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1章 齐龙(78)
    那青玄子道长一听我的话,倒也爽快,连忙说:“行!”

    话虽这么说,可,我听着他的话,总觉得心里有些不踏实,至于为什么不踏实,我也说不个所以然出来。

    但,青玄子道长都这样保证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便缓缓起身,朝郭胖子走了过去。

    就在我走了不到三步的样子,青玄子道长的声音传了过来,他说:“小九,切莫因为个人感情从而忘了当年的那些年教育之恩。”

    我瞥了他一眼,他这是暗示我别忘了老秀才对我的好。

    我笑了笑,说:“道长放心,在大义面前,我陈九绝不含糊。”

    说完这话,我不缓不慢地移到郭胖子边上。

    他应该是听到我跟青玄子道长的对话,所以,在我出现在他边上时,那郭胖子一笑,“九哥,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我苦笑一声,也不知道咋说,就把我跟青玄子道长约定的事,悉数告诉郭胖子。

    郭胖子一听,也没说话,饶有深意地朝青玄子道长看了过去,淡声道:“九哥,以阴阳卦来定老秀才是否原谅我,你不觉得太草率了一点吗?再者,你难道忘了青玄子道长是干吗的,他想要让阴阳卦变成阴卦或阳卦,简直就是易如反掌的事。”

    还真别说,郭胖子的话颇有道理。

    只是,青玄子道长会是这样的人吗?

    我扭头瞥了青玄子道长一眼,就发现他双眼紧闭,好似完全没听到我跟郭胖子的对话一般。

    这让我陷入沉思当中,虽说郭胖子的话颇有几分道理,但,青玄子道长会是这样的人吗?

    一时之间,我心里也没个准数,不过,转念一想,这次打阴阳卦关乎到郭胖子的生死,肯定不能像平常那般打阴阳卦。

    当下,我心头一狠,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先是不动声息地割破右手食指,滴了一点鲜血在阴阳卦上边,后是默念了几句咒语。

    我这次念得咒语是《纯阳剑法》的心咒,其目的是取出阴阳卦表层覆盖的一些煞气。

    待我弄好这个后,郭胖子应该是发现我细微的动作了,冲我一笑,说:“九哥,能跟你做兄弟,当真是三生有幸。”

    我没理他,主要是感觉现在的郭胖子跟青玄子道长的目的,甚至可以说,我分不清他们俩到底谁是真话,谁是假话。

    那郭胖子说青玄子道长曾亲眼看到他挖老秀才的坟,而青玄子道长又一心想弄死郭胖子给老秀才当祭品。

    这让我丝毫分不清了。

    当然,倘若是平常,或许只要冷静下来思考一番,应该能分辨出来谁真谁假。但现在,这事牵扯到我最好的兄弟以及我最尊敬的人,其判断力自然会下降。

    那郭胖子见我没说话,又开口了,他说:“九哥,你刚才是不是…在阴阳卦上边动手脚了?”

    我瞥了他一眼,还是说话,脚下则朝棺材前边走了过去。

    待走到棺材前边,我深呼一口气,先是烧了一些黄纸,后是径直跪了下去,对着老秀才的棺材磕了三个响头。

    弄好这一切,我紧了紧手中的阴阳卦。

    说实话,我不敢轻易打卦,要说原因很简单,这一卦下去,不但能决定郭胖子的生死,更能令我看清他们俩谁是真谁是假。

    正因为如此,我格外看重这次打卦。

    当下,我扫视了郭胖子跟青玄子道一眼,沉声道:“两位,准备好了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