边动手脚。

    一想到这个,我眉头一皱,也顾不上那么多,缓缓扭过头,在他们俩人身上扫视了一眼,沉声道:“两位,如此玩弄死者的意思,可不是君子所为。”

    青玄子道长一笑,淡声道:“小九,话不可乱说!”

    我冷笑一声,直勾勾地盯着青玄子道长,这才几年没变,为什么一个人的变化会如此之大,也难怪诗人纳兰性德会写下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敢情一个人的变化,真的会很大,很大,大到让人无法接受。

    我瞥了青玄子道长一眼,也没再理他,便朝郭胖子看了过去,厉声道:“胖子,你什么时候也学会了这种偷鸡摸狗的本事。”

    这话一出,郭胖子脸色一怔,忙说:“九哥,我…他…。”

    不待他说完,我罢了罢手,心头一沉,厉声道:“你们俩想玩是吗?我陪你们。”

    说罢,我紧了紧手中的拳头,弯下腰,捡起血卦,或许是他们俩在上面动手脚的原因,这血卦隐约有股炙热感,且有些烫手。

    这让我原本就紧绷的面色,绷的更紧了。

    拿着血卦,我再次扫视了他们一眼,冷声道:“你们不是喜欢在这上面动手脚么,今天就让你们动个够!”

    言毕,我重重地咬了一下舌尖。

    瞬间,殷红的鲜血顺着舌尖滴落出来,我连忙滴了七滴鲜血在血卦上面,待鲜血完全侵入血卦后,我左手持一枚阳卦,右手持一枚阳卦,手下围着老秀才的棺材缓缓走动起来。

    当然,看似走动,实则,我在走动时,特意留了一个心眼,那便是每走动一步,都是按照一定的规矩来走的,脚步时而会朝左边倾斜一点,时而会朝右边倾斜一点。

    每当走到第七步时,我会停顿一下,抬头右脚猛地朝地面跺了下去,嘴里会念一个字,“咤!”

    就这样的,我围着棺材足足走了七七四十九次。

    在这期间,郭胖子跟青玄子道长曾问我在干吗,我没理他们,心里则清楚的很。

    我刚才所做的动作,在我们抬棺匠眼里叫‘沉重’,其意思是通过‘沉重’的方式能将死者的意思清晰表达在血卦上边,并不需要区分什么阴卦、阳卦、宝卦。

    但,这样做的后果是,施术者会在二十四小时后陷入长达七十二个小时的深度昏迷。

    说实话,我刚才这番动作,纯属于气愤至极所下的决定,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普通的血卦能被他们操控,根本无法清晰的知道老秀才的意思,唯独利用这种沉重的方式。

    这不,我围着棺材走了七七四十九次后,直勾勾地盯他们俩,冷声道:“有本事,你们继续。”

    言毕,我双手一抖,血卦朝老秀才的棺材上边砸了

    过来。

    就在血卦砸在棺材上边的一瞬间,我立马闭上眼,右手五指伸直,重重地拍在地面,嘴里念了几句咒语。

    我这次念得咒语是我们抬棺匠最基本的咒语,一般抬棺匠都会念这种咒语,在我们抬棺匠眼里,将这种咒语称之为,‘沉语’,而在民间,则将这种咒语称为,鬼之语。

    这咒语很短,只有二十八个字,‘既明倒权杖之法,未知卦择例之非,尚迹确明分合势,须审寻向背之宜。’

    说句心里话,当了这么多年的抬棺匠,我一直不明白这二十八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无论是老王、高佬、瘦猴还是其他的一些八仙们,他们都会念这二十八个字,我曾问过老王,这二十八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老王给我的说法,他也不知道。

    我问高佬,他跟老王一样,也是说不知道。

    到最后,我曾拿这二十八个字,去问老秀才,他对我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他说:“我们湖南人说话有湖南人的腔调,广东人说话有广东人的腔调,上海人说话有上海人的腔调。”

    老秀才对我说完这话后,再也没再说什么了,无论我怎么问,他都未曾开口。

    曾经有过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在钻研这二十八个字的意思,但,结果令我格外失望,压根没发现这二十八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从老秀才的语气中,我却得出了一个结果,那便是这二十八个字,可能是某种语言,严格来说,很有可能是我们抬棺匠的语种。

    不过,这仅仅是我的猜测罢了,至于这二十八字到底是什么意思,一直是我心中最大的疑惑。

    而我现在之所以在老秀才棺材边上念出这二十八个字,是因为我感觉既然血卦牵扯到了老秀才,念出来或许会有用。

    这不,我刚念完咒语,立马睁开眼,就发现那血卦直挺挺地竖在地面,

    一见这情况,我松出一口气,扭过头朝郭胖子跟青玄子道长看了过去,淡声道:“两位,你们请继续。”

    说罢,我也不再说话,便在阴阳卦边上找了一块还算干净的地方坐了下去,就打算看着他们打算怎样让这血卦跳动起来。

    那青玄子道长显然是看出我意思,微微一笑,右手结成道指,嘴里念了几句咒语,然后朝血卦走了过去。

    待他走到血卦边上时,那青玄子道长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还是咋回事,他居然从随身携带的乾坤袋中取出一枚深蓝色的符箓朝血卦贴了过去。

    见此,我也没说话,任由青玄子道长在血卦上边捣鼓。

    大概捣鼓了两分钟的样子,他脸色陡然一变,嘴里缓缓吐词。

    这次,他吐词的速度极快,我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周边的气温都下降。

    可,即便这样,那血卦一直伫立在那,纹丝不动。

    陡然之际,也不晓得青玄子道长是中邪了,还是咋回事,他双眼往上翻了翻,紧接着,一口鲜血从他嘴里吐了出来,他整个人则直挺挺地朝地面倒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