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2章 齐龙(79)
    随着我的话一出,郭胖子冲我点了点头,说:“九哥,开始吧!”

    而那青玄子道长听着我的话,微微睁开眼,朝我瞥了一眼,笑道:“小九,记住你自己的承诺。”

    我没再说话,再次扫视了他们一眼,下意识紧了紧手中的阴阳卦。

    我这次要打的阴阳卦,不能按照寻常那种方法直接抛出去,而是需要做一些仪式,具体是什么仪式,说起来倒也简单的很。

    用我们抬棺匠的话来说,这种阴阳卦沾了鲜血,已经不再是单纯的阴阳卦,而是变成血卦。

    这种血卦看似仅仅沾点鲜血罢了,实则这里面的讲究颇多,先是这鲜血不能是普通人的鲜血,必须要那种经常跟死人打交道的人的鲜血,例如:一些特殊的医生、一些特殊警察,再例如我们抬棺匠。

    说白了,就是需要经常跟死人有所交接。

    用我们抬棺匠的话来说,经常跟死人打交道的职业的人,他们身上会夹杂一些比较复杂的气体,这种气体用我们这一行的话来说,叫醇气。

    根据《六丁六甲葬经篇》上面所言,大凡身染醇气之人,其气形如灰囊,灾舍焚仓,如汤之淋灰。

    正因为如此,这些职业的人,他们的鲜血,一旦染在阴阳卦上边,会影响到整个阴阳卦。

    说直白点,也就是阴阳卦是活人与死人之间一座交通桥梁,一旦这桥梁染上献血了,会令死者出现一些迟钝,甚至会令死者在阴间性格大变。

    至于为什么会令死者在阴间性格大变,这个还真不知道,估摸着只有已故的死者才明白其中的道理。毕竟,属于阴间的事,活人只能望尘莫及了。

    由于用一些鲜血让普通的阴阳卦变成血卦,会出现一些状况,所以,必须还得配合时辰以及咒语来弄。

    我先在阴阳卦上边弄了鲜血后,又念了一些咒语,正是因为这个,至于时辰,我先前掐算过,也不晓得是巧合还是咋回事,现在的时辰正好符合。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青玄子道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我边上,直勾勾地盯着我手中的血卦。

    我将他的眼神收入眼帘内,也没说话,深呼一口气,紧了紧手中的血卦。

    按照打血卦的仪式来说,打血卦之前,需要先对着血卦吹上三口气,再将血卦从左手抛到右手,然后从右手抛回到左手,这过程需要做七次。

    待弄好这个后,又需要将血卦高举于头顶,对着东方喊上三声,“哪、吒。”

    值得一提的是,在哪与咤字时,声音必须要嘹亮,且一定要诚心,否则会镇不住周边的孤魂野鬼,而哪与咤这两字,据民间传言,这哪与咤两个字源自于梵语,而这个名字也是佛家的四大护法之一。

    当然,这些都是民间传言,是真是假,暂且不知,不过,我们抬棺匠在打血卦时,这哪与咤两个字,是必须要你拿出来。

    当下,我也没犹豫,立马按照打血卦的仪式,将所有的动作悉数做完。

    我这边刚做完所有的动作,那郭胖子径直朝我这边走了过来,在离我两米

    开外的地方停留下来,与此同时,青玄子道长也凑了过来。

    也不晓得是我想多了,还是咋回事,就感觉他们俩凑过来应该不是什么善举。

    于是乎,我扫视了他们俩一眼,又将血卦往空中一抛,双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血卦,紧接着,我深呼一口气,将手中的血卦朝老秀才的棺材梆上边砸了过去。

    就在血卦碰到老秀才棺材的一瞬间,一道邪乎的声音从棺材梆上荡起。

    这声音说是雪狐,并不是因为它的声音奇怪,而是其声音格外响亮,就像是敲铜锣一般。

    只听到哐的一声,两面血卦,迅速朝地面掉了下去。

    不到片刻时间,血卦落地,令我面色一喜的是,这血卦落地的卦象特别好,是宝卦。

    果然,老秀才不会拿郭胖子当祭品。

    我嘀咕一句,正欲弯腰去捡血卦,偏偏在这时候,那血卦的一面卦象居然毫无征兆地跳动了几下,紧接着,令我诧异的一幕出现了。

    那…那…那血卦居然立马变成了阳卦,两个卦面都是朝上的。

    见鬼了,按照正常打卦来说,阴阳卦落地后,绝对不会再动啊,再者,从物理学来说,没有使力的一方,一个死物不可能再跳动啊!

    我死劲擦了擦眼睛,没错,刚才的宝卦已经变成了阳卦了。

    玛德,这是咋回事。

    我嘀咕一句,正准备细看,哪里晓得,那血卦再次跳动起来。

    这次,仅仅是跳了三下,卦象再次变动了,已经从先前的阳卦再次便回到宝卦。

    看着这一幕,我也没再细看,直觉告诉我,应该是跟我身后的郭胖子和青玄子道长有关。

    心念至此,我假装继续关注着血卦的变化,眼神却不经意地朝身后缓缓看了过去。

    由于他们俩在我身后,我压根不敢有过大的动作,主要是怕他们发现,所以,我一边假装蹲下去拣血卦,一边偷偷地瞄了他们俩一眼。

    他们俩或许是担心我看到他们动手脚,所以,他们俩表面上并没有什么变化。

    即便这样,我还是发现了一个细节,那便是他们俩的肩膀会时不时抖动一下,要是没猜错,他们俩绝对在教暗劲。

    不过,有一点我就想不明白了,那便是青玄子道长身为道教中人,自然有些常人没有的本身,但那郭胖子居然能跟青玄子道长一较高下,这也太扯了吧?

    再有就是,据高佬所说,郭胖子他们挖坟头时,应该是利用到阵法了。

    这让我更纳闷了,这郭胖子什么时候本事这么高了,单凭他跟青玄子道长较暗劲的本事,已经足以让我吃惊了,再联想到阵法的事,我已经完全看不懂郭胖子了。

    这特么还是我认识的那个色胖子吗?

    说实话,我脑子甚至生出一个极其荒诞的想法,那便是郭胖子肯定是被人用了《大话西游》中的移形换影**,否则,单凭这么点时间,他怎么可能会变得这般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