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0章 齐龙(77)
    走在后山的路上,郭胖子一直心事重重的,我试探性地问了他几个问题,他也没回答。

    这把我给郁闷的,压根不好说什么,只好闷着头,继续朝放老秀才棺材的地方走了过去。

    眼瞧离老秀才棺材愈来愈近了,那郭胖子也不晓得咋回事,陡然停了下来,掏出烟,先是给我递了一根,后是给自己点燃一根。

    “九哥!”他吸了一口烟,朝我喊了一声。

    我轻声嗯了一声,问他:“怎么?还有事?”

    他抬眼望了望我,好几次想开口,但最终也不知道咋回事,愣是没开口。

    待一支烟过后,郭胖子丢掉手中的烟蒂,又掏出一根烟,点燃,深吸一口,对我说:“九哥,还记得我当年吸毒的事么?”

    我点点头,这事何止记得,简直就是记忆犹新。

    那郭胖子见我点头,笑了笑,苦笑道:“当年要不是九哥,我现在或许已经成了瘾君子,多谢你了,九哥!”

    我笑了笑,也没说话。

    那郭胖子又开口了,他说:“对了,九哥,还记得曲阳那次么,我在雪地差点冻死了,是你冒着生命危险帮我我找到吕神医,这才救了我一命。”

    听着这话,我感觉有些不对劲了,这郭胖子咋回事,怎办一个劲地在回忆以前的事,再说,目前这种情况,明显不适合啊!

    但,郭胖子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啥,只好点了点头,说:“是啊!”

    这话一出,郭胖子将抽了不到一半的烟蒂丢在地面,用脚踩了踩,低声道:“九哥,我还是先前那句话,没有你,我很早就没了,你是我一辈子的兄弟,即便是欺骗天下人,我也绝对不会欺骗你。所以,请你一定要相信我。”

    说完,他紧紧地盯着我。

    我懂他意思,他这是告诉我,青玄子道长真的看到他挖老秀才的坟头。

    一时之间,我也不敢确定这话的真实性,就说:“看看情况再讲吧,不过,有一点你可以放心,我既然带你来这边,自然不会让你受到伤害。”

    他一笑,也不再说话。

    很快,我们俩来到老秀才棺材边上,那青玄子道长跟先前一样,还是微微闭眼,席地而坐。

    见我们俩过来,他微微睁开眼,在我们俩人身上扫视了一眼,徐徐开口道:“小九,你来了。”

    我嗯了一声,走到他边上,就问他:“道长,现在怎么捣鼓?”

    他没说话,一双深邃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郭胖子。

    约摸盯了一分钟的样子,他缓缓起身,脚下朝郭胖子移了过去。

    待走到郭胖子边上时,他紧了紧拳头,扬手就是一拳砸在郭胖子脸上,厉声道:“你还良心没?”

    郭胖子挨了这一记后,整个身体朝后边退了几步,双眼直视着青玄子道长,冷声道:“道长,是我没良心,还是你没良心,难道你心里没半点逼数么?”

    这话一出,青玄子道长显然是气急了,再次紧握拳头朝郭胖子砸了过去。

    这次,郭胖子估计也是火了,一把抓住青玄子道长砸下来的拳头,用力一捏,怒声道:“道长,我一直拿你当长辈一样尊敬着,没想到你内心居然是如此龌蹉,甚至不惜…。”

    不待郭胖子说完,青玄子道长脸色一凝,另一只手朝郭胖子砸了下去。

    “道长,这是你逼我的。”郭胖子冷笑连连,紧了紧拳头。

    一见这情况,我再也看不下去了。

    坦诚而言,刚才听着他们俩的对话,我隐约感觉他们俩之间应该有事,再有就是青玄子道长或许并非我想的那般好。

    当下,我脚下连忙朝他们移了过去。

    待走到他们俩边上时,我左手抓住郭胖子的拳头,右手抓住青玄子道长的拳头,淡声道:“两位,别忘了老秀才的棺材还在边上。”

    听着这话,他们俩相视一眼,也没再说话,但,他们俩的表情跟先前一模一样,都是恨不得弄死对方。

    这让我愈发确定他们俩之间绝对有事。

    可,眼下的情况压根不好问下去,于我来说,此时让老秀才早日入土为安才是头等大事。

    当我把这一想法对青玄子道长说出来后,他的反应很奇怪,仅仅是淡淡地说了一句话,他说:“不急,还要再等等。”

    说实话,我内心有些不喜了,老秀才的棺材被挖出来已经好几天时间了,再耽搁下去,绝对会出大事,再加上几天前坳子村附近的几座坟头出事了。

    这让我不得不怀疑青玄子道长的打算。

    那青玄子道长应该是看出我的不喜,先是松开郭胖子,后是在老秀才棺材边上坐了下去,我立马跟了上去,挨着他坐在地面。

    至于郭胖子,也不晓得那家伙脑子在想什么,也没过来,而是走到老秀才棺材的另一边,先是朝老秀才棺材作了三个揖,后是嘀咕了几句话,大致上是说,他为了救我,才会挖了老秀才的棺材,还望老秀才大人有大量,别跟他一般见识。

    做好这一切,他顺势坐了下去。

    郭胖子在做这事期间,我跟青玄子道长一直盯着郭胖子看。

    待郭胖子做好这一切后,青玄子道长压低声音对我说:“小九,你觉得怎样?”

    我一怔,有些不明白他意思,就问他:“什么怎样?”

    他一笑,朝老秀才棺材看了看,又看了看郭胖子。

    瞬间,我立马明白他意思,他这是暗示我用阴阳卦去询问老秀才的意思,说白了,一旦老秀才不原谅郭胖子,青玄子便打算拿郭胖子祭奠老秀才。

    这让我脸色凝了下来,下意识摸了摸腰间的阴阳卦。

    凭心而言,我有绝对的信心相信老秀才绝对不希望拿郭胖子当祭品,可,在看到青玄子道长的表情时,我心里有些打突突,总感觉整件事没那么容易。

    那青玄子道长见我没说话,又问了一句,“小九?考虑的怎样?”

    我瞥了他一眼,心头一狠,就说:“行,只是,青玄子道长,一旦老秀才愿意原谅郭胖子,还望你别多加刁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